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終-第七百三十二章 風雨
更新時間:2017-01-17  作者: 玖拾陸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善終 | 玖拾陸 | 玖拾陸 | 善終 
正文如下:
正文第七百三十二章風雨

第七百三十二章風雨

類別:都市言情

作者:玖拾陸書名:

許是風雨來臨,天色依舊亮不起來,云層壓得低低的,風吹得窗戶不住作響。

穆元謀躺在床上,他的身上沒有什么勁兒,連動一動手指的力氣都沒有。

他半闔著眼睛,肢體的無力使得他的思緒愈發清明,幾十年人生,仿若在一霎那間從眼前閃過,很快,卻也很清晰。

一張張臉,一個個人,有人哭有人笑,他時而在其中,時而在遠處。

他想起了吳老太君離開前說的話。

“求仁得仁”。

當真諷刺。

穆元謀不是一個看不清局勢的人,他算計了那么多,在穆連康回京、穆連瀟承爵的時候,他已然清楚,奪爵之事是無望了的。

一個設局之人,最怕的是沉迷其中,連退路都絕了。

他留了退路,不是給自己,而是給穆連誠。

穆堂死了,他死前到底說過些什么,穆元謀拿捏不準。

起先還有些猶豫,直到穆連喻戰死、爵位落在了長房頭上,穆元謀意識到,不能再這么下去了。

他性子敏銳,即便所有人都在掩飾,但那股子疏離感還是沒有逃過他的感知。

不僅僅是三房、長房,連吳老太君對他,都有些許不同了。

只是些許,并非全部。

穆元謀猜想,是吳老太君沒有實證,她可能是知道了些什么,卻沒有全信,亦或是知道得還有些少。

他故意留了漏洞。

垂露的事兒,各處都會查,尤其是吳老太君那里。

穆元謀往韶熙園里安插了一個垂露,原本圖的也不是讓她打聽什么消息,而是讓吳老太君看到他的確是在往長房伸手。

等練氏摔斷了腿,他又染了風寒,看著單嬤嬤送青松過來,穆元謀想,老太君是下了決心了。

他希望老太君下決心。

他只有穆連誠這么一個兒子,他要替兒子鋪路。

永安十三年的事兒,穆連誠尚且年幼,吳老太君不會想到孫兒牽扯其中,本來就是他這個做父親的主謀,他要把兒子摘出去。

不僅僅是摘干凈,還要給穆連誠一個將來。

即便不能承爵,即便再多軍功也拼不到一個與定遠侯相提并論的爵位,起碼也是圣上跟前叫得起名號的軍中勇將。

就像葉毓之一樣。

景國公府再作妖,再不得圣意,葉毓之也一輩子越不過國公府。

可葉毓之能在國公府之外,另有一番天地。

這是穆元謀希望能替穆連誠準備的,就算將來分家了,穆連誠也有在京中立足的資本。

彼時,缺不得扶持和提攜,尤其是來自是穆連康和穆連瀟的。

唯有他穆元謀死了,唯有他一個人把所有的事兒都擔了,“全然不知內情”的穆連誠才能在兄弟之間得一份助力。

他在一日,就是橫在長房、三房心中的刺,只有他死,且死在吳老太君手里,這事兒才能慢慢翻過去。

布局、設想,所有的一切都沒有出差池。

無論是垂露,還是他為了再添一把火而安排的柔蘭,起先,都在計劃之中。

他看著練氏的腿好不起來,他讓自個兒一天天喝著添了東西的川貝梨子盅。

可到底,還是失控了。

就像是滴在了畫紙上的一滴墨,全盤盡毀。

穆連誠重傷,蔣玉暖肚子里的兒子小產,二房沒有往后了……

什么都沒有了。

穆元謀的唇角動了動,不知是想哭,還是想笑。

他求來了自己的死,卻求不到二房的將來。

砰砰——

風卷著碎石子打在窗戶上,在黑暗里格外清晰,就像是稚子小童的手,用力拍著窗戶。

穆元謀記得很清楚,很多年前,穆元安也是這么來拍他的窗戶的。

穆元安是庶子,比他們三兄弟小了十歲,穆元策和穆元銘被老侯爺趕去城外馬場練騎射的時候,穆元安才四五歲,堪堪站穩馬步,練上一個時辰就想躲懶。

穆元謀和穆元安很親近,每日在府里的就他們兩位爺,他們每天湊在一塊說的話,比對著穆元策、穆元銘一個月說的都多。

尋常是穆元安說,穆元謀就在一邊聽著,聽他說練功苦,說他腳下沒站穩摔了,吃了一嘴的泥。

穆元謀聽得直搖頭。

穆元安六七歲的時候,穆元謀去校場尋他。

日頭下,穆元安練得一身是汗,樂呵呵迎上來,直直往他身上撲。

還沒撲到,就被師父架開了,板著臉說穆元安沒規矩,穆元謀喜潔,沒得讓他沾一衣服的泥。

穆元安挨訓,穆元謀低頭看著衣擺上沾上的汗水手印,下意識皺了皺眉頭。

別人都說他喜潔,其實他真的不介意穆元安弄臟他的衣服,前些年也是,他記得有兩次他開口說過,卻沒有人信他。

他們都說,穆元謀從小就愛干凈,很愛干凈。

呵……

他小時候到底什么樣,他自個兒清楚,還要這些奴才們來提醒?

他和穆元策、穆元銘的年紀差不多,從小就在一塊,兄弟們讀書,他也讀書,兄弟們習武,他也習武。

直到有一日,父母突然發現,他的身體練不了功夫。

穆元策、穆元銘整日里都在校場摸爬滾打,穆元謀只能在母親跟前念書習字,兄弟們練完了回來,興沖沖來請安,衣擺上有些臟亂,被母親趕回去梳洗,只有他一個人,袖口上連墨汁都不會沾到。

不沾就不沾吧,他就是這么干干凈凈的,和穆元策、穆元銘都不一樣。

他們會的,他不會,他也不需要會,反正,他能做得好的事兒,兄弟們也做不到。

可他們還是兄弟,都是兄弟。

穆元安也是,如果是穆元安把他的衣服弄臟了,他肯定不生氣的。

永安九年,穆元安為救老侯爺戰死。

棺槨抵京時,穆元謀站在靈前想了很多,想那個會用力拍他窗戶的小童,想那個大婚之夜喝得酩酊大醉結結巴巴跟兄長們說“我也有媳婦了”的少年。

他想了很多,想定遠侯府沒了穆元安之后會怎么樣?

有些東西會變,有些東西并不會變。

若是老侯爺沒了呢?穆元策、穆元銘也沒了呢?

一整夜的沉甸甸的夢,醒過來的時候,穆元謀想明白了,爵位就在那兒,總會有人承爵的。

誰說他不可以?他不能習武征戰,可他也姓穆,他的兒子也姓穆。

不是沒有猶豫過,最初的時候,驚恐多余篤定,但他還是一步步往前走了。

玖拾陸說

卡結局,卡得生無可戀。

不刪改了,就這么來了,下午編輯問我的時候,我說差不多就一萬字了,把她給驚著了。

其實,96對字數的把控一直有問題,有時候會爆字數,有時候根本寫不到,自己跟自己擰,但從綱要來看,真的,就那么點兒了。

說真的,要不是卡文,這點內容,我早就已經可以“全文完”了。

以及關于這一章,就我評論區說過的,穆元謀不會對老太君心軟,他為的都是兒子。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玖拾陸其他作品<<威武不能娶>> | <<佞妝>> | <<棠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