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配修仙記-番外十五 一念起(大概是最后的彩蛋吧)
更新時間:2017-10-08  作者: 漫漫步歸   本書關鍵詞: 仙俠奇緣 | 古典仙俠 | 女配修仙記 | 漫漫步歸 | 漫漫步歸 | 女配修仙記 
正文如下:
顧朗時常會想如果當年沒有那一念起,自己會如何。

對于父母的印象他已經很少了,只記得那是一對感情極好的道侶,時常結伴外出游歷名山大川,于是他就被拋給了留在昆侖的舅舅,也是他的師尊秦雅。六歲那年,一次妖獸動亂,那一對感情極好的道侶雙雙隕落,他以為甚少與父母相聚的他不會傷心,但事實上有些感情血濃于水,即便他的舅舅,他的師尊仍在,但父母的隕落還是讓他從此站了起來,這種感覺,就似他一往無前,驀然回首時,身邊卻已只剩一個親人了,也是從那時起,他知道要自立。

所謂的少年早慧,除卻天賦外,很多時候還需要努力,待他成為斬神刀傳人時,他到了人生的第一個高峰,又有執法堂首座做后盾,這樣的家世背景與能力,在昆侖自然惹眼。有一回遇到明光真人時,明光真人無意間喚了他一聲“咱們昆侖的貴公子”,自此之后,這個稱號便在同齡人之間傳開了。比起同齡人,他優秀太多了,確實有足以自傲的資本。

他沒有想到一次普普通通的凡塵任務,竟讓他帶回來一個師妹。

第一眼見她時,是昆侖蜀山那些練氣弟子相爭不下,她生的很是清麗以至于一眼就能見到。其實粗粗看去,她和修真界中最普通的女修沒什么不同,或許是年少時不為人所承認,以至于后來性格那般謹慎,在凡塵時她被人追殺,從頭至尾沒有向他開過一次口,直到后來他看不下去,主動為她幫忙,回以的是感激,卻沒有就勢要求什么。這樣的女修很難令人討厭,但存在感卻也著實低了些。

陰差陽錯,發現她天生戰意,顧朗知道就算師尊強壓著哪一個真人收她為徒,卻也不會真心教導。于是一念起,彼時他在金丹,她在練氣,他不是沒動過親自收徒的心思,可話一出口,不知為何,鬼使神差的,他去請求師尊收徒。事后,他把當時的反應歸結于師尊地位高,她拜師尊為師更有利。后來想想,或許那時候,他就生了別的念頭。

她生的不錯,但修士中不缺美人,他又是這樣的家世背景,即便不動手,也有大把大把的美人主動上前。卻不知為何,就是對她生出了一念,從此格外關照。

一念起,自此相聚成緣。

師尊的一次意外,養魂殿的大火,讓他身陷囹圄,從天之驕子到九幽冥獄,他曾經動過自殘的念頭,但看她在外近乎歇斯底里的大喊,他從未看見過一向謹慎的她這般瘋狂狼狽,那一瞬間,他就決定他要忍下來,要好好活著,方不負她為他的奔走。

九幽冥獄里的苦思中摻雜著對她的思念,也不知她獨自一個人在外如何了,有無危險,若遇到危險,該怎么辦,沒有人會幫她,她只能靠自己,那一瞬間,他的心無比的疼,也許就在一日日的苦思中,心疼化為了思念與心悅。

對于葉青歌,他曾經還算欣賞,相救也是出于同門之誼,卻從未想到會將她牽扯進來,或許也要感謝葉青歌,正是因為她的存在,讓他明白了一些事情,當年的一念起,或許已經慢慢演變成了那個他曾經心中以為最不可能的答案。

明白之后,他便站在她的背后,默默等著她回頭,等著她明白他的心,萬幸他的等待沒有白費,她終于轉身看到了他,沒有矯情,只略略一想便答應了。

顧朗知道她的答應或許有對他慧眼識珠的感激,這種摻雜著感激的回應他知道,但他愿意慢慢等下去,等到這份感激淡去,兩人只剩相伴永久。

仔細想想,這么多年,他們似乎只有平平淡淡,不曾折騰過什么,比起那些轟轟烈烈的海誓山盟,他們平淡的如白水一般,卻也存在了那么久。

他一直知道她的好不顯于人前,要隨著時間的流逝,慢慢顯現。但沒有誰人是傻子,總有人會慧眼識睛,這么多年的光陰里,他似乎只一次有過踟躕。

對面的人是他的舅舅,也是他的師尊,修士容顏不老,著實很容易讓人忽略時光的存在。

于是,在飛升的前夜,他開口相問:“師尊,你覺得她如何?”

沒有指名道姓,但兩人心知肚明。

“從眼皮底下成長起來的,很欣賞,或許生過一瞬間這樣的女修才堪與我相配的想法,但此終究非我所愿。你一念起,由心悅而起,自然歷久彌新,我卻由欣賞而起,自然煙消云散。”

這是秦雅的回答,末了他又道:“即便沒有你,也不可能生出相伴永久的想法。不過倒是可以問上一問,看看她如何想的。但在這種事情上,她從來都是簡單而通透。”

于是后來葭葭前來告別,秦雅問出了那個問題:“葭葭,讀過《裴羅子嘆》第九篇么?”

她還是那般聰慧,瞬間領悟,反笑著問他:“師尊呢?”

往后的日子果然沒什么不同,他們之間從來不曾轟轟烈烈的折騰過,就連飛升,也不過相距五年而已。

飛升前夜,他問她:“我在上界等你,不要讓我等太久好么?”

“十年之內,我必來尋你。”

十年之期,她五年就做到了,當她出現在上界的西瑤山時,他終于張開雙臂,擁她入懷,在她耳邊輕聲低語:“我想給你一個盛大的典禮。”

西瑤山上漫山遍野鋪滿的鮮花,讓她仿若置身花海,有一瞬間的驚訝,而后是高興:“你怎么想到的。”

忘記具體什么時候了,大抵很多年前吧,那時,她還是昆侖一個并不起眼的筑基小修士,一日,她喝了點酒,似醉非醉的告訴他:“這個世界上有很多不同的空間,在一個特殊的空間里,那里沒有修士,沒有昆侖,只有凡人的聰明才智善加利用,終于也能飛天入地。那個地方的凡人成親有盛大的儀式,有無數的飄花,很浪漫。但是昆侖,卻不適合這樣的浪漫,想想在昆侖漫天飛花,簡直叫人不敢想!”

從那時起,他知道了浪漫,一記就是永遠。昆侖不行,但是西瑤山上卻可以,你說的每一句話,我都記得。

他親吻她的額頭,那么多年,終于浪漫了一回。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漫漫步歸其他作品<<盛世第一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