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門閨戰-番外·祖孫
更新時間:2017-06-07  作者: 秦兮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宮闈宅斗 | 名門閨戰 | 秦兮 | 秦兮 | 名門閨戰 
正文如下:
章節目錄樂文

類別:都市青春

作者:秦兮書名:

宋老太爺就想起宋楚宜來,從前宋老太太對這個孫女兒寶貝的很,他卻是不大喜歡的相比較起這個總是打雞罵狗不知禮數的孫女兒,他總是格外偏愛小小年紀卻進退有度又不失天真可愛的宋楚寧一些,可是自從宋楚宜做了那個夢之后,一切就都不一樣了。.lWxS520.co

從前那個橫沖直撞沒有章法,總是惹人厭憎的宋楚宜好像死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個優秀得連他這樣的老狐貍都要為之驚嘆的小姑娘。

他笑一笑,卷起手咳嗽幾聲:“我知道了,我們家的人如今有孝在身不好進宮,可是出嫁女卻是無礙的,等到明姿回來,你們交代交代她,讓她也進宮去勸一勸小宜,不要傷心。”

想說的話有千千萬萬句,可是最后要說的,能說的,也就是一句不要傷心而已。

雖然宋老太爺知道這是絕不可能的,宋楚宜固然變了很多,可是她待宋老太太的一腔孺慕之思,是從頭至終從未改變的,想要她不傷心,怎么可能。

宋楚宜原本也以為自己必定會很傷心,宋老太太原先是這世上待她最好的人,崔氏早死,要是宋老太太不寵著她護著她忽略她,李氏早就把她弄死了,不會有機會讓她慢慢長大。

她的確是讓自己變得對宋家很有價值,可是在她沒有價值的時候,宋老太太也沒有因為她沒有價值就厭憎她。

她還記得小的時候,她發起高熱,宋老太太一遍又一遍的給她換濕的手帕,給她在菩薩跟前祈福請愿,她病的糊涂了,開口喊得也是祖母祖母,因為心里知道,宋老太太總是最疼她的。

上一世她丟盡了臉面,不顧一切要嫁給沈清讓,明明宋老太太都已經對她失望透頂,卻還是咬著牙成全了她。

她在沈家春風得意的時候,宋老太太沒說什么,可等到她在沈家處處碰壁,還是宋老太太把私房都托黃嬤嬤給了她,還說若是過不下去了,就和離......

惡事還沒等到她答應和離,宋老太太就先去世了......

宋楚宜把臉埋進手掌心里,覺得萬箭穿心。

許媽媽自己也難過的很,卻強忍著心酸過來勸她:“姑娘別傷心了,老太太在地下也不想看您哭的。”

宋楚宜知道不該哭,可是眼淚就是止不住,只要想到宋老太太沒來得及看見最想看的曾孫,心里就心如刀絞。

宋老太太曾經說過無數遍的,想給孩子送三朝衣,想給孩子洗三......可是這些,宋老太太都再辦不到了。

青鶯和紫云也跟著紅了眼睛,卻還是說開心的事哄她高興:“重華姑娘馬上就要出嫁了,您不是還要去觀禮嗎?還有崔家舅老爺也要高升了......”

宋楚宜向來是很會管理自己情緒的,可是或許是孕期,情緒起伏總是控制不住,許久之后才平息了難過。

許媽媽就去同周唯昭商量:“您也總不能總是陪著她,不如多讓表姑娘她們進宮來陪一陪娘娘?她心里不好受,總是想著想著就哭起來。”

周唯昭知道,睡夢里宋楚宜有時候都會哭著喊祖母,他皺了皺眉頭,嗯了一聲表示同意,又道:“勞煩嬤嬤你們多多盡心,我尋個機會,讓琰哥兒進宮來勸勸她......”

許媽媽松了口氣,聽見說請宋琰進宮來,更是開心:“這可太好了,見了五少爺,六小姐心里總是開心的。”

周唯昭不想去問宋楚宜為什么總是在他面前表現的開心的樣子,他總是很能明白宋楚宜,就好像宋楚宜是另外一個自己一樣。

宋楚宜和宋老太太的感情格外深厚,對待宋老太太的死也絕不是一朝一夕就能釋懷的,旁人再怎么說宋老太太這是喜喪,也沒法兒叫宋楚宜覺得心里好過一些。

可同時宋楚宜又怕表現的太過低落他跟著擔心,所以總是人后才哭,受了傷的小獸總是更適合獨自舔舐傷口的,他知道這一點,也尊重宋楚宜的軟弱。

好在向明姿跟宋楚宜關系向來很好,又很知道安慰人,她多進來幾次之后,宋楚宜總算是心境開闊許多,宋貴妃也時常把宋楚宜叫去說說話,兩姐妹都是在宋老太太膝下養大的,一來二去的,竟發現彼此對于宋老太太都有許多事可說,關系無形之中更親密許多。

等到建章帝同宋貴妃說起了周唯昭不肯納側妃的事,宋貴妃想了想就笑:“我要是說殿下做的對,圣上肯定覺得我是在偏心自家人了。”見建章帝挑眉,并沒有發怒的意思,就道:“可是女人家嘛,總是不可避免的奢望有個一心一意對待自己的人......其實殿下說的也是,他要是能保證子嗣繁盛,有多少姬妾又有什么關系呢?能礙著誰的事?只要他自己喜歡就好了......還能省多少事?”

建章帝最近很喜歡來宋貴妃這里,聽完她說話也不覺得惱:“你倒是實話實說。”

宋貴妃給建章帝一邊磨墨一邊笑:“只是覺得殿下一片赤子之心可貴又難得。何況就跟圣上您現在答應殿下時想的一樣,他未必就能支持的住呀。等到以后,他未必就真的能一心一意,我也只是想叫小宜暫時能這樣開心而已......以后的事,以后再說罷。”

建章帝這才覺得宋貴妃是真聰慧。

他是周唯昭的祖父,自己也是從周唯昭那個年紀過來的,哪里能不知道男人喜新厭舊是常情?他會這樣輕易答應周唯昭不納側妃,無非是知道這也只是遲早的事而已。

既然是時間早晚的事,為什么要跟年輕人犟著來?

他笑了笑,又問起宋貴妃小皇子的功課,跟宋貴妃說上幾句話,又起駕去了清寧殿。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秦兮其他作品<<春閨密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