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少將大人-第1746章“很少”之一(第一更求月票)
更新時間:2018-06-10  作者: 寒武記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現代言情 | 豪門世家 | 你好 | 少將大人 | 寒武記 | 寒武記 | 你好 | 少將大人 
正文如下:

(1/2)

書旗小說,最快更新!

路近眨巴著眼睛,伸展著手臂,停在顧念之面前,似乎沒有反應過來顧念之在問什么。

顧念之又重復了一遍:“爸,您是不是早就知道溫守憶是誰的種?”

她的意思是,路近是不是早就知道溫守憶的親生母親是誰。

因為之前測溫守憶DNA的時候,路近已經告訴顧念之,溫守憶是溫大有的親生女兒,不是梁美麗的親生女兒。

一個領養的孩子,怎么會跟養父有血緣關系呢?

這個結果本來就夠驚悚了,結果今天在法庭上,還有更驚悚的事情在等著顧念之。

說實話,顧念之想過溫守憶是秦家某個女人的私生女,但真的沒有想過,溫守憶會是秦瑤光的私生女!

兩人不僅樣貌一點都不像,而且秦瑤光一向清高自許,這么多年只對何承堅一個男人情有獨鐘。

她能守得云開見月明,終于在秦素問去世十幾年后嫁給何承堅,靠的就是這份純粹的堅持和守候。

但是這份堅持和守候,在溫守憶這個“私生女”面前,完全成了一個笑話。

顧念之抿著唇,墨玉般的瞳仁一動不動地看著路近,不許他躲閃,也不許他顧左右而言他。

霍紹恒在旁邊閑閑地說:“……伯父會知道嗎?”

聽見霍紹恒的聲音,路近才一個激靈回過神,馬上抓起顧念之的胳膊,緊張地說:“念之,我之前真不知道溫守憶的親生母親是誰!”

“你以為我會信?”顧念之撥開路近的手,往后退了一步,居然正好站在她斜后方的霍紹恒身邊。

俊男靚女站在一起,恰似一道賞心悅目的風景,照亮了黃昏時分略顯黑暗的客廳。

路近心里就跟被小貓爪狠狠撓了一下,疼是疼的,也可能在流血,但他對她根本無法生氣。

深吸一口氣,路近撓了撓頭,開始解釋:“念之,你講講道理,我怎么會知道溫守憶的親生母親是誰?”

“我也是這一次幫你驗她和溫大有、梁美麗的直系親屬關系,才知道她原來不是領養,而是溫大有跟別的女人生的孩子。我到哪里去驗她母親的DNA?!”

這個道理好像很強大。

顧念之偏著頭,疑惑地問:“真的嗎?您真的不知道?”

“溫守憶只是花匠的養女,我怎么會想到別處去?沒有任何理由,我為什么要去驗她的DNA?”路近委屈巴巴的看著顧念之,“自始至終,她在我這里只是花匠的養女,我從來沒有特別關注過她。”

“可是她后來取代了我的位置,進了何家……”顧念之抱起胳臂,一只腳在地上打起拍子,氣勢十分高冷。

路近在這個唯一的女兒面前就跟做錯了事的孩子一樣低下頭,老老實實地說:“那個時候,我被通緝,跟路老大一起換了身份躲起來。對何家,我們只關注何承堅和何之初,沒有關注過她。”

“她跟你是不一樣的。”

顧念之從六歲到十二歲都是在何家人的精心呵護下長大,她就是何家的小公主,那些傭人也知道她是何少的未婚妻,未來何家的女主人,因此也對她非常恭敬尊崇。

顧念之在何之初身邊,是何之初小心翼翼地照顧她。

而溫守憶在顧念之失蹤之后進入何家,已經十八歲了,她在何之初身邊,更像一個保姆,為何之初打理身邊的瑣事。

所以溫守憶在何家,是她小心翼翼地照顧何之初。

由此可見,溫守憶在何家的地位,跟顧念之那個時候在何家的地位是完全不同的。

路近不對一個“保姆”過多關注,也是情有可原的。

況且那時候何承堅也有派人在監視溫守憶,一邊是不放心,要考察她,一邊也是保護何之初。

顧念之思考著路近的說法,不得不承認,他說得很有道理。

“這樣說來,您也是今天才知道,溫守憶的母親,有可能是秦瑤光?”顧念之板著臉,將自己留下的幾根秦瑤光的頭發遞給路近,“那您再給驗一下吧,這是秦瑤光的頭發。”

路近點了點頭,忙接過來頭發,討好地笑著說:“我馬上去查!馬上去查!”

顧念之見路近這樣,又不忍心了。

放下抱著的胳膊,垂頭囁嚅著說:“爸,我剛才的態度不太好,您罵我吧……”

“沒有沒有,你的態度很好,很好,是爸爸不好……”路近擔心壞了,“念之乖啊,你沒錯,不要道歉。我女兒不會有錯的……”

顧念之:“……”

霍紹恒:“……”

他這時有幾分慶幸顧念之沒有在這個寵女狂魔般的父親身邊長大,不然真不知道會被寵成什么樣子……

顧念之卻好像聽見了他的心聲,斜眸睇他一眼,哼哼兩聲,圈住了路近的胳膊,眉開眼笑道:“我就稀罕爸爸不分青紅皂白就站在我這一邊的立場。——爸,我永遠最愛你!”

顧念之的甜言蜜語一向很厲害。

就連霍紹恒有時候都招架不住。

更何況是一心為了女兒好,一心寵著女兒的路近。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