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少將大人-第1737章 一個師父教的(第二更,五月月票+4)
更新時間:2018-06-05  作者: 寒武記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現代言情 | 豪門世家 | 你好 | 少將大人 | 寒武記 | 寒武記 | 你好 | 少將大人 
正文如下:
第1737章一個師父教的(第二更,五月月票4)

第1737章一個師父教的(第二更,五月月票4)

霍紹恒淡淡點頭,“我的廚藝不佳,但還能入口。不過如果你們吃不慣我做的飯,我可以給你們訂餐。”

路近聽了,不僅不生氣,反而高興起來,對路遠說:“路老大,你看,你給我們找的人,也不怎么會做飯啊!”

“……彼得先生雖然是臨時學的,但你這種學了這么多年都只能拿量杯量米煮粥的人有什么資格說他?”路遠冷笑著站起身,“再說彼得先生主要是負責你們的人身安全,做飯只是附帶。”

“呵,你發什么脾氣啊?”路近縮了縮脖子,嘀咕道:“我就是說說而已,反正有錢還怕沒飯吃?”

“你知道就好。”路遠已經不想再跟路近說話了。

路近本來就不會說話,現在有女萬事足,什么顧忌都沒有了,說話就越發難聽了。

顧念之忙打圓場扯開話題:“路總親自去南方,一定要小心啊……我查過秦氏孤兒院的歷史,都快上百年了,在南方根深蒂固,這么多年都屹立不倒,肯定是有根基的。”

路遠容色稍霽,微笑著說:“那是肯定的,所以我想親自走一趟,不然我不放心。”

霍紹恒見顧念之擔心,笑著說:“路總本事高強,秦氏孤兒院再厲害,那也只是一所慈善機構,還能有雇傭軍厲害?”

顧念之一聽卻更加擔心了,憂心忡忡地說:“完了,如果他們有雇傭軍怎么辦?不對,他們肯定有雇傭軍!——路總,要不您別去了,我去找何少……”

“那要不還是我去吧。”霍紹恒不動聲色站了起來,不想顧念之再去找何之初。

何之初和何承堅雖然位高權重,但更得按照這邊的規則行事,他們的每一舉,每一動,都處于無數人的注視之下。

秦氏孤兒院建立的時間太長,在南方一直是響當當的一塊牌子。

近二十年來,更是隨著秦瑤光和秦氏私立醫院集團的崛起,而在全國聲名大噪。

對待這樣靠名聲吃飯的機構,稍有不慎,被人抓住錯漏反咬一口,他們立馬會被國人在網上噴出翔來。

所以反而不如霍紹恒和路遠,可以在私下里大展拳腳,搞風搞雨。

路遠拍了拍霍紹恒的肩膀,讓他坐下,似笑非笑地說:“……廉頗老矣,尚能吃飯。”

意思就是,他還不老,還能再戰江湖。

霍紹恒和顧念之都明白了他的意思。

路近也不知道是明白了,還是不明白,翻了個白眼,“就知道吃,還不服老。”

“路總一點都不老。現在的小姑娘就稀罕路總這樣的男人,大叔品質,值得擁有。”顧念之不停地替路近打圓場,也是心累。

路遠指了指路勁,說:“看在念之面子上,我不跟你計較。你好好看著念之,她的處境危險,別讓她有一個人行動的機會。”

“她是我女兒,還用你說?”路近雖然說大話,卻不敢看路遠的目光。

他發現路遠好像對他的行動有所察覺,最近一直若有若無地監視他。

在路遠無孔不入的監視手段面前,就連路近的“高科技”也要退避三舍。

比如說他曾經放在路遠臥室里一個小小的呼吸探測器,可以探測路遠到底是真睡,還是假睡,或者根本就沒有在臥室里。

結果很快就被路遠發現了,還把他的呼吸探測器里的太陽能小電板給抽出來了,真是豈有此理!

路遠意味深長地看了他一眼,“你知道就好。她如今回到你身邊,如果你還照顧不好她,就自己找塊豆腐撞死算了。”

路近的較真精神發作了,一本正經地說:“豆腐是撞不死人的,它的硬度完全不能跟頭蓋骨相比,路老大你這么說,其實是不想我死,對不對?路老大心里還是有我的,雖然你說話不好聽,但是你的心意我心領了。”

路遠:“……”

不要給自己加戲!心里根本沒有你!

路遠木然轉過目光,對顧念之點了點頭,“我會給你發消息回來,記得接收。”

“好的,謝謝路總!”顧念之感動地將路遠送到電梯門前。

路遠心情恢復了,笑著對她說:“回去吧,好好看著你爸爸,我看他又在醞釀什么大動作……”

顧念之立刻聯想到路近最近不時冒出來的奇奇怪怪的話,心里一沉,忙說:“路總,您的意思是……?”

“就是字面意思,你爸爸是個天才,天才的腦回路跟我們普通人是不一樣的。”路遠嘆了口氣,“念之,你也是天才,你應該能夠體會你父親的想法。”

顧念之苦笑了一下,“路總,我的所謂天才,跟我爸爸比,那是螢火蟲同太陽爭輝,根本不能同日而語。”

“但是你在他心里是最重要的,所以只要你多注意他,他是舍不得離開你的。”路遠說完,電梯門在他面前冉冉闔上。

路遠走了之后,霍紹恒就在路遠的公寓里住下了。

顧念之現在已經知道路遠就是霍紹恒的大伯父霍冠元,因此沒覺得不妥。

就是路近還是看不慣霍紹恒住在路遠的公寓里,有時候會挑剔霍紹恒幾句。

霍紹恒自己也比較忙,白天的時候有一半時間不在公寓,但是晚上一定在,而且從太陽落山時候開始就在。

顧念之這時已經顧不得去“調解”霍紹恒和路近之間的“齟齬”,她的全幅精神都在為周一的開庭做準備。

周日晚上,她早早就上床睡覺了。

霍紹恒來到她的公寓,坐在客廳的沙發上翻看幾本軍事和科技雜志。

路近也抱著電腦走進來,坐在霍紹恒對面的沙發上。

霍紹恒禮貌地說:“路伯父,這里有我,您可以回去休息。”

“防的就是你!”路近沖口而出。

霍紹恒:“……”

路近理直氣壯地看著他,“這是我女兒的公寓,孤男寡女共處一室,像什么樣子?——我在這里,別人才不會閑話!”

說得好像他很在乎別人的“閑話”一樣。

但霍紹恒知道,路近其實根本就不在乎別人說什么,也許不是不在乎,而是根本聽不見,因為他的注意力絕大部分都在他自己的科學研究上面,對別人的閑話一向置之不理。

可今天卻拿“閑話”做借口,也是很無奈了。

霍紹恒勾了勾唇角,低頭垂眸繼續閱讀這里的軍事與科技雜志,學到了不少好東西。

顧念之一夜好睡,根本不知道在她的客廳里,她生命中最重要的兩個男人,為了爭奪她的客廳沙發的“所有權”,“對峙”了一夜。

顧念之洗漱完畢來到客廳,見霍紹恒和路近都在,霍紹恒還好,精神抖擻,跟睡了一覺沒有差別。

路近卻萎靡多了,黑眼圈重得嚇人,眼睛里盡是血絲,一看就是昨晚沒有睡覺。

顧念之忙說:“爸,您去睡一覺吧,我今天要出庭,不能陪您了。”

“不行不行,就算喲啊睡覺,我也要到法庭上去睡。”路近堅持說道,“我保證不打呼嚕。”

顧念之:“……”

霍紹恒不動聲色地對她說:“就一起去吧,我會照顧路伯父。如果路伯父睡著了,我保證他不在法庭上打呼嚕。”

顧念之眼角不受控制地抽搐了一下,說:“那好吧,你們倆互相照顧。”

不過這樣一來,顧念之僅有的一點緊張心情就這樣消失了。

直到她步入一號法庭,看見何之初和何承堅都坐在里面,她才又緊張起來。

“何少,何上將,你們好。”顧念之跟他們打著招呼。

“嗯,念之,今天看你的了。”何承堅滿意地點了點頭,回頭對身后的人說:“清影,你的媒體會發布今天的庭審記錄嗎?”

“根據法律,我們可以發文字直播,視頻和音頻都不可以。”謝清影從何承堅和何之初背后走了出來。

她身材高挑豐滿,但是站在何之初身邊,就不太顯個兒了。

“念之表妹,加油!”謝清影朝她伸出手。

顧念之笑了一下,和她虛握著手,“謝表姐,我會的。”

兩人分開手,各自往自己的位置上走去。

謝清影同何之初、何承堅坐在一起,而且是坐在他們中間。

霍紹恒帶著路近跟著法庭的大隊人馬走進來,在角落里找了個地方坐下。

今天來的人可真多,秦氏私立集團的律師團成員,高層管理人員,董事會股東,秦家親戚朋友。

顧念之的目光飛快地掃了過去,居然還在證人席那邊看見了溫守憶!

她忙翻看手里剛剛拿到的卷宗,才發現秦瑤光那邊的律師臨時傳喚溫守憶為秦瑤光做品德證人。

顧念之挑了挑眉,立即調整了自己的辯護計劃。

她對法官說:“法官大人,我也想傳喚兩個人出庭。”

秦氏集團的律師立刻表示反對:“對方不能隨便加人。”

“那你們怎么能加溫小姐做證人?”顧念之不是那么好忽悠的。

“……我們是在開庭之前一個半小時申請的。”對方明顯是故意鉆法律空子,打擦邊球。

因為根據這邊的法律,傳喚新的證人要至少在開庭一個小時前申請,好給對方一點杠轉圜的余地。

一看就是跟溫守憶同一個師父教的。

顧念之馬上看了看表,以牙還牙說:“現在離開庭還有一小時三分十五秒,我正式向法庭提出申請,傳喚溫大有和梁美麗兩個犯罪嫌疑人。”

這是今天的第二更:第1737章《一個師父教的》。

今天繼續三更,還五月份的月票加更。

提醒大家的月票和推薦票。

晚上八點第三更。

么么噠各位大佬小天使

魯ICP備16028439號2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