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少將大人-第1794章 傷口撒鹽(第三更求月票)
更新時間:2018-07-04  作者: 寒武記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現代言情 | 豪門世家 | 你好 | 少將大人 | 寒武記 | 寒武記 | 你好 | 少將大人 
正文如下:
第1794章傷口撒鹽(第三更求月票)

第1794章傷口撒鹽(第三更求月票)

路遠哼了一聲,“這么巧?還傳女不傳男的技術?你信?”

“我信不信沒關系,但是連蘇聯克格勃都只知道是‘秦氏族人’,并不知道具體是誰,他們的保密工作做得也算不錯。”

霍紹恒將車開進了地下車庫,然后和路遠一起回到樓上公寓。

路遠風塵仆仆,過不了多久又要跟他們一起去美國紐約,因此對霍紹恒說:“我先去洗個澡,幾點的飛機去紐約?”

霍紹恒看看手表,“還有兩個小時。”

“嗯,一會兒見。”

顧念之是被早餐的香味弄醒的。

她在夢里都聞到這股香味,看著滿桌子的水晶灌湯包,蟹殼黃小點心,紅豆紫米粥和糯糯的南瓜糯米球流口水。

可惜沒有吃到嘴里就醒了。

她嗷地叫了一聲,踹開被子起床。

霍紹恒推門進來,微笑著說:“快起來吃早飯,路總回來了。”

顧念之眼前一亮,“早飯是路總做的?!難怪這么香!”

霍紹恒做菜的手藝確實不錯,但比路遠還是略遜一籌。

霍紹恒勾了勾唇,“是我做的,怎么了,失望了?”

顧念之撇了撇嘴,“別逗了,肯定是路總做的,我能聞出來香味不同。”

“看把你能耐的。”霍紹恒失笑搖頭,“好吧,算你猜對了,確實是路總做的,我給他打下手幫忙。”

顧念之換了身家居服,用手耙了耙頭發就沖了出去。

餐廳里,路遠一身黑色修身的休閑服外套,米色細羊毛長褲,手里拿著一張報紙,悠閑地沐浴在餐廳落地窗前的晨光里。

顧念之欣喜地叫了一聲:“路總早!”

路遠放下報紙,微笑地看著她,目光不經意地從顧念之的腹部掃過,點了點頭,“早,快吃早飯,都是給你準備的。”

長方形的餐桌上,顧念之常坐的位置前放著一碗黑芝麻全麥麥片牛奶羹,很稠,冒著勾人的香味。

兩個圓圓的果醬核桃芝麻甜包放在甜白瓷小碟里,烤的黃澄澄的,讓人恨不得一口一個吃下去。

另外還有一碗雞肉鹵飯。

雞肉是野外飼養的走地雞,一點添加劑飼料都沒吃過,肉質鮮嫩,是那種飼料大規模飼養的籠養雞沒有的細美。

用的是純天然種植的大米,顆粒飽滿,中間點綴著黑色的香菇,綠色的青豌豆,白色的冬筍,都切成碎丁子好入味。

雞肉鹵飯旁邊就是一杯低脂牛奶,顧念之常年都喝的營養飲品。

霍紹恒和路遠面前的位置則是一大盤喧乎乎白胖胖的包子,顧念之吸了吸鼻子,聞出來是牛肉味的。

還有一大盆玉米碴子小米粥,另外還有一盤開了口的卷餅,用來卷炒好的肉絲、香菜和青椒。

還各有一杯濃香撲鼻的黑咖啡。

顧念之很是眼饞,說:“我能不能吃一個牛肉包子?再來一個卷餅。”

霍紹恒但笑不語。

路遠聲音平平地說:“不行,你現在是特殊情況,不能跟我們一樣吃。給你準備的都是適合孕婦吃的早餐,以后都要這樣吃,注意營養搭配,不能挑食。”

顧念之:“QAQ”。

做人果然不能撒謊……

她訕笑著說:“其實還不一定呢,現在連驗孕棒都驗不出來。”

她得給自己打好基礎,慢慢向他們展示“她沒有懷孕”這個“殘酷”的事實。

路遠毫不在意地說:“驗孕棒根本不準,等去了紐約,讓你爸給你驗血。”

驗血和超聲波才是目前兩個確定懷孕的檢查。

驗孕棒和試紙都只是家用輔助手段。

顧念之的嘴角抽搐著,心想大伯父您一個大男人,知道得這么多真的好嗎?!

她硬著頭皮吃完“孕婦早餐”,馬上沖回去洗漱。

沒過多久,他們三個人就已經坐在路近的專機上了。

飛行的目標是美國紐約的肯尼迪機場。

從華夏去美國要飛行十二小時時間。

顧念之上了飛機又睡了,因為昨晚沒有睡好,就在飛機上補眠。

但是看在路遠眼里,這是又一重“懷孕”的鐵證。

他還叮囑霍紹恒:“你不要打擾念之休息,到我這邊來說話,讓她一個人好好睡一會兒。”

霍紹恒:“???”

但是長輩吩咐,他不敢不從,但是看路遠這么鄭重其事,霍紹恒不敢繼續隱瞞,來到路遠面前坐定,低聲說:“……其實念之沒有懷孕,我們是用這個方法逼她爸爸現身……”

路遠:“……”

他想反問“不會吧?”,可是面前這個人是顧念之的丈夫,他說顧念之沒懷孕,難道自己還能堅持不成?

路遠瞪著霍紹恒,頗有些惱羞成怒地踹了他一腳:“你小子做的好事!等到了紐約自己向她爸爸解釋!可別想我幫你!”

霍紹恒抬起頭,微笑著看著路遠,淡定地說:“路總,這件事可大可小,就看怎么說了。而且我們去紐約的目的,并不是給念之產檢保胎,而是去找到她爸爸,問問他到底要做什么。”

這確實是正事。

路遠瞪了他一會兒,自己也憋不住笑了,重重捶他一拳:“你小子行啊!連這都能想出來!”

霍紹恒繼續微笑:“我哪里能想得出這么‘天才’的主意?——是念之瞎胡鬧說道,她父親居然就信了。”

路遠感慨地搖搖頭,說:“他怎么會不信呢?就算顧念之說太陽是打西邊出來的,路近都會給她做物理驗證的。”

霍紹恒:“……”

“這么疼她,為什么會拋下她一個人來紐約,還要裝作掐斷聯系的樣子?”

路遠皺起眉頭,“我也不知道,所以我才擔心。路近這個人是天才,天才的腦回路有時候不是我們這些凡夫俗子能夠理解的。”

說著,他給霍紹恒仔細說了一遍八年前的那件事。

霍紹恒知道那一邊世界的事,卻不知道這一邊世界到底發生了什么事。

直到路遠跟他說了,才恍然大悟:“……路伯父那一次是故意讓汽車爆炸的?”

路遠點了點頭,“他本來是想真的死了,好沒有人繼續追查下去。”

“沒想到何之初不死心,何承堅見不得兒子頹廢,又加上找到了磁場共振儀,就派人先去對面世界打前站。”

“他們先是找到了對面世界的何家所在的位置,可惜那時候,那邊的何承堅和何之初并不在他們聚居的老家,不知道去哪里了。”

“他們就用對面何家的身份做掩護,用這邊世界的技術手段和財力,在那邊世界的南美強勢崛起,幾乎一夜之間做掉哥倫比亞最大毒梟,強勢崛起,成為南美的‘地下教父’。”

“而且還和那邊世界的美國中情局合作,在全世界暗中查找念之,卻一無所獲。”

“三年后,何之初從頹廢中振作起來,非要去對面世界親自找念之。”

“何承堅本來是不允許的,因為對面世界的何承堅和何之初失聯了,萬一還活著呢,何之初一去就是送死。他不敢讓兒子冒險。”

“可架不住何之初不顧一切要求,并且表示如果他不去找念之,他不會獨活下來。”

“他以死相逼,何承堅才最后放手讓他去。”

“還好,他過去了并沒有死,這說明那邊的何之初早就去世了。”

霍紹恒認真地聽著,和自己那邊的情形一一對照,說:“難怪后來何之初是四年前進哈佛大學做法學院教授,很快就在法律界闖出了名聲。”

這里面應該有那邊美國中情局牽線搭橋的功勞。

“他為什么不跟我們聯系呢?”霍紹恒可惜地說。

路遠倒是很理解這一點,“他們是用那邊何家的身份在南美打前站的,跟美國合作更方便一些,再說你把念之保護得滴水不漏,他們打探不到消息,只能按兵不動。”

要說在全球范圍內找人,還是美國中情局更在行。

霍紹恒明白過來,“……后來我們也是查不到念之的身世,索性就讓她出去上大學,跟社會接觸,這樣如果有人找她,才能發現她的蹤跡。”

如果顧念之一直在特別行動司的駐地里,何之初這輩子把這邊世界翻過來,都不會找到顧念之。

路遠笑了起來,“你們這誰是黃雀,誰是螳螂,還是可以好好說道說道的。”

霍紹恒明白了這一番始末,又因為何之初現在的身份十有八九就是顧念之同母異父的親哥哥,霍紹恒也不再有芥蒂,笑著說:“何少有心了,有機會要多謝他照顧念之小時候。”

路遠白了他一眼,“你倒是很會往傷口上撒鹽。”

霍紹恒頓了一下,想起來路遠還不知道這件事,拿起手機給路遠發了條短信:念之的親生母親有眉目了,很可能就是秦素問。路遠感覺到手機震動,低頭看了一眼,頓時瞪大眼睛,失聲叫了起來:“……什么?!你說真的?!”

大名鼎鼎的秦素問他怎么會不知道呢?

突然說有可能是顧念之的親生母親,這實在是太驚悚了。

就算路遠這樣閱歷豐富沉穩淡定的人也幾乎失態了。

這是今天的第三更:第1794章《傷口撒鹽》。

提醒大家的月票和推薦票!

么么噠各位大佬小天使

相關、、、、、、、、

就在你最值得收藏的全本

閩ICP備16022215號3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