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少將大人-第1740章 領養和親生(第二更求月票)
更新時間:2018-06-06  作者: 寒武記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現代言情 | 豪門世家 | 你好 | 少將大人 | 寒武記 | 寒武記 | 你好 | 少將大人 
正文如下:
正文第1740章領養和親生

正文第1740章領養和親生

秦律師這時候不著痕跡地看了溫守憶一眼。

溫守憶低眉垂眸,用手在眉心之間的地方輕輕揉動著,纖長的手指卻在不經意間打了幾句手語。

秦律師明白了她的意思,沉著臉對顧念之說:“顧律師,別說我沒提醒你。溫大有和梁美麗是我當事人的品德證人的父母,他們只是普通的花匠園丁,為人老實巴交,經不起你的威逼恐嚇。”

顧念之走了過去,輕飄飄地說:“……八年前可以用暴力手段綁架一個十二歲小女孩的人,也老實不到哪里去。”

秦律師被顧念之噎得面孔通紅,忍不住說:“還沒判刑呢,你就給人家定罪了?”

“我沒給他們定罪,我只是在陳述事實。”顧念之頭也不回,已經來到溫大有和梁美麗面前站定。

“溫大有先生,梁美麗女士,請你們抬起頭來,告訴我,這法庭上面,有沒有你們的女兒?”顧念之轉了個身,朝著溫守憶的位置看了過去。

梁美麗莫名其妙地看著顧念之,說:“當然在啊,就是守憶,我女兒守憶,哈佛大學法學院畢業的,不比你差哦!”

在她心里,自己女兒能比得過顧念之,才算是人生贏家。

溫守憶的臉騰地一下就紅了,雪白的牙齒咬著下唇,恨不得讓梁美麗閉嘴。

她的神情被溫大有發現了,忙在桌子底下踩了梁美麗一腳。

梁美麗吃痛,瞪了溫大有一眼,但是卻沒有再說話了。

顧念之笑著偏了偏頭,突然說:“梁美麗女士,你很為你的女兒驕傲,是不是?”

這個問題梁美麗可是不得不回答,溫守憶這個女兒,是她畢生的驕傲。

她挺了挺胸,毫不猶豫地說:“是,她是我的驕傲。”

溫守憶看著這樣的母親,突然有些感動。

她雖然粗俗不堪,但是生她養她,還愿意為她的前程坐牢,這樣的母愛,確實蠻偉大的。

溫守憶朝著梁美麗微微笑了一下。

梁美麗受到鼓舞,更加高興了,“我只有這個女兒,我從來不后悔我生了她!”

“哦?她是你生的嗎?親生的嗎?”顧念之抓住這個話茬,終于將話題引向自己想要的方向。

這么多年,梁美麗都是自我催眠,溫守憶是她親生的女兒。

她這么想,她周圍的同事朋友親人也都這么認為,因此她潛意識里把這已經當成事實了,因此忙不迭地點頭:“當然是我親生的!我只有她這一個女兒,我不疼她疼誰?”

“請問你是在那家醫院生下溫守憶的?”顧念之又問。

秦律師不明白顧念之為什么扯到溫守憶的出生醫院上去了,忙舉手反對說:“反對,原告律師已經偏離本案,在浪費大家的時間。”

法官看了看顧念之,“原告律師,請進入正題。”

顧念之忙說:“法官大人,我會證明我問的一切,都跟本案密切相關。”

“……那就繼續。”法官敲了一下法槌,炯炯有神地看著顧念之繼續盤問梁美麗。

溫大有有些不自在地咳嗽了一聲。

梁美麗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一下子噤聲了。

顧念之還在追問:“梁美麗女士請回答,溫守憶是在哪家醫院出生的?”

梁美麗嘟噥了一會兒,結結巴巴地說:“我我我……我記不清了。”

“你在哪里生孩子都記不清?”顧念之露出驚訝的樣子,“請問梁美麗女士,你到底生了多少孩子?怎么連自己在哪里生孩子都記不住了?”

梁美麗剛剛明明聲稱只有溫守憶一個女兒,怎么突然就變卦了?

梁美麗的臉紅得像是蒙了一塊大紅的土布,窘得不得了。

溫守憶這時出聲解圍說:“我媽媽沒讀過多少書,這么多年了,她老人家記得不清楚也是有可能的。”

“好吧。”顧念之沒有繼續追問下去,好像已經放棄了這個話題。

梁美麗和溫大有剛剛有些放松的時候,顧念之又拿出一份卷宗,嘖嘖兩聲說:“你不記得孩子出生的醫院真是可惜了。”

“可惜什么?”梁美麗完全不明白顧念之在說什么,“我只是不記得在哪家醫院生了她,可是我記得她是我生的女兒!”

“可是……”顧念之將那份卷宗放在梁美麗和溫大有面前,眉頭輕蹙,嘆息著說:“這份檢查報告顯示,你的血型是O型血,溫守憶的血型是AB型血。根據遺傳學,O型血生不出AB型的子女。——這是怎么回事?是在醫院抱錯了嗎?”

又說:“你看你剛才也不說是在哪家醫院生的,不然還可以找那家醫院的麻煩。”

顧念之這一句話一出口,法庭上突然鴉雀無聲。

梁美麗急了,忙擺著手說:“沒有沒有!我沒有抱錯孩子!守憶真的是我女兒!是我親生……的女兒!”

溫大有見狀不妙,擔心顧念之會深挖下去,忙說:“顧律師,我老婆她腦子不清楚,其實……其實守憶是我們從孤兒院領養的。”

所以她的血型不是梁美麗能生出來的,就有了合理解釋了。

顧念之的眼睛一下子瞪成了一輪小小的滿月,“原來溫守憶不是你們親生的?而是領養的?!——為什么?你們為什么要領養一個女兒?”

“我們生不出來孩子,就去領養了一個,這有什么好問的?”溫大有不耐煩地說。

梁美麗卻一直看著溫守憶的方向,擔心她承受不住這個打擊。

因為溫守憶從小到大都不知道她是領養的。

溫守憶整個人都傻了,木木呆呆地坐在證人席的另一邊,眼神呆滯,就像被一道雷劈中了大腦。

她……不是梁美麗和溫大有親生的女兒?!

那她的爸爸媽媽到底是誰?!

一聽到梁美麗可能不是她的親生母親,溫守憶第一反應就是抱錯了。

而當溫大有證明她是從孤兒院領養的時候,溫守憶遭受了第二輪打擊。

一瞬間,她和顧念之一樣,成了無父無母的孤兒。

哦,不,她比顧念之還慘。

顧念之至少還有個親生母親在她面前,雖然母女勢同水火,但也是母女。

而她呢?

就連溫大有和梁美麗這樣上不了臺面的父母也要失去了嗎?

溫守憶陷入前所未有的惶恐之中。

梁美麗這時跟幼崽受到傷害的母老虎一般虎視眈眈盯著顧念之,惡狠狠地說:“我女兒是親生的,還是領養的,關你什么事?!你這個不知好歹的小賤人!你把自己的親生母親送到牢里,你不忠不孝!你不得好死!”

她看向溫守憶的方向,見她臉上神情驟變,就跟受到極大打擊一樣,心疼得不得了,忙說:“守憶!爸爸媽媽一直把你當親生女兒,是不是領養有什么關系?爸爸媽媽只有你這一個女兒!”

顧念之默默的看著她,對接下來要發生的事有點內疚。

梁美麗不管怎么壞,對溫守憶這個女兒是沒話說的。

顧念之嘆了口氣,將最后一份卷宗放到溫大有和梁美麗面前,淡淡地問:“溫守憶是在孤兒院領養的,也就是說,她應該跟你和溫大有都沒有血緣關系,不是你和溫大有的親生女兒,是吧?”

“有沒有血緣關系有什么重要?我說她是我的親生女兒,她就是!”梁美麗斬釘截鐵說道。

顧念之看向一直一言不發的溫大有,“溫大有先生,您說呢?您跟溫守憶也應該沒有血緣關系吧?”

“當然沒有。他跟我一起在秦氏孤兒院領養的守憶。”梁美麗用手背抹了抹淚,搶著說道。

溫大有有些尷尬,但還是點了點頭。

“這奇怪了。”顧念之把那份DNA鑒定書打開向法庭上的眾人展示,“剛才大家都聽見了,溫守憶是梁美麗和溫大有在秦氏孤兒院領養的,理應跟溫大有和梁美麗都沒有血緣關系。可是這份DNA鑒定證明,溫守憶是溫大有的親生女兒。”

法庭上靜默了一瞬,然后騰地一聲,如同油鍋里濺進去一滴涼水,頓時油花四濺,每個人都難逃波及。

秦瑤光沒想到顧念之居然查到這么深,眼神一瞬間陰郁下來,對聽得津津有味的秦律師踹了一腳,壓低聲音說:“你還不反對?讓她掌控節奏嗎?”

秦律師忙站了起來,剛叫了一聲“反對……”

顧念之搶著說:“溫大有,你為什么把你的親生女兒放在秦氏孤兒院,又讓自己的妻子領養自己的親生女兒?是不是溫守憶就是你的私生女?”

梁美麗終于回過神了,大叫起來:“不信!我不信!怎么可能……”

“怎么不可能?”顧念之將DNA鑒定扔到她面前,“你自己看,看不懂找人給你念,或者拉著你老公和你女兒去任何一家驗證親屬關系的DNA鑒定機構再查一遍。”

梁美麗臉上的肌肉抽搐著,抖動著,她想到這么多年來,無數人說過溫守憶跟她爸爸長得真像,那時候她還沾沾自喜,覺得自己有眼光,從孤兒院里隨便領養的女兒,居然能跟丈夫長得像……

現在看來,她真是個徹頭徹尾的傻子!

這溫守憶明明就是溫大有和他姘頭的女兒!

可恨她這么多年,都在給小三養女兒!

梁美麗突然扯住頭發,嗷地嚎叫一聲,撲到溫大有身上,又哭又打:“你這個遭瘟的賤男人!你居然敢找小三?!你還敢把小三給你生的孩子讓我領養?!——你不是人!你不是人!你¥……”

梁美麗后面的話罵得實在粗俗難聽,顧念之聽不下去了,繼續說:“梁美麗,你想知道溫守憶的親生母親是誰嗎?”

這是今天的第二更:第1740章《》。

今天兩更。

提醒大家的月票和推薦票。

PS:祝明天高考的小天使們好好考試,不要惦記看文了。

么么噠各位大佬小天使

熱門、、、、、、、、、、、、、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