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少將大人-第1733章 有一個辦法治她(第一更求推薦票)
更新時間:2018-06-04  作者: 寒武記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現代言情 | 豪門世家 | 你好 | 少將大人 | 寒武記 | 寒武記 | 你好 | 少將大人 
正文如下:
第1733章有一個辦法治她(第一更求推薦票)

第1733章有一個辦法治她(第一更求推薦票)

何之初的生活秘書看了她一眼,面色沉靜地說:“那請溫小姐跟法官去說吧,特別要向法官解釋,這人為什么把這些照片寄給溫小姐,而不是寄給別的人。”

溫守憶溫婉地笑著,抬手整了整自己剛做好的頭發,遺憾地說:“是啊,我也想知道呢。但是別人要對你栽贓陷害的時候,還會告訴你理由嗎?——我覺得何少的生活秘書問出這種話,有些拉低智商。”

何之初的生活秘書被溫守憶噎得幾乎吐血。

他憤而轉身,不再理會她,帶著自己人在門口站定,虎視眈眈地盯著溫守憶。

溫守憶扭頭對自己的住家女傭吩咐道:“別急,我不會有事的。給我打電話給秦氏集團的律師團,就說我被帶走了,讓他們來見我。”

說著,溫守憶又問守在門口的那些人,“你們不會不允許我的家政服務人員幫我找律師吧?這是我的公民權利,你們如果阻止,信不信我告到你退伍轉業,剝奪一切軍官權益?”

何之初的生活秘書后槽牙磨得噌噌作響。

他虎著臉哼了一聲,“你不是已經讓你的家政服務人員打電話了嗎?還是溫小姐總是習慣先斬后奏?”

“呵呵,我哪敢,我這不是擔心又得罪貴人嗎?”溫守憶無奈地搖搖頭,“當你不喜歡一個人的時候,那個人做什么都是錯。”

“走路是錯,開口是錯,就連呼吸都是錯。——我已經習慣被人誤會了。”

“不過再大的誤會,都不能作為栽贓我的證據。”

溫守憶神情一凜,“我會向法官證明我的清白。你們何少是學法律的,何少的母親秦大律師更是國內法學界的先鋒,我相信法律會還我清白。”

何之初的生活秘書一句話都說不出,鐵青著臉,押著她離開了她的高級寓所。

將溫守憶押到看守所關押之后,何之初的生活秘書將記錄儀里錄下來的全部視頻給何之初發了過去。

何之初剛坐到車里,他接收了視頻,順手打開看了起來。

待看見溫守憶把一切事情推得一干二凈,甚至連照片寄給她都成了“栽贓陷害”,何之初嗤了一聲。

還真是能玩弄法條。

他順手把這些視頻發給了顧念之,附帶留言:念之,睡了嗎?

顧念之本來是打算睡覺的。

今晚何之初的試探讓她心驚肉跳,都不敢去對面路近的公寓了。

剛上了床,還在醞釀睡意,就聽見手機叮的一聲響,又有短信進來了。

拿過來看見何之初發來一個視頻,她忙點開接收,一邊回復何之初的短信:還沒睡。何少你到家了?

何之初搖了搖頭,回復道:還沒,在你公寓小區門口。

顧念之忙回復:太晚了,回去早點休息。我看完視頻給你發短信。

何之初想了一下,發動了汽車:好,我走了,晚安。

晚安。

顧念之回復之后,又溜下床,打開自己的筆記本電腦,連上路近的監控系統,調到公寓小區大門的方向,果然看見何之初的車已經絕塵而去了。

她松了一口氣,關了電腦,回到床上,開始看何之初發給她的視頻。

看完之后,顧念之沉默了一會兒。

原來是何之初的生活秘書去逮捕溫守憶的視頻。

這生活秘書真是做事謹慎,逮捕的過程全程錄音錄像,以免被反咬一口。

但是溫守憶也確實不是省油的燈,連“栽贓陷害”都扯出來了。

可看那個包裹真是同城快遞送給她的,顧念之也無語了。

就這樣還抓不住她的把柄?

這也太謹慎了吧……

顧念之忍不住給何之初發了一條短信:何少,到家了嗎?

何之初在開車,聽見手機短信聲,瞥了一眼手機,見是顧念之,忙戴上藍牙耳麥,可以一邊開車一邊通話。

“還沒,馬上就到了。怎么了?看完視頻了?”何之初清冽冷漠的聲音從手機里傳出來。

顧念之也戴上藍牙耳麥,一邊看著手機,一邊說:“那何少你到了我再說,開車的時候別打電話,不安全。”

“好吧。”何之初笑了一下,抬頭看見何宅已經就在前方了。

他很快將車開了進去,停到車庫里之后,才再次撥通顧念之的電話,“我到了。”

顧念之笑著忙說:“這么快?我不信。”

何之初打開視頻,讓她看了看前面的何家大宅。

顧念之輕輕“嗯”了一聲,言歸正傳:“何少,怎么辦?溫守憶這也太謹慎了吧?”

何之初往自己二樓套房走去,一邊說:“如果不是這么謹慎,她早就進監獄了,還輪到現在在我們面前囂張?”

“那倒是。”顧念之嘆了口氣,“當初你難道就沒發現她是這種人?”

何之初想了一下,說:“沒有證據的話,我不會亂說。但是她以前是個非常認真努力的人,只不過現在她的認真努力都用在歪門邪道上了。”

“是嗎?”顧念之想到自己第一次見到溫守憶的情形,撇了撇嘴,“她對我的態度可是從來沒有變過,從見到我的第一次起,就不喜歡我,對我各種使絆子。”

要說切實的證據,顧念之確實沒有,如果有,早就收拾她了。

這是一種直覺,特別是女性的直覺。

何之初嘆了口氣,“念之,對不起。你要早跟我說你不喜歡她,我早把她趕走了。”

“她是你的得力助手,我怎么敢啊?”顧念之呵呵噠,“再說那時候我只是你的學生,而且你還對我多方挑剔,我是吃了熊心豹子膽才會對你說不喜歡你的助手吧?況且你不覺得我根本沒立場說這種話嗎?”

作為學生,挑剔導師的助手,那真是嫌命太長了。

何之初閉了閉眼,竟然無言以對。

那個時候,他找顧念之快找瘋了,不顧一切追到這邊世界,又花了三年時間才找到她。

可是找到之后,卻發現她完全遺忘了他。

那種痛心蝕骨的感覺讓他無法用正常的心態面對她。

所以他的態度喜怒無常,所以他讓顧念之覺得高高在上,無法靠近……

都是他的錯,他弄丟了她,活該受到這些懲罰。

何之初半天說不出話來。

顧念之覺得兩人的氣氛中有股尷尬的沉默,忙轉移了話題,“不過不管溫守憶有多少理由和證據,我還是覺得,這個包裹絕對不是栽贓陷害。”

何之初回過神,淡淡地說:“當然不是栽贓陷害。到現在這個地步,如果還是‘栽贓陷害’,那她遇到這些‘栽贓陷害’的頻率未免太高了,就邏輯來說也不成立。”

“何少也同意我的看法?!”顧念之眼前一亮,振作起來,“可是如果我們沒有別的證據反駁她所說的‘栽贓陷害’,法庭不一定會判她的罪。”

“不是不一定,是肯定不會。”何之初對這邊世界的了解比顧念之還是充分一些。

他語氣輕緩柔和地跟她解釋:“她現在已經是秦氏私立集團的執行院長,能調動的資源比以前更多了。”

“她有了身份、地位,還有相應的權勢以及財力,要定她的罪,就必須沒有絲毫空子給別人鉆。”何之初說起法律上的事情,就像路近說起自己曾經做過的實驗,態度非常嚴謹認真。

“對。”顧念之心悅誠服點點頭,“其實律師打官司,能打贏的不是一定絕對正義,而是比對方漏洞小,證據更充分而已。如果面對一個比自己強的對手,分分鐘可以給你把官司反轉過來。”

“是啊。”何之初輕笑出聲,“你是沒在美國做過律師,如果你在美國真的做過律律師,你就會知道,為什么有錢人能脫罪的比例那么高。”

“因為他們的律師比政府的律師要厲害?”顧念之笑著說道,“我也看過一些美國官司的案例。”

“對,在美國,最厲害的律師都不在政府工作,而是在律所工作。所以檢控方只要出一個紕漏,并且被對方律師抓到,那么檢控方,也就是原告的官司就算輸了。”

何之初唏噓不已,“所以要打贏官司,就是跟對方斗智斗勇。你的智商和能力不如人,你就輸了。——這就是法律上的正義。”

聽到這里,顧念之擔起心來,“那溫守憶這一次怎么辦?會再次讓她鉆空子嗎?”

“這就要看我們能收集到多少證據。”何之初緩緩地說,“偷拍的人已經自殺,這意味著最重要的線索已經斷了。”

“那怎么辦?”顧念之有些急躁了,“真的抓不到她的把柄嗎?!”

“……有一個辦法。”何之初進到自己房間,關上門,輕聲說:“……明修棧道,暗渡陳倉。”

這是今天的第一更:第1733章《有一個辦法治她》。

今天繼續三更,還五月份的月票加更。

提醒大家的月票和推薦票。

今天是周一,推薦票特別重要哦

下午一點第二更,晚上八點第三更。

么么噠各位大佬小天使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