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終-第七百二十七章 無言
更新時間:2017-01-11  作者: 玖拾陸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善終 | 玖拾陸 | 玖拾陸 | 善終 
正文如下:
/正文第七百二十七章無言正文第七百二十七章無言←→熱門

洪金寶家的想通了。

日太淺,診了也不確定。

若是其他時候,弄錯了也就弄錯了,如今府里這么個氣氛,讓老太君空歡喜一場,伏伏的,怕是不。

“那就再等些時日,總歸侯爺快回京了,時候府里肯定要大夫的,順便讓夫人診個平安脈。”洪金寶家的道。

三人商量完了,暫且把事兒壓下了。

嘴上不,心里都記掛著,眼瞅著一天天過去,杜云蘿的日都沒有,連玉竹都來問錦蕊了。

錦蕊琢磨著,趁著延哥兒、允哥兒去了柏堂的時候,試探著與杜云蘿提了提。

杜云蘿聞言一怔,這才恍然,日竟然遲了這么天了。

她下意識地就把手掌放在了肚上。

是不是懷上了,杜云蘿也不,許是這些日府里事兒,操心之余,亂了日,可若真的有了……

杜云蘿是歡喜的。

在這個當口上,能添一樁喜事,能讓吳老太君笑一笑,那就太了。

韶熙園里沒醫婆,九溪已經來報信了,是再過三四天,穆連誠和穆連瀟就抵京了,杜云蘿想,日太淺,也不差這幾天工夫。

穆連康策馬出城相迎,在驛館里,兄弟三人遇上,一時之間,都沉默了。

三人相對無言。

穆連誠躺在榻上,神色郁郁,相較于剛受傷的時候,他的情緒已經平靜了很,再不甘、再痛苦,又有什么用處?

戰場就是如此,他殺敵,自然也會被敵殺,軍營里的漢,哪個身上沒傷痕?

衣服脫下來,深深淺淺的疤,將軍和士兵,全都一樣。

穆連喻就是戰死的,馬革裹尸。

而他,胸腔以下,沒有半點兒知覺,什么都要人伺候,穆連誠初時想過,還不如死了,戰死沙場。

夜深人靜時,想穆元謀和練氏,想娢姐兒,想蔣玉暖和她肚里的孩,底還是咬著牙挺住了。

他要真死在戰場上,要他的阿暖怎么活?

穆連誠垂眸,再抬眸時,突然心領神會,明白了這刻無言的意思。

什么都不用了,穆連康和穆連瀟都是知道的,穆堂肯定是全部都了。

二房這些年的謀算,都清清楚楚地攤在了他們面前,至于當年尚且年幼的穆連誠有沒有牽扯其中,也沒有人會破。

他已經癱了,這輩就是躺著過了,做了還是沒做,穆連瀟和穆連康沒打算追究底。

這種感覺,真的很糟糕。

還不如細究呢。

或者,還不如打上一架,就跟時候一樣,揮著拳頭打架,一身都是泥,被老侯爺踢著屁股拎校場受罰。

但現在,老侯爺不在了,而他也打不了架了。

穆連誠胡思亂想了許,終打破一室靜謐的也是他,他道:“府里還嗎?阿暖還嗎?”

“二弟妹……”穆連康嘆了一口氣,“孩沒了,被幾個丫鬟下了墮胎藥。”

穆連瀟愕然,這個消息委實太過駭人。

而穆連誠是徹徹底底的懵了,回過神來時,眼睛里全是淚水。

他沒有想那幾個丫鬟是誰,為什么要做這種事,也不想問是哥兒還是姐兒,他滿腦都是蔣玉暖。

失了孩,她一定會自責、會痛苦,她還撐得住嗎?她這些日哭了少眼淚?

他恨不能立刻就見她,他努力活下來,就算成了一個廢人,也想回京中,只是因為舍不下她。

“阿暖呢?身還嗎?”穆連誠的聲音在顫。

穆連康頷首:“我來的時候,二弟妹讓我給你帶話,她和娢姐兒等著你回去。”

咽嗚一聲,穆連誠還是哭了出來,知道自己再也站不來的時候,他沒有哭過,而現在,卻是再也忍不住了。

穆連康和穆連瀟出去了,今夜無月,只幾盞燈籠照亮了廡廊。

“阿瀟,”穆連康低沉著嗓音,“祖母,都是天意。”

穆連瀟抿唇,垂在身側的手攥了松,松了又攥。

這樣也,沒有嗣,穆元謀的興風作浪沒有任何意義。

再恨二房,再清楚前世今生發生了什么,讓他與穆連康一,去謀二房眾人性命,都不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他們兄弟兩個是殺過人,殺過的韃、外族,數都數不清,但這兩者還是不一樣的。

心里總歸有道坎。

若穆元謀和練氏不懂收手,碼,讓吳老太君安安穩穩地走。

老太君時日不了,作為孫兒,穆連瀟不想老太君走前再遭受那些剮心剮肺的事情。

兩日后,兄弟三人回京城。

穆連瀟進宮復命,穆連康與穆連誠回府。

二門上,穆元謀和兒四目相對,他踉蹌了兩步,捂著胸口重重咳嗽來。

饒是清楚穆連誠的傷情,親眼見自己兒癱了,還是有些挨不住。

練氏哭得幾乎要斷氣,想抱抱穆連誠,又怕傷著他,只能著他躺在那兒,而她的手不知道往哪里放。

人被抬了柏堂,單嬤嬤了他們進去。

穆連誠沒有蔣玉暖,目光四處轉著,突又想轉過來,她還未出月。

吳老太君扣著穆連誠的手,她的手腕關突出,只一層皺皺的皮,手背上大大的斑點,得穆連誠心驚。

“活著回來就,活著回來就。”吳老太君喃喃道。

宮里賜的御醫了院里了,杜云蘿身相迎,剛撩開簾,穆連慧快步進來,兩人險些撞在一塊,虧得反應都不慢,各自往后退了兩步。

杜云蘿能地拿手護在了肚上,日一直沒有,她想,可能真的有了。

兩人側身而過,杜云蘿一個激靈,她發現,穆連慧的手掌也是放在了肚上的,她扭過頭去,著穆連慧進了暖閣。

眼瞅著御醫進來,杜云蘿深吸了一口氣,平復了心跳。

御醫給穆連誠脊柱的傷,除了吳老太君和練氏,其余女眷都退了出來,了房里。

杜云蘿往穆連慧的肚上瞟,心里七上八下的,不敢確定,又控制不住去猜測。

手機請訪問:m.abc169←→新書《》是作者“玖拾陸”寫的一部小說,為您提供連載、、,最新。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玖拾陸其他作品<<威武不能娶>> | <<佞妝>> | <<棠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