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少將大人-第1691章 愿意放她走(第二更)
更新時間:2018-05-16  作者: 寒武記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現代言情 | 豪門世家 | 你好 | 少將大人 | 寒武記 | 寒武記 | 你好 | 少將大人 
正文如下:
第1691章愿意放她走

第1691章愿意放她走

何之初完全不懂秦瑤光在說什么。

他的眉頭幾不可察地皺了皺,臉上恢復了淡漠的神情,對秦瑤光冷冷地道:“幾天不見,秦院長精神也出問題了。難道是想用精神病脫罪?什么次聲武器?什么模擬病房?你改行寫了?”

秦瑤光正激動呢,聽見何之初的話,一口氣上不來,幾乎沒噎得吐血。

“誰精神有問題?!何少你怎么能血口噴人呢?”秦瑤光不滿地說,繼續打量何之初。

面色紅潤自然,眸光沉靜清冷,高大的身軀站在顧念之身邊,襯得高挑的顧念之都顯得窈窕嬌小。

恢復得實在太好了,秦瑤光的眼神閃爍不定起來。

顧念之一句話都沒有說,靜靜地看著秦瑤光,那似曾相識的神情讓秦瑤光心里重重一跳。

她的目光不由自主在顧念之和何之初之間掃來掃去,視線漸漸模糊。

就好像看見了數十年前,那一對璧人站在眾人中央接受大家的祝福,她卻只能躲在人群中看著他們……

秦瑤光腦海里一陣眩暈,她忙用手握了握拳,將指甲死死掐到手掌心里,讓那一股刺痛使自己平靜下來。

溫守憶突然一個激靈明白過來,不會顧念之什么都沒說吧?!

呵,真是好大一朵施恩不望報的圣母白蓮花……

再看看有些尷尬的謝清影,溫守憶勾了勾唇角,細聲細氣地說:“秦姨,您別急了,顧小姐什么都沒說呢。也好,還有自知之明。謝小姐為了何少的傷勢,不惜用自己的生命犯險,可比某些只會動嘴皮子的人強多了。”

何之初看向自己的父親何承堅,不解地問:“爸,什么次聲武器?還有模擬病房又是怎么回事?”

何承堅的視線淡淡地從顧念之身上掠過,最后落在謝清影面上,對何之初和顏悅色地說:“這話說來話長,還是先回去,等吃過年夜飯之后再說吧。”

“不行。”何之初斷然反對,“有什么事是三句話說不完的?您現在就說。”

何承堅想了想,說:“是這樣,你之前在秦氏私立醫院的病房里突然暈倒,經過我們查證,你是在那里被人用次聲武器暗算。”

何之初這時才知道,自己突然的暈厥是怎么回事。

“次聲武器?這種東西可不是小器材,我確定我在病房里沒有看見那玩意兒。”何之初若有所思地看了秦瑤光一眼,“難道是在密室里?”

這是唯一的解釋。

次聲武器是聲波武器,它不怕磚石,可以透過墻壁傳播。

所以就算放在密封的密室里,也不會影響它發揮作用。

何承堅緩緩點頭,“正是密室,我們是先找到密室,然后才找到次聲武器。”

“可是次聲武器是無差別攻擊,難道秦院長也中招了?還有秦老爺子呢?他當時也在病房里。”何之初很快想起那時候的情形,視線鎖定了秦瑤光。

何承堅呵呵笑了兩聲,“秦院長和秦老爺子還好,沒有被波及。”

他對秦老爺子的氧氣罩和秦瑤光的特制手術服只字不提,因此秦瑤光還不知道這個計劃已經露餡了。

事實上,她是在指導給秦老爺子做手術的時候才知道這個計劃。

她當時一聽就驚為天人,大加贊賞。

他們不認為這個世界上有任何人能識破這個局的玄機。

所以就算被人發現病房兩側有密室,就算連次聲波發射也被找到,他們也打算一口咬定事先并不知情。

何之初看著何承堅一臉老狐貍的樣子,無可奈何地扯了扯嘴角,勉強露出一個笑容。

他看得出來,何承堅隱瞞了很多事情沒有說,應該是這種情況下,不適合說的太細。

何之初也沒有繼續順著這個話題問下去,而是轉而問起有關謝清影的事,“那為什么又說,清影被次聲武器攻擊二十四小時?”

“這還不簡單嗎?”秦瑤光抱起雙臂,朝謝清影那邊努努嘴,“因為要救何少,必須要先試驗一下救治的方法,需要人去模擬病房里,接受同樣的次聲武器攻擊。”

“整整二十四小時,謝清影和我們守憶都待在那個模擬病房里,受大罪了。”秦瑤光有些心疼地握住溫守憶的手。

溫守憶溫柔地笑笑,說:“我沒事,我是應該的,但謝小姐是外人,她卻主動站出來,去承受次聲武器攻擊,這才是最了不起的。”

何之初這才明白過來,應該是他父親為了救治方法確定有效,不惜做活人試驗測試療法……

又是這樣,為了救他的命,就要用別人的生命做試驗。

何之初心里升起一股復雜的無力感。

不過,他極慢極慢地松開了顧念之的手,不動聲色將兩手插進自己病號服的衣兜里。

何之初剛一松開顧念之的手,一直冷眼旁觀的霍紹恒就快步走了上來,一手強勢地攬住顧念之的肩膀,抬眸對何承堅冷冷地說:“何上將,既然何少已經醒了,我們可以回去了吧?”

顧念之也想離開這個地方,馬上要過年,她不想讓秦瑤光和溫守憶壞了自己過年的心情。

“何上將,何少已經安然無恙,我也要回去了。”顧念之也笑著說道。

“今天已經是除夕了,不過完年再走嗎?”何承堅溫和地招呼她,“今天家里會很熱鬧。”

“不用了。”霍紹恒代顧念之回答,他輕蔑地掃了秦瑤光和溫守憶一眼,說:“這兩人你既然都能留著過年,我們就不湊熱鬧了。——會反胃。”

說完,牽著顧念之的手,大步往電梯那邊走去。

顧念之聽得心花怒放,恨不得跳起來抱著霍紹恒的脖子在他臉上叭地親一口表示自己的歡喜。

秦瑤光冷冷看著這倆人遠去的背影,嗤地冷笑了一聲。

何承堅不是對她沒感情的,她能體會到。

這么多年的苦戀,他終于還是心里有她了。

何之初悵然若失,但還是盡量控制自己,不去看顧念之離開的方向。

他朝謝清影點了點頭,“多謝清影。你也受到次聲攻擊,身體怎么樣?健康有受影響嗎?我找個醫生,每天去你家給你復診吧。”

何之初十分關切地說著,努力讓自己的注意力集中在謝清影身上。

謝清影感覺到何之初態度的變化,心里暖烘烘地,雖然身上還有點不適,特別是腦袋有些暈,總是想睡覺,但有何之初這句話,就是再去接受次聲武器攻擊二十四小時她都愿意。

她笑著搖搖頭,輕描淡寫地說:“沒事,我恢復得很好。”

頓了一下,她又說:“何少,這件事是我自己決定的,跟你無關,你不要想多了。”

何之初明白謝清影的意思。

他們倆也是從小認識的發小,謝清影的為人處世和脾氣性格何之初還是有所了解的。

他們這種人什么都不缺,因此對感情的要求就更純粹一些。

她是不想他的感情里夾雜了別的東西。

何之初瀲滟的桃花眼里閃動著一絲了然,“嗯,我知道。”

謝清影眼前一亮。

何之初明白她的意思!

雖然兩人都沒明說,但這種互相了解的感覺應該離心心相印很近了。

謝清影突然對自己的感情充滿信心。

她笑著說:“其實我沒做什么,就是在一間病房里待了二十四小時而已。真正出力的是顧小姐,是她提出的療法,而且親自主刀給我和你做手術。事實證明,她做得很好。”

看了一眼秦瑤光,謝清影繼續說:“其實顧小姐并沒有把別人的功勞往自己身上拉。”

秦瑤光也沒想到顧念之居然什么都沒說,一時又羞又氣,捂著胸口握緊了溫守憶的手,將她的手腕幾乎都捏紫了。

溫守憶見謝清影居然為顧念之說話,譏誚地勾起一邊唇角,心想現在裝大方,以后有得你哭……

何之初果然大吃一驚,“真的是念之主刀?!她又沒學過醫,怎么會做手術?!”

“就是,不僅沒有學過醫,而且還是無證行醫。”秦瑤光可算找到diss顧念之的正確角度了,很快又囂張起來。

何承堅的生活秘書老周看不慣秦瑤光的樣子,也不想她再回到何家,笑呵呵地說:“何少,其實沒有那么夸張。是伽馬刀手術,你知道的,伽馬刀是用電腦操作的,跟一般的外科手術不一樣。顧小姐的電腦水平好像挺高,我親眼看見她在電腦上操作的。”

何之初仔細想了一下,輕輕松了一口氣,垂下眼眸,纖長濃黑的眼睫蓋住了眼底的繾綣,“那就好。剛才你們怎么不早說?我都沒有親自向她道謝。”

“……她未必想要你的感謝。”何承堅眉眼沉了沉,淡聲說道。

顧念之逃也似的腳步他又不是沒看出來。

呵,她能走,是因為他愿意放她走,不然就算十個彼得在這里,也帶不走她。

這是今天的第二更:第1691章《愿意放她走》。

推薦票請投全票,好嘛?

么么噠各位大佬小天使

看過《》的書友還喜歡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