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少將大人-第1807章 如臨大敵(大章)
更新時間:2018-07-11  作者: 寒武記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現代言情 | 豪門世家 | 你好 | 少將大人 | 寒武記 | 寒武記 | 你好 | 少將大人 
正文如下:
選擇:

正文第1807章如臨大敵(大章)

霍紹恒回頭看了一眼走入登機口的通道,瞇了瞇眼,說:“……對方現在不僅拒絕下飛機,而且封鎖了整架飛機,他們正在等候cia接應的探員過來。”

對方不下來,他們能做手腳的機會就更少了。

路近十分不解:“……他們三個人不下飛機也就算了,為什么也攔著別人不下飛機?吃飽撐的啊!”

霍紹恒淡笑道:“這是他們的慣用伎倆了,用平民做掩護,整架飛機的人都是他們的人質和護身符。”

“如果有人真的是針對他們運送的dna樣品,他們用這種方法,確保對手不太可能用自殺型襲擊的方式銷毀他們手里的dna樣品。”

除非炸掉整架飛機。

但能這樣喪心病狂的人不多,他們也是在賭概率。

路近恍然大悟,又倒抽一口冷氣:“……他們這么做,說實話,確實是正確的做法。因為如果要銷毀dna樣品,只有用高強度爆炸手段是最完美的。不然總會有一點點樣品留存下來,只要有一個細胞,到生物學家手里,還原整個dna系列不成問題。”

顧念之聽得心驚肉跳,忙說:“飛機上別的人是無辜的!”

“我知道,所以我們要另外想辦法。”霍紹恒的聲音異常低沉,有股鎮定人心的作用。

他接著問路近:“您現在有空嗎?可以來機場嗎?”

路近忙說:“我沒問題,你是需要人手嗎?要多少人?我可以馬上去找人找車!”

顧念之在旁邊惴惴不安,著急地說:“我也要去!爸,您是要找開車的人嗎?我會開!而且開得很好!”

“不行!”

“不行!”

路近和霍紹恒異口同聲地拒絕顧念之。

顧念之臉色頓時垮了下來,“你們不能把我一個人扔在家里!萬一有壞人闖進來呢?!”

路近:“……”

他的公寓有重重關卡,壞人怎么可能闖進來!

霍紹恒深吸一口氣,心想在路近的這個頂層公寓里,顧念之的安全應該是得到保障的。

雖然他也不放心,但如果顧念之跟著出來,霍紹恒擔心被cia的人盯上,所以他理智地拒絕了顧念之這個提議。

霍紹恒收起笑容,聲音無比低沉磁性:“念之,聽話,我和你父親都需要你坐鎮遠程監控支援,不然我們就被人一網打盡了。”

顧念之在霍紹恒說第一聲“聽話”的時候就酥了半邊耳朵。

她不由自主用手捏捏耳垂,剛剛炸毛的情緒被霍紹恒磁性的嗓音撫慰下來,垂眸點了點頭,低聲乖巧地說:“……好,那我幫你們監控四周的情況,但你們得讓我看見到底在什么地方,在做什么,不然我不放心。”

路近見霍紹恒一句話就讓顧念之乖乖投降了,心里很不是個滋味兒。

但這又是他想要的結果,一時糾結萬分,心情就像坐過山車一樣起起伏伏。

情緒一時控制不住,站起來哼了一聲,對霍紹恒說:“你要什么?趕快說!”

霍紹恒說了他要的東西,路近愣了一下,很快明白過來,顧不得心底那一點對霍紹恒抵觸不甘的情緒,笑著說:“好好好!我都從國內帶過來了!馬上就到!”

當時路近以為自己再也不會回去了,因此把他在國內實驗室里的那些重要實驗用品都裝在箱子里帶過來了。

顧念之:“……”

總覺得這個計劃不太靠譜,但這個時候,只有鋌而走險了。

霍紹恒接著又跟顧念之說了她要做的事。

顧念之仔細聽完,將事情一一記了下來,說:“我馬上去做!”

霍紹恒“嗯”了一聲,“你們要快,我這邊已經要動手了。”

顧念之已經開始敲打鍵盤了:“我會盡快配合你。”

三個人商量好行動計劃,立刻開始各司其職。

這個時候,cia的探員正從紐約的肯尼迪國際機場趕往新澤西的紐瓦克國際機場。

這一段路程不遠,天色已晚,路上也沒有那么多車了,他們會來得很快。

霍紹恒布置好計劃,趁著夜色又回到機場停機坪,貓著身子潛入到那架航班下面。

航班周圍三三兩兩站著一些準備從飛機上取行李的工人,可惜飛機上的人正在鬧別扭,還在為是不是要下飛機而爭吵。

當然,這里面少不了那兩個cia探員的功勞。

他們敏感地察覺到,這個航班突然降落在一個不同的機場,應該是有人故意針對他們,說不定就是為了他們運送的目標。

因此他們拒絕下飛機,也不許整架飛機上的人下去。

正如霍紹恒分析的那樣,他們將整架飛機上的人當成了人質,為自己爭取時間,也爭取活命的機會。

霍紹恒在心里冷笑。

以為躲在飛機上不下來,還有這么多乘客做人質就萬無一失了嗎?

真是太天真。

機場的停機坪里,白色燈光照得如同白晝一般。

但在飛機掩映的地方,就更加黑暗。

霍紹恒在飛機下方弓著身子穿行,來到飛機的引氣系統跟外界交換空氣的地方。

飛機的發動機壓氣機會提供外界空氣給機艙的空調系統,經過空調解壓降溫之后提供給客艙乘客呼吸。

所以所謂密封的飛機,并不是完全密封的。

霍紹恒戴著口罩來到飛機底部引氣系統所在的地方,拿出自己的工具,對準那個小孔,將一些棕色顆粒吹了進去。

然后迅速從飛機底部鉆出來,回到那群搬運行李的工人中間站了一會兒,再若無其事地跟著別人離開這個地方。

沒過多久,飛機上的人突然覺得氧氣好像不夠用了,呼吸開始局促,并且伴隨著惡心、嘔吐現象。

有人扛不住了,開始大叫:“讓我們下飛機!”

“我們缺氧了!”

“缺什么氧?!缺氧就吸氧!”兩個cia探員不耐煩地說,唰地一下將飛機的氧氣面罩拉下來,命令大家:“戴上!”

一飛機的人面對這兩個看上去就不是善茬的cia探員敢怒不敢言,只好悻悻地戴上氧氣面罩。

可是這些氧氣面罩里的空氣也受到影響,沒多久,有這種不適癥狀的人越來越多了。

就在這時,按照他們的計劃,路近用隱藏ip的網絡電話打給了當地的疾病控制和防治中心(cdc),聲稱一架剛剛在新澤西紐瓦克國際機場降落的飛機上有炭疽病毒,需要嚴控!

cdc的值班人員一接到這個電話,很是警惕。

他們先跟機場聯絡,很快打通了那架航班的電話,結果發現那架航班上真的出現了集體呼吸不適的癥狀!

再加上胸悶、惡心和嘔吐現象,以及飛機上的空乘人員在空調供氣系統發現了類似炭疽芽孢的棕色粉末顆粒。

cdc立即行動起來。

他們不僅聯絡了當地警方,而且立刻宣布整個紐瓦克國際機場為緊急狀態。

除了警方和cdc的救護人員以外,不許任何車輛和行人出入機場。

同時派遣了一隊有生物防化經驗的醫生和科學家組成的先遣隊,去往紐瓦克國際機場。

路近這個時候已經拿著自己早就準備好的cdc中心特聘科學家的身份,來到cdc,參與了先遣隊的工作。

他這時候是猶太人打扮,頭上還戴著小黑帽,戴著可以做視頻直播的黑框眼鏡,沉默不語地拎著醫藥箱跟在隊伍后面。

這里的醫生和科學家都是臨時抽調來的,大家都不熟悉,憑著身份銘牌登上直升飛機。

上飛機之后,cdc的官員將白色防化服發給大家穿戴起來。

這樣一穿,大家更是誰都認不得誰了。

一架國際航班里傳來炭疽襲擊的消息,這讓當地警方如臨大敵。

他們派出了龐大的警力隊伍,在進紐瓦克國際機場的各個關卡設了路障,攔截過完車輛和行人。

cia探員還沒靠近機場的邊兒,就發現本來很順暢的路又開始堵起來了。

“出了什么事?”

“這個點兒怎么會堵車?”

但是他們查詢的結果,是前面有車禍……

這其實是當地警方為了防止民眾恐慌而放的煙幕彈。

而他們也沒有跟cia互通消息的義務,因此cia這些探員們還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但是他們多年的直覺表明,這個“車禍”,好像不一般。

可是前面的車越積越多,想到前面去看個究竟也擠不過去。

好幾架警務直升飛機和cdc的醫用直升機呼嘯著從他們頭頂掠過,在藏藍的天幕下閃著紅色的光點,像是哭紅了的眼睛。

他們瞇著眼睛抬頭看著天空,心里隱隱覺得不對勁。

cdc的醫用直升機在紐瓦克國際機場的停機坪上停了下來。

從直升機上下來很多從頭到腳穿著白色防化服的醫生和科學家們,還有警方從軍隊里要求的防化士兵也趕來了。

他們首先搭起巨大密封的帳篷,將整個航班罩在里面。

在這附件的人都是穿著白色防化服,從頭到腳包裹得嚴嚴實實,誰都認不得誰了。

霍紹恒這時也穿上了白色防化服,用藍牙耳麥跟路近聯系上了:“……您在哪里?”

路近冷靜地說:“我在飛機的登機口。你在哪里?”

霍紹恒抬頭看見了路近的方向,說:“我在您身后九點鐘方向,不要回頭,我會走過來。”

路近點了點頭,說:“先在我身后等著,我要分派任務了。”

他接著對cdc的官員說:“我建議我們兩個一組,對里面的所有乘客進行防化檢查,沒有問題的先離開飛機,到機場等候。有問題的運到cdc。”

cdc的官員非常尊重專業人士的意見,忙點頭說:“就按您說的辦!”

于是由cdc官員做指揮,將先遣隊里的所有醫生和科學家分成小組,進入到大帳篷里面。

霍紹恒跟在路近身后,以他助手的身份也跟了進去。

只見大帳篷里面還搭了很多小帳篷,就是給各個醫生和科學家防化小組使用的。

路近帶著霍紹恒跟在前面兩組醫生和科學家后面走上了登機通道。

此時機艙里的狀況已經一片狼藉,就連那兩個cia探員都虛弱地伏在座椅上,撕扯著胸口,連話都說不出來了。

第一個穿著防化服的醫生走了進去,對里面的人說:“大家別怕,我們是cdc的先遣隊,負責你們的安全救援。現在請你們一個個走出來,在門口排隊,跟著我們下去檢查。暫時沒有感染跡象的人可以離開,去指定的酒店待上兩周。已經感染的人跟我們去cdc的指定醫院,大家放心,炭疽不是不治之癥。”

“炭疽?!什么炭疽?!”

“怎么會是炭疽?!”

飛機里的人驚訝極了,尖叫聲此起彼伏。

兩個cia探員則面如土色,想不到千防萬防,還是沒有防備生化武器。

霍紹恒看著這些人如臨大敵,心里還是有些想笑。

因為那些棕色粉末顆粒根本不是什么炭疽,只是一些偽裝成炭疽粉末,其實加了過敏源的塵土而已……

看上去跟炭疽芽孢粉末非常類似,這也是蘇聯克格勃的手段之一。

他們不會使用生化武器,只會讓你以為他使用了“生化武器”,打的是心理戰。

因為生化武器其實是不分敵我,無差別攻擊,而克格勃都是一群絕頂聰明的人,他們不會用這種自殺式襲擊攻擊別人。

飛機上的人并不知道真相,就連cia探員也在心里惶恐起來。

他們可不像克格勃,他們是真的以為對方是一群會使用生化武器“喪心病狂”的人。

畢竟他們國家的總統曾經因為一管“洗衣粉”一樣的白色粉末,就說一個國家有大規模殺傷性武器,從而對那個國家發動的戰爭……

路近跟在那些人身后進了飛機,一眼看見了他要找的那個華夏人,視線落在那人手里拎著的手提箱上,微微勾了勾唇。

他隨便掃了一眼,估算了一下排隊的人數,就站在了一個醫生后面。

正好,當那個華夏人排到的時候,就落在了路近手里。

路近帶著他走向自己的小帳篷。

那兩個cia探員想跟過來,卻被別的乘客擠在后面,怒斥他們“不要插隊”!

生死存亡之際,這些普通乘客都被激發了血性和斗志,不再懼怕這兩個剛才封鎖了機艙門的cia探員。

都是他們的錯!

不然他們怎么會被炭疽感染上!

這些人將這兩個cia探員推推搡搡,擠到最后,不許他們在前面排隊。

霍紹恒勾了勾唇角,跟著路近走進了他的小帳篷。

那華夏人手腕上的鏈子在帳篷的白熾光里烏黑閃亮。

霍紹恒從背后悄沒聲息襲來,在那人暈倒之前扶住了他。

路近的這個小帳篷里氧氣早被他抽光了,這人進來支持不了一秒鐘就得暈。

暈過去之后,路近不慌不忙給他打了一針鎮靜劑,然后將小帳篷里面的氧氣恢復了,問霍紹恒說:“……你會開密碼箱嗎?”

那人手腕上的鏈子雖然他們解不開,但是箱子可以打開。

霍紹恒笑著說:“我可以試試。”

顧念之在電腦屏幕上看見這一幕,忍不住扯了扯嘴角。

霍少可真能裝!

這個世界上有他打不開的密碼箱嗎?!

當年解密碼是他的強項之一!

于是那個手提箱在霍紹恒手里不到三秒鐘,就咔噠一聲打開了。

偌大的手提箱里,只有一個小小的試管,試管里面有幾根頭發!

那頭發很細很軟的樣子,就像嬰兒的胎發。

路近的臉色冷了下來,他看著這個小試管,整個人都不好了!

霍紹恒見他突然不動,忙拽拽他的防化服:“趕快!我們時間不多了!”

路近回過神,咬著牙,將自己的手提箱打開,里面也有一排排試管,有的試管是空的,有的試管里面有血液,有的試管里面有頭發。

他將對方手提箱里裝著細軟頭發的那個試管取出來,戴著手套,拿著鑷子將頭發取出來,放到自己的試管里面。

再把自己試管里面的頭發放回對方的試管里。

霍紹恒低聲問:“……您放回去的是誰的頭發?”

“還能有誰?”路近翻了個白眼,“當然是秦瑤光親生女兒的頭發,那才是她的成功試驗品!”

“那這些呢?是誰的頭發?”霍紹恒指著被路近調換過的那幾根細軟的頭發問道。

路近眼底閃過一抹狼狽和哀慟,低聲說:“……如果我沒猜錯,這是念之小時候的胎發,沒想到她早就存著了……”

這是今天的大章,兩更合一了:第1807章《如臨大敵》。

提醒大家的月票和推薦票!

ps:感謝霽魚兒盟主大人昨天打賞的五萬起點幣。

么么噠各位大佬小天使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