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少將大人-第1795章 你知我知天知地知(第一更求月票)
更新時間:2018-07-05  作者: 寒武記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現代言情 | 豪門世家 | 你好 | 少將大人 | 寒武記 | 寒武記 | 你好 | 少將大人 
正文如下:
每天涮一部言情小說,涮出你想要的味道,涮書網閱讀!

歡迎您,[]

小說搜索

熱門作者:

正文第1795章你知我知天知地知(第一更求月票)文/

霍紹恒馬上又發了一條短信:別說出來,這是路伯父的專機。

霍紹恒毫不懷疑這里會有路近的監控。

他暫時不想把這件事攤開出來說。

路近選擇隱瞞,而且是對顧念之隱瞞,說明這里面的水很深。

而且中間還牽扯到一個大家難以捉摸的“定時炸彈”何承堅,因此最好還是“你知、我知、天知、地知”為好。

路遠很快明白過來,收斂了驚詫的神情,也低頭給霍紹恒發短信:你們怎么知道的?

霍紹恒只回了一句話:我們看見了一張何少外祖一家的全家福照片,里面的小姑娘跟念之非常相像。

路遠的眉毛高高挑了起來。

他沒有回復短信,轉頭看著霍紹恒,不解地問:“……只看見一張照片,你們就下了這么驚天動地的結論?這也太輕率離譜了吧?”

“……不止如此,我們還因此遇險了。”霍紹恒長話短說,“不然您怎么會跟我們一起坐在飛機上?”

“這倒是有些奇怪……”路遠的眉頭皺了起來,琢磨起兩個秦家的往事。

“……你有沒有想過,他們都姓秦,是不是有些淵源?”路遠深思問道。

霍紹恒無所謂地靠在座椅上,淡聲說:“就算有,也是很遠的關系,不然不會秦霸業要買地,秦會昌還不愿意賣了。”

一塊在當時看來無足輕重的地,如果兩家是很近的親戚關系,根本就不需要這么復雜。

況且從兩家人的祖輩來看,應該也不是一家人。

不過正好同姓而已。

路遠點了點頭,“我想來想去也認為只有這個原因。秦家現在被何家拖住了,我們暫時可以不用管,先顧著路近那邊要緊。”

霍紹恒“嗯”了一聲,想起顧念之“懷孕”的事,欲言又止。

很是頭疼怎么跟路遠解釋。

路遠見他好像有話要說的樣子,不滿地哼了一聲,“跟我你還有什么不能說的話嗎?”

霍紹恒苦笑著低下頭,想著下飛機之后再說吧。

他現在連用短信都不敢說這件事。

顧念之在飛機上睡了一覺,醒來發現已經到紐約的肯尼迪國際機場了。

揉了揉眼睛,去浴室里梳洗了一下,戴上墨鏡,跟著霍紹恒走下飛機。

路遠早已在下面的車里等著了。

她彎腰上了車,問道:“是直接去我爸爸那里嗎?”

路遠點了點頭,異常和藹可親地說:“馬上就到了,你餓不餓,想吃什么,伯伯給你做。”

這是連路總的身份都放棄了么?

直接以伯父自居了。

顧念之扯著嘴角笑了一下,心虛地縮了縮脖子,“……謝謝路總……伯父……我現在不餓。”

為了不被路遠探究的眼神掃視,顧念之閉上眼睛裝睡覺。

但是看在路遠眼里,這儼然已經是孕婦嗜睡的癥狀之一了。

他從車里拿了一床毯子過來,給顧念之細心地蓋在身上。

顧念之瑟瑟發抖,從毯子底下攥著霍紹恒的手求救。

霍紹恒微笑著坐在她身邊,對坐在對面的路遠說:“路總別麻煩了,有我照顧她就行。”

路遠哼了一聲,“你好自為之。”

說完他就拿出一張大大的報紙展開,擋在自己面前。

霍紹恒松了一口氣,在毯子底下回握顧念之的手,似笑非笑地看著她。

顧念之悄悄睜開一只眼睛瞅了一眼,正好跟霍紹恒眼風相接。

霍紹恒啟唇做了個口型:“……讓你皮。”

豪華加長房車在紐約狹窄的大街小巷穿行,那司機是本地人,在茫茫車流中將車開得既平穩又迅速,沒多久就來到路近所住的中央公園公寓樓下。

顧念之從車里出來,用手擋在眼睛上遮著陽光,仰頭看了看高大的公寓樓。

路近就住在這棟樓的頂層復式豪宅里。

三人拎著簡單的行李上了電梯,直達路近的公寓門口。

電梯門打開,路近著急地撲了過來,握著顧念之的手上下打量:“念之,你沒事吧?寶寶也沒事吧?”

這就叫上寶寶了?

誰還不是寶寶咋地?

她也是寶寶啊!

顧念之內心有些狂躁了。

她一把推開路近的手,冷著臉說:“爸,您別轉移話題。我們還是來說說您為什么要甩開我們,一個人來到這個鳥不拉屎的地方!”

路近愣了一下,忙認真地糾正她:“這是紐約的中央公園豪宅區,在整個美國最繁華的地方,不是鳥不拉屎的地方。”

“這個時候您還是要跟我摳字眼是吧!”顧念之用手點著路近的胸口,一步步走出電梯。

她走一步,路近就后退一步,還要小心翼翼地看著她,生怕她摔倒了……

霍紹恒在后面看得頭更疼了,忙上前一步握住顧念之的手:“念之,這是你父親,不能沒禮貌。”

顧念之還沒說話呢,路近反而不愿意了。

他將霍紹恒的手推開,自己扶著顧念之的胳膊,憤憤地說:“我姑娘想對我怎么說話就怎么說話,我愿意!我樂意!關你什么事?!別瞎裝好人刷好感,我告訴你,我不吃這套!”

霍紹恒:“……”

路遠在后面看得好笑,拎著行李箱跟著出來,說:“進去再說話,你們確定要在電梯門前唱大戲嗎?”

顧念之赧然地低下頭。

是她最先開始在電梯門前“唱大戲”的,路遠這是在說她吧?

路近見顧念之不好意思了,忙對路遠也皺了眉頭:“路老大你啰啰嗦嗦干嘛?我跟我姑娘久別重逢表示一下高興不行啊,什么叫唱大戲?要說唱大戲,誰有你和你侄子厲害啊?倆戲精一天到晚裝得跟沒事人一樣,今天還有臉說我們唱大戲!”

他嘴里的“我們”,當然就是他和他的親親閨女顧念之了。

顧念之其實有點點不好意思的,但是路近一說,她突然理直氣壯,一點不好意思都沒有了。

就是!

也不看誰才是戲王之王和戲王之王他伯父!

居然說她和爸爸唱大戲!

顧念之恨不得伸手在嘴邊扇一扇,給路遠吐著舌頭來個“略略略”這樣子反嘲一下。

路遠嘆了口氣,說:“你看,這就是為什么我們不告訴你的原因。你要知道,隨時隨地拿出來說,你以為我們周圍是鐵打一片,沒有人盯梢嗎?萬一被人聽見,我和他都會沒命。”

顧念之一個激靈回過神,忙拉了路近進屋里,說:“爸,有話進來說。”

剛才路遠要他進來說,路近直接懟了回去,不肯進來。

但是顧念之一說,路近是從善如流,馬上就跟著進來了。

路遠和霍紹恒都進來之后,謹慎地關上了門,才松了一口氣。

顧念之飛快地打量了一下路近的公寓。

這間頂層豪華復式公寓裝修得簡潔明快,后現代風格很明顯,一切以實用舒適為主,但是陳設和家具的造型又很前衛美觀。

跟路近的科學家審美秘之吻合。

顧念之在客廳的大轉角沙發上坐下,盤腿看著對面大玻璃窗里露出的中央公園郁郁蔥蔥的綠地美景,伸了個懶腰,說:“爸,您可真會享受,把我拋下了,一個人到這里享受這么好的景致。”

路近坐到她身邊,眼睛都不眨地觀察著她的臉色,突然伸出手,扣住了她的脈搏。

完了,這么快就穿幫了?

顧念之下意識要縮回手,卻被路近握得緊緊的。

她不由自主往霍紹恒那邊看過去。

霍紹恒微一愣怔。

他也是沒想到,路近好像還會把脈?

路遠坐到顧念之和路近對面的沙發上,有些擔心地問:“怎么了?要不要去醫院檢查一下?”

路近閉著眼睛,感受著顧念之的脈搏。

過了一會兒,他松開手,大大吁了一口氣,睜開眼睛笑著說:“還好還好,沒懷孕,沒懷孕!”

顧念之的心抖了一下,怎么路近一點都不生氣她騙了他?

甚至連原因都沒有問!

路近見她菱角唇微張,一臉不解的樣子,摸了摸她的頭,笑瞇瞇地說:“爸爸一直擔心你未婚先孕,沒有別的意思。”

“雖然爸爸不在乎,但是被某個不想辦婚禮的人鉆空子,爸爸也是會不爽的。念之,爸爸不是生你的氣,爸爸是生那個懦夫的氣!——糊弄小姑娘拿結婚證卻不辦婚禮,是會天打雷劈的!”

霍·懦夫·紹恒用手摸了摸鼻子,決意反殺一局,不然被路近一直指著鼻子說他糊弄小姑娘,這個鍋他背不起。

霍紹恒淡定地說:“路伯父,不是我不想辦婚禮,而是我想等念之找到父親,再辦一個盛大的婚禮,到時候請我們雙方所有的親戚朋友一起來慶祝,給念之一個美好的回憶。”

這話犀利無比,直接戳中路近的七寸。

路近:“……”

突然間,沒有辦婚禮居然成了他的錯。

路近想反駁,可是張了張嘴,卻心虛得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畢竟他在不久前還決定一個人面對所有的問題,只為了給顧念之掃清障礙……

顧念之卻覺得霍紹恒這話說得太重了,而且當時為什么會先拿結婚證,根本不是霍紹恒說的這些原因。

她輕輕咳嗽一聲,小聲說:“爸,我沒懷孕,當時是生氣您不告而別,才故意這么說的。”

路近回過神,拍拍她的手,寬容地笑著說:“我知道,我知道,我都知道。但爸爸也擔心萬一呢?萬一你就是懷孕了,又沒有爸爸在身邊給你撐腰,爸爸不放心啊……”

再想想他之前的決定確實有些倉促了,也許跟他們商量商量,還有更好的辦法。

好不容易跟女兒團聚,他也不想馬上就天人永隔啊……

這是今天的第一更:第1795章《你知我知天知地知》。

提醒大家的月票和推薦票!

晚上八點第二更。

么么噠各位大佬小天使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