善終-第七百二十五章 反噬
更新時間:2017-01-10  作者: 玖拾陸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善終 | 玖拾陸 | 玖拾陸 | 善終 
正文如下:
第七百二十五章反噬

第七百二十五章反噬

第七百二十五章反噬

柔蘭跪在中央,低垂著頭,纖弱的身子仿若一株蘭花。()

練氏死死盯著她,恨不能把她看出個窟窿來,杜云蘿不會犯傻,這個丫鬟又怎么會多此一舉?

再說了,柔蘭是新提起來的大丫鬟,杜云蘿就算有什么要緊事,錦蕊錦嵐哪個不可靠,非要經過柔蘭的手?

這一刻,練氏很是清明,一條條的好處壞處列得清清楚楚,以至于她恨極了自個兒的這份清明。

兒子殘了的是她,兒媳小產了的也是她,香火就這么斷了的還是她!

都這么慘了,怎么還這么清醒?

練氏巴不得自己暈了頭了,什么都不管,先上去哭鬧了再說。

可她動彈不得,哭也不知道要怎么哭了。

為何冒出來了瘋子?

柔蘭和他們二房什么仇怨,要做這等事情!

杜云蘿和周氏沒有親自開口審,把人交給了蘇嬤嬤。

錦蕊上前,附耳與蘇嬤嬤說了柔蘭愛慕穆連誠的事兒。

蘇嬤嬤眼底閃過一絲訝異,看向柔蘭的目光越發不悅了,她原以為是舒玉給長房潑臟水,卻沒料到,這臟水潑得太是地方了,就像是那一處本就是臟的。

“愛慕二爺?”蘇嬤嬤冷冷笑了笑,不長不短的指甲滑過柔蘭的臉頰,“愛慕到要斷了二爺的香火?怪哉!”

柔蘭進府做事,之前都算本分,定遠侯府也不苛責下人,她從沒受過什么罪。

皮笑肉不笑對她動手的,蘇嬤嬤是第一個。

柔蘭怕了,本能地覺得恐懼。

她想往后躲,卻拗不過蘇嬤嬤的力氣,她覺得臉上的皮都要蘇嬤嬤的指甲劃破了,泌出血滴子。

“不是我……”柔蘭瑟瑟發抖,下意識地開口辯白。

身邊傳來一聲輕笑,柔蘭眼珠子瞥去,正好對上了舒玉的眸子。

舒玉笑得肆無忌憚:“不是你?柔蘭妹妹,膽兒可真小,你把我們當什么?用了就扔了?一根繩上的螞蚱,我們不活了,你也逃不脫。做了就認了,我們一塊。”

柔蘭被舒玉笑得背后發麻。

“二爺重傷,在花園里哭得接不上氣的那個難道不是你?失魂落魄來尋我們、給我們墮胎藥的難道不是你?”舒玉擺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道,“我明白了,下藥的不是你,你就當自個兒沒做過了?”

想害人,和親手害人,到底是不一樣的。

柔蘭起了歹心,一時沖動,卻不是個有膽兒沾血的性子,沖動勁過了,就怯得不行,被舒玉幾句話一逼,整個人都奄了下去。

王嬤嬤沖了上來,攥著柔蘭的領口,用力搖晃:“為什么!我們奶奶跟你什么仇什么怨?二房對不起你什么了!”

勁兒極大,晃得柔蘭氣血上涌,腦袋悶悶的。

憋在心里的那口氣猛得就沖了上來,激得柔蘭口不擇言:“騙我的!都是騙我的!哈,二老爺說的,二爺身邊總要有人照顧,只要我聽話,他就抬舉我給二爺做小。

我那么相信二老爺,到頭來都是騙我的!我等啊等,二爺都看不到我,二奶奶有什么好?她根本配不上二爺!她有哪兒值得二爺真心待她?

心里存著大爺,大爺失蹤了又嫁給二爺,水性楊花!這種女人,死了才好,死了才好!”

蔣玉暖險些要嫁給穆連康,這在府里沒有幾個人知道,但凡是知情的,都緊緊閉嘴了,尤其是穆連康夫妻回京之后,更是沒人敢出口了。

穆連康不記得前事,莊珂又渾然不知,而蔣玉暖和穆連誠過得也不錯,誰會在背后搬弄是非?

柔蘭是家生子,也不知道從誰的嘴里知道了些舊事,卻把那一樁定成了“水性楊花”。

而更讓練氏無法接受的是柔蘭提到了穆元謀,她不懂了,穆元謀怎么會去管兒子屋里的事情?

他是要拉攏柔蘭,卻出了這種差池?

眾人心中皆是七上八下的。

杜云蘿和周氏曉得,所謂的聽話,就是一顆棋子,而杜云蘿又有點兒疑惑,穆元謀拉攏柔蘭,也拉攏垂露,卻只是讓她們做個眼線,起碼垂露并未做出過對長房不利的事情,每回傳些不痛不癢的消息回去,清澗也沒表達過不滿。

既然有了垂露,為何還要添個柔蘭?

況且,垂露的事兒,原本就不像是心思縝密的穆元謀會做的事情。

杜云蘿沒有想明白,不遠不近的咳嗽聲打斷了她的思路,是穆元謀來了。

穆元謀得了消息,匆匆過來,卻聽見了柔蘭這么一番話,驚得他倒吸了一口氣,寒氣入了胸腔肺腑,涼透了,他咳得肩膀簌簌。

嗓子痛,比不上心痛。

他親手埋下的一顆棋,突然反噬,將他傷筋動骨。

這叫什么?

人算不如天算?

穆元謀的身子晃了晃,他看也不看柔蘭,轉身離開了,腳步沉沉。

事情已然清楚,舒玉、舒清和柔蘭都被帶了下去,自有懲處。

蔣方氏失魂落魄,被送回了蔣家,練氏恨極怨極,只因穆元謀牽連其中,她一時也不知道該擺個什么態度了。

杜云蘿和周氏一道去了柏節堂。

吳老太君知曉了來龍去脈,渾身無力地躺在床上,滿是皺紋的眼角濕潤一片。

她本以為是天意,沒想到,其中還另有緣由。

因果如此,天意亦如此。

夜幕降臨時,蔣玉暖才幽幽轉醒過來,她下意識地去摸肚子,手下平坦一片。

她的心幾乎霎時間就停了,猛得就想起了那一手的鮮紅,她掙扎地坐起來,仔仔細細低頭看。

沒有一點兒弧度。

孩子沒了?

王嬤嬤聽見動靜,趕緊把幔帳撩開,掛在銅勾上。

蔣玉暖抬眸看她,眼底里滿是掙扎:“媽媽,我的孩子呢?”

王嬤嬤的眼淚驟然落下,砸在蔣玉暖的手上,砸碎了她最后的期冀。

肚子絞痛著,蔓延到了四肢,最痛的還是心肺,蔣玉暖哭得停不下來,死死拽著王嬤嬤,哭到岔了氣。

小產的緣由,王嬤嬤不能瞞著蔣玉暖,只能一五一十說。

蔣玉暖哭得頭重腳輕的,思緒亂作一團,那幾個名字翻來覆去的,沒落到心坎上,她只是道:“二爺回來了,會傷心的呀,我沒護住孩子,二爺……”

本書來自/book/html/38/38063/index.html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玖拾陸其他作品<<威武不能娶>> | <<佞妝>> | <<棠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