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少將大人-第1734章 我的大刀饑渴難耐(第二更,五月月票+3)
更新時間:2018-06-04  作者: 寒武記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現代言情 | 豪門世家 | 你好 | 少將大人 | 寒武記 | 寒武記 | 你好 | 少將大人 
正文如下:
第1734章我的大刀饑渴難耐(第二更,五月月票3)

第1734章我的大刀饑渴難耐(第二更,五月月票3)

“明修棧道,暗渡陳倉?”顧念之跟著重復一句,疑惑地問:“……要這樣才能對付她?”

棧道在哪里,陳倉又指的是什么?

“史記里面記載,漢高祖劉邦的大將韓信用修復五百里棧道的舉動迷惑項羽,另外卻和劉邦帶領大部隊一起繞過袤水,進入陳倉,來到關中平原,以此為基礎,取得了最后的勝利。”

何之初笑著在電腦前坐了下來,“溫守憶當然比項羽要更狡猾,所以你能不能迷惑她,在她想不到的地方出奇制勝,讓她無法‘查缺補漏’,打法律的擦邊球,才是最重要的制勝之道。”

顧念之恍然,握著拳頭激動地說:“我明白了!就是我要比她更謹慎,更聰明,更細致,更完善!——這樣才能讓她無機可乘!無處可逃!”

何之初勾了勾唇,順手打開電腦,“說得容易,要做起來可不容易。我看你還是一步一步來。溫守憶那邊,我先幫你盯著。等你搞定秦瑤光的官司,再給你打。”

顧念之忙點頭,興奮地睡不著了,“太好了何教授!我的大刀已經饑渴難耐了!”

何之初:“……”

顧念之捂著嘴笑得跟偷嘴的小狐貍一樣,“何少,其實你蠻適合做教授的……”

何之初輸入自己的權限,進入加密系統,一邊說:“那你好好準備,明天正月十六……哦,不對,已經過零點了,今天就是正月十六。”

顧念之打了呵欠,小聲說:“那我先睡了。明天應該就能接到法庭再次審訊秦瑤光的時間表,我得做好準備了。”

“好,快睡吧。”何之初的聲音一向清冽冷漠,有種高高在上的疏離感,但是他今天跟顧念之說話,卻一次比一次溫柔和氣,就跟哄小孩子一樣。

偏偏顧念之特別吃這一套。

她心情很是愉快,拉開被子躺了下去,“何少晚安。”

何之初聽出來顧念之的心情很好,自己的心情也奇跡般好了起來。

他精神抖擻,工作到天亮,才陡然發現自己為什么精力這么充沛,不由微皺了眉頭。

不能再這樣了。

何之初揉了揉額角,起身要去浴室洗漱。

這時他的手機鈴聲又響了。

才早上七點,誰這么早打電話?

何之初拿過手機看了一眼,見是謝清影,默了一默,還是劃開接通了。

“清影,早。”何之初淡笑問好。

謝清影本來有一肚子的委屈和生氣,可是在聽見他簡簡單單的一個“早”字,突然發現自家所有的委屈和不甘就像陽光下的雪人,一點一點融化殆盡了。

謝清影情不自禁彎了彎眉眼,笑著說:“早,何少,沒有打攪你吧?”

何之初靠在窗臺上,給自己點燃了一支煙,閑適地說:“沒有,我剛忙完工作。清影,你不用這么客氣。過年的時候,你已經陪著我見了這么多來訪的客人,有必要這么生疏嗎?”

謝清影有些臉紅,但心里很是熨帖。

她低聲說:“……我知道,這個年大部分時間我們都在一起,我很高興,但也很惶恐……何少,你明白我的意思嗎?”

何之初嘆了口氣,“我明白。清影,你是個大度良善的女子,用不著和別人一樣小家子氣十足,把心里想的都藏著掖著,用假象對人。”

謝清影聽著何之初這話,好像意有所指,但是又想不明白他到底說的是誰,更不好意思去問他,只好輕聲說:“聽說你派人逮捕了溫守憶?”

何之初淡淡地說:“準確地說,是法庭頒發逮捕令,我們是協助法庭而已。”

謝清影感慨地說:“何少,你知道溫守憶為什么要這么做嗎?”

何之初搖了搖頭,“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他不關心她做這件事的動機,他只關心如何將她繩之以法。

“何少你可真是郎心似鐵……”謝清影似笑非笑地嗔了一句,“其實溫守憶對你有感情,你一點都不知道嗎?”

何之初:“……”

“她對我有感情?”何之初眉頭凝成了結,“你怎么知道的?她親口對你說的?”

“不算親口說,但是我說的時候,她并沒有反對。”謝清影用手勾著手機,坐在自己的床上,忐忑不安地問:“何少,我知道念之離開之后,溫守憶代替念之的位置陪在你身邊,你說真心話,真的對溫守憶沒感覺嗎?”

謝清影知道,其實對待這種事,她應該裝作不知道,而不是提醒何之初,有個女子曾經暗戀他。

這樣做的結果其實是吃力不討好。

但她就跟著了魔一樣,特別想知道何之初對那些暗戀他的女子,是不是都有一份惻隱之心,也想證明,何之初對她的感情,到底是友情親情,還是真正的愛情。

所以她選擇把一切攤開來放到何之初面前,觀察他如何選擇,從而判斷他對自己的感情有幾分真心在里面。

何之初沉下臉,“清影,到底是我給了你錯覺,還是溫守憶給了你錯覺?為什么你會認為我會對溫守憶有感覺?”

“真的沒有嗎?”謝清影又驚又喜,“何少,只要你說,我總是會信的。”

“本來就沒有的事。”何之初頭疼起來,“溫守憶在我家的那幾年,沒有代替念之。念之的位置是無可替代的,如果以后再有人這么說,你可以用這句話回敬他。”

謝清影聽見了,臉上的笑容有些淡了。

顧念之的位置是無可替代的嗎?

她心里又泛酸了,“何少,念之在你心里,始終是第一位的吧?”

何之初:“……”

他這時才明白謝清影的話是什么意思,她在意的,其實是顧念之吧?

何之初更加頭疼了。

他跟顧念之,根本沒有開始過,顧念之更是對他沒有男女之情,謝清影這么問,可是比剛才問有關溫守憶的事還要離譜。

何之初的聲音冷了下來,“清影,我剛才還說,欣賞你大度良善的性格,可你為什么要繞著彎說話?”

謝清影有苦難言。

因為太在乎他,才步步為營,精打細算。

因為太想他愛上她,才不斷試探他的底線在哪里。

她不想失去他,但她更想他愛上她。

如果沒有愛,她想,自己還是會放棄這段感情。

她有自己的驕傲,不會在別人的感情里做備胎,哪怕那個人是她的偶像,也不行。

“何少,是我不對,我太患得患失了。”謝清影艱難地說道,“可是我是女人,我愛你,所以才有這樣那樣的不確定。在感情上,有誰是百分百確定對方心意的呢?”

何之初明白過來,揉了揉額頭,淡淡地說:“念之雖然年紀小,可是她從來不在意這些事情,也從來沒有試探過我。”

謝清影這時忍無可忍了,朝著手機大聲說:“……那是她不愛你!”

說完心慌意亂,連忙掛了電話,并且馬上關機,扔到床頭柜抽屜的最低層藏起來。

她用被子蒙著臉,心想自己真是完了,居然在何之初面前說這種話……

何之初卻像醍醐灌頂一樣,明白過來顧念之在他面前的態度。

那就是沒有愛的表現嗎?

何之初閉了閉眼,手里緊緊握著鼠標,最后砰地一聲響,將鼠標捏爆了。

顧念之因為昨晚太興奮,走了困,早上起來得比較晚。

路近反復查看了幾遍監控,確信沒有別人來他們樓層了,才跑到顧念之公寓門口敲了兩下,打了個招呼,然后輸入密碼,打開了公寓的門。

“念之?還不起來?”路近敲了敲她臥室的門,“有法庭的信。”

顧念之本來不想動彈,但一聽是法庭送來的信,立刻推開被子從床上下來,拉開門,“法庭的信在哪里?”

路近把信遞給她,順便輕描淡寫地說:“溫大有和梁美麗的DNA全序列測試都出來了,你什么時候去我的實驗室,我給你看一件有意思的事。”

這是今天的第二更:第1734章《我的大刀饑渴難耐》。

今天繼續三更,還五月份的月票加更。

提醒大家的月票和推薦票。

今天是周一,推薦票特別重要哦

晚上八點第三更。

么么噠各位大佬小天使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