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終-第七百二十六章 提點
更新時間:2017-01-11  作者: 玖拾陸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善終 | 玖拾陸 | 玖拾陸 | 善終 
正文如下:
第七百二十六章提點

第七百二十六章提點

第七百二十六章

王嬤嬤想勸一勸蔣玉暖。

這事兒說復雜,一點也不復雜,舒玉和舒清是蔣方氏強塞的,蔣玉暖那么個性子,能跟蔣方氏橫?

她要真有那膽子,日子早不是這么過的了。

至于柔蘭,更是無妄之災,蔣玉暖大概人跟臉都對不上號。

真說有錯,也不該怪在蔣玉暖頭上,性子強硬與柔弱,都不是傷人亦或是被人傷的理由。

可王嬤嬤最終還是什么都沒有說,說了也無用。

失了肚子孩兒,女人都是怪罪自己的,只會怪自己護不住他。

與其勸,不如讓她哭,哭出來了,才不會郁結在心,自己把自己被逼慘了。

蔣玉暖哭了一夜,滿荷園里,穆連慧呆呆坐了一夜,時而想些事情,時而又放空了。

蔣玉暖肚子里的兒子沒了,他們二房等于是絕嗣了吧?

雖然穆連誠還未抵京,也沒有御醫仔細檢查過身子,但傷成那樣,往后再要讓女人懷上,應當是不成了的。

穆連喻死了,難道要讓穆元謀再納妾生子嗎?

且不說穆元謀這兩年身體如何,只練氏那兒,怕是不能真心實意應下的。

穆連誠無嗣,讓練氏把二房所有的一切,交到庶子手里,不如給她一刀子痛快。

穆連慧太懂練氏了,在庶子承繼家業和讓穆連誠過繼一個兒子來養,練氏肯定會選后一種。

過繼來的兒子,好歹也是兒子,百年后抬棺木、捧牌位、燒元寶,靠的不就是兒子金孫?難道還指望兄弟?

只是,過繼來的兒子,說到底,也不是親生的兒子。

穆連慧想起了前世,杜云蘿含辛茹苦養大繼子,還不是落到母子失和的下場嗎?

如今二房在經歷的一切,像極了當年長房的痛楚,卻還遠遠比不得。

前世,穆連瀟英年早逝,杜云蘿無子,而今生,穆連誠起碼還有命,蔣玉暖還有個嫡嫡親的娢姐兒。

這般想來,似是覺得慶幸,又忍不住脖頸發涼。

因果輪回?

天理昭昭?

她不信佛,可歷經兩世,面對現在的局面,還是會發憷。

怎能不怕?若真是因果,真是天理,二房往后只會比現在更慘,背著的都是人命,老侯爺的,穆元策的,穆元銘的。

那她穆連慧呢,好不容易歸家,好不容易朝著自己想要的生活在一步一步走,又會在哪兒停下來?

等在她跟前的,會是斷頭路嗎?

十月初,九溪給后院里帶了信,說是穆連誠和穆連瀟已經在回京的路上了。

練氏心里亂,一面埋怨穆連誠沒有好好休養、匆忙上路,一面又翹首盼著,恨不能兒子趕緊回來,讓她見一見,也免得提心吊膽的。

沒有見到人,連吳老太君都不能安心。

小產、子嗣,那些事情,都不是眼下心急火燎要辦的了。

蔣玉暖在坐小月子。

前些日子,頂著一口氣,精神尚妥,現在失了孩子,那口氣跟著孩子一并沒了,整個人都頹了。

娢姐兒怯怯看著她,連說話都比平日小聲。

陸氏琢磨著長期下去不是個辦法,過來看了一回。

她是看不上穆元謀和練氏的所作所為的,蔣玉暖的性子又遠不及莊珂、杜云蘿兩人討喜,這個侄媳婦,陸氏平素也談不上親近。

可看蔣玉暖怔怔躺在床上,陸氏心里也堵得慌。

什么置身處地去想,留多少眼淚,那番痛苦,也唯有品味過的人才懂。

靠想象?癡人說夢!

陸氏品味過,她是真的懂,一條活生生的性命從身體里流逝的感覺,凌遲一般。

“我小產的時候,他七個月,”陸氏在床邊坐下,聲音平靜,仿若在說別人事情,“都說七活八不活,可他還是沒能活。”

蔣玉暖抬眸看陸氏,那段往事她都記得,那時候她就住在定遠侯府里,穆元安戰死的消息傳回來的時候,府里哭聲一片。

吳老太君臥床不起,蔣玉暖床前伺候了數月,模樣明艷、性子溫和的喬姨娘一夜之間老去,叫人認都認不得。

而陸氏失了遺腹子,婆子來報的時候,蔣玉暖站在廡廊下,都不知道要怎么去跟吳老太君和喬姨娘開口。

她當時也去看了陸氏,陸氏不言不語的,整個人跟丟了三魂七魄一樣。

直到穆元安的棺槨抵京,陸氏才突然醒悟過來,撲在棺木上,哭得撕心裂肺。

明明那么痛,十幾年過去了,再說起來的時候,陸氏語氣平和。

再是平和,蔣玉暖都聽出了其中痛楚。

陸氏垂眸,道:“我沒有丈夫,沒有兒女,可連誠媳婦,你跟我是不同的。”

說完,陸氏拍了拍蔣玉暖的手,起身走了,她是來拉蔣玉暖一把的,能不能爬出來,還是要看蔣玉暖自己。

蔣玉暖靠著引枕,眼淚珠串一般落下來。

她還有穆連誠,還有娢姐兒,穆連誠癱了,娢姐兒還那么小,若她倒下去了,他們父女兩個又要怎么辦?

讓劉孟海家的抱了娢姐兒進來,蔣玉暖把女兒摟在懷里,緊緊的,不肯松手。

因著穆連誠身體,一路回京,多有耽擱,九溪估摸著,侯爺和二爺抵京時,大概要等十月下旬了。

韶熙園里,錦蕊和錦嵐湊在一處說話。

柔蘭走了,屋里的大丫鬟少了一個,一時也沒有添人手進來,她們和玉竹三個人頂著,倒也吃得消。

洪金寶家的過來,低聲道:“你們都在外頭,屋里就玉竹一人?”

錦嵐趕緊拉住了洪金寶家的,壓著聲兒道:“我們可不是躲懶,媽媽,夫人的小日子遲了有七八天了。”

聞言,洪金寶家的怔了。

杜云蘿生了允哥兒之后,小日子還算規矩,偶爾有早有遲,也就三四天的工夫。

這回都七八天了,莫不是上個月穆連瀟回來的時候,懷上了?

“跟夫人提了沒有?”洪金寶家的一張嘴,就添了幾分喜氣,“我們夫人糊涂著呢,小日子從來記不住。”

錦蕊搖了搖頭:“還沒說,正商量呢,就怕弄錯了,倒叫人空歡喜,畢竟日子也還淺。”

相關、、、、、、、、、

就在你最值得收藏的言情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玖拾陸其他作品<<威武不能娶>> | <<佞妝>> | <<棠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