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女選婿-番外、多出個女兒
更新時間:2017-10-08  作者: 黑發安妮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玄幻言情 | 東方玄幻 | 巫女選婿 | 黑發安妮 | 黑發安妮 | 巫女選婿 
正文如下:
小說分類:

百花生日是良辰,未到花期一半春。紅紫萬千披錦繡,尚勞點綴賀花神。

二月十二,花朝節,傳說為百花仙子的誕辰,不管是達官貴人,還是市井百姓,都結伴到郊外賞花踏青。

原本與花朝節沾不上什么邊的寒山寺,山門前坡的紅杜鵑一夜之間爭相盛開,蔓延足有二十里。順天府尹將此事在第一時間稟報了上去,皇上大喜,說這乃是天降吉兆,當即決定封璽七天,前往寒山寺上香,欣賞這一奇景。

知道內情的有心人仔細掐指算算,就明白,這幾天應該是安樂長公主生產的日子。什么漫山遍野的紅杜鵑,只怕是皇上為了去寒山寺而弄出來的奇景。不過,他們也掛念著長公主啊,能名正言順的過去,再好不過了。

若伊苦著張臉坐在早就準備妥當的產房里,隔著竹窗看著院子里或站或坐的親人們,腦門兒都發痛。

四個哥哥都來了,姑母文怡來了,祖父四姐姐也來了,碧貴妃和三公主也來了,甚至連拓跋頌、玄恕大師,虛靈道長都來了。

她倒不是嫌人多吵得慌,也不是嫌人多吃了她的美食,而是她嫌管她的人太多了。

她想活動了下,好幾個人圍過來擋她,說這不行那不行。

她想吃某種東西,好幾個人上來勸阻,說現在吃這個不好。

就連她想打個呵欠,都有好幾個人盯著她的肚子,生怕她的動作大了一些,孩子會蹦出來似的。

“長公主,您緊張嗎?”蘇如瑛伸手握住若伊的手,她自己的手都在隱隱的發抖。她不知道趙大人怎么做出判斷五妹妹將在半個時辰后開始發作,但也不敢大意。

“不緊張。”若伊一點也不害怕,反而安慰蘇如瑛,“你別怕。”

蘇如瑛不敢再多言,怕自己嚇著了若伊。

“不怕就好。”三公主也緊張。

若伊起身,這一動作將三公主和蘇如瑛都給嚇壞了:“別動別動。”

若伊不樂意了:“這幾天都不讓我動,都要發霉了。”

三公主緊緊扶著若伊的胳膊:“那換到窗邊曬曬太陽?”

誰想曬太陽啊,若伊道:“我想出去走走,不是說外面開了漫山遍野的紅杜鵑嗎?”

三公主在心里將傳話的人罵了個半死:“哪有什么紅杜鵑,別聽人胡說。”

“我要出去走走。”若伊真個不開心了:“這也不準,那也不準,你們是在意我,還是在意我肚中的孩子?”

蘇如瑛和三公主已經不知道聽了多少遍這個問題了,異口同聲的回答:“都在意,只要對您和孩子不好的事,都不行。”

若伊苦了臉,“你們都不喜歡我了。”

“喜歡,誰說不喜歡你了。”碧貴妃帶著祝姑姑進來,祝姑姑手中端著個大海碗,里面滿滿的是一碗紅糖煮雞蛋。

“我不想吃紅糖雞蛋。”若伊聞到了紅糖和香甜和雞蛋的腥味混合在一起的味道,嫌棄的撇開臉。

“長公主,多少吃一點吧,只有半個時辰了,不然等會兒沒有力氣。”碧貴妃親手端過了海碗,用勺子舀起一個雞蛋送到若伊的嘴邊。

“不要!”若伊挪開頭,堅決抵抗。

“吃吧,對你身體好。”蘇如瑛哄著。

“很好吃的,你嘗嘗。”三公主騙著。

“你們這是……”若伊叉腰發作,還沒等她將話說完,身邊的人立即如鳥獸散,各自尋找自己的靠山。

“皇上,長公主又任性了。”

“母親,您快過來瞧瞧安樂。

“祖父……”

若伊的威風立馬如被扎了個洞的氣球,瞬間消散一空。

大哥、姑母、祖父,她哪個兒也惹不起。

若伊只得委屈的張嘴吃雞蛋。一口下去,雞蛋嫩滑帶著些紅糖的香甜,味道竟然好極了。她咕嚕咕嚕的將十個雞蛋全部都吃完了,連湯都沒留下一滴。

“好。”碧貴妃將碗遞給祝姑姑,拿帕子替若伊抹掉嘴角的湯汁,“再休息一下。”

若伊默默的對自己道,只有半個時辰了,她忍了,等那害她遭罪的小子出來之后,必定狠狠的將這筆帳記在他頭上。

半個時辰轉眼就到了。

幾乎是到點,若伊就覺著肚子往下墜,她捂著肚子,哎喲叫了一聲,褲子瞬間就濕了。

“破水了。”祝姑姑和梁姑姑急忙將若伊扶上了床躺好。

碧貴妃側拉著蘇如瑛和三公主退了出來,并且向外面等候的人傳話:“長公主發動了。”

大長公主立即起身進入了產房,她坐到若伊的身邊,緊緊抓著若伊的手背,低聲勸道:“別緊張,這才開始,省著些力氣。”

若伊是一點也不緊張,瞧著大長公主和祝姑姑那緊張的樣子,剛想出聲勸,就聽到腦海里傳出了月櫻的聲音:“若伊,你能聽到我的聲音嗎?”

“聽到了,我馬上要生孩子了。”若伊欣喜,馬上將好消息告訴給了月櫻。

“我知道,你聽清楚。我找到了秘法,我會把你的這身體完完整整的與蘇如意的身體融二為一。”

若伊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老師,你說什么?”

將她那邊的身體與這邊的身體融二為一?那老師怎么辦?

月櫻沒有回答她,急促的說著她要說明的事:“我不會死,我會借你腹而重生。”

重生?怎么個重生法?

“老師……老師……”若伊喚了好幾聲,腦海里再也沒有一聲回答。

她更加擔心起月櫻來,不死心的想聯系上月櫻問個清楚,可無論她怎么催動自己的巫力,怎么呼叫,都沒有聯系上月櫻。

同時,她感覺到某種東西從自己的腦中開始灌入,迅速流動到身體的每個地方,整個身體像是被徹底的清洗過一樣,毛孔都在舒展,充滿了力量。

舒服,從沒這么舒服過。

那種舒服,那種自然,若伊明白,這就是月櫻所說的將兩個身體融二為一。

一股力量聚集到了她的肚子處,然后猛的墜落。

“哎喲。”若伊覺著肚子像被人推了一把,大聲的叫了出來。

正在吩咐丫頭們做最后檢查的祝姑姑回過頭,幾乎是撲一般的沖了過來。

握著若伊的手安慰小聲安慰的大長公主不滿祝姑姑的冒失,皺眉剛想訓斥一句,只見祝姑姑慢慢的抱出了一個孩子,她猛的站了起來,“生了?”

嗯,騙人的吧,這么快?

祝姑姑也是懵的,要不是她親手接的生,她真以為這孩子是從哪抱來的。孩子身上干干凈凈,身上一點血漬也沒有,也不哭,睜著雙眼,咧著嘴沖著她笑,那雙如黑琉璃一般的眼睛,讓她心生畏懼。

“大長公主……”祝姑姑托著孩子的手都在發抖,不知道該直接包裹起來,還是先清洗一番。

還是大長公主反應得快:“快去替小公子清洗。”

梁姑姑急忙準備好了洗澡水,小心的接過孩子做清洗,當她看清楚孩子時,抬頭道:“回大長公主,長公主,是個小千金。”

大長公主正準備讓小丫頭出去報喜,聽了這話,楞了下也沒太大的反應,對她來說安樂的孩子,男孩女孩她都疼。

若伊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什么,是女兒?”

她明明決定要生個兒子的啊,怎么可能生個女兒?

她吃驚的撐起了身子,想要看清楚小銀盆里的孩子,這動作一大,她肚子又痛了起來:“哎喲。”

大長公主急忙扶住她,祝姑姑過來準備替若伊清洗一番換上褲子,她吃驚的看著又出現的一個孩子頭,急忙道:“還有一個,還有一個!”

緊接著,她又抱出了一個孩子。

“龍鳳呈祥。”大長公主已經見怪不怪了。

人人都說安樂是個福氣大的,生孩子也比旁人來得輕巧,不受罪。

“是小公子。”祝姑姑欣喜地道:“快快出去報喜。”

青柚撩起簾子出去。

院子里所有人瞧著她出來,都急切的追問:“情況怎么樣?”

只有虛靈道長老神在在:“你們急什么,生孩子哪有這么快的事,這才開始,耐心點等吧。”

青柚笑著行了一禮,道:“給皇上王爺老將軍附馬報喜,長公主生了一對龍鳳胎。”

撲通!

好幾把椅子翻了。

好幾個人摔了。

虛靈道長摔在地上,咧嘴:“這就生了?”

這前后有一盞茶的功夫嗎?這也太快了。

“龍鳳胎?”曹陌也楞了,茫然地看向趙書涵和虛靈道長。從若伊懷孕到生之前,可沒有人說過是龍鳳胎啊,個個都說是一個兒子。再瞧若伊的肚子,也不像是雙胎的樣子。

若伊要是生了女兒,那就是巫女啊!

“不可能,怎么會是龍鳳胎。”趙書涵脫口而出,他可是每隔七天來替若伊查看一次腹中的孩子,明明只有一個兒子的,如何會多出一個女兒來。

楚軒森也覺著這事蹊蹺了,他瞥了趙書涵一眼,輕描淡寫道:“可能是你學藝不精,沒有從脈象里瞧出來。”明明若伊說要生個兒子的,如何會突然多出個女兒來,他倒要看看那個多出來的女兒是個什么貨色。

“可是……”虛靈道長本想解釋的,看著趙書涵都低頭不語,老老實實的縮了脖子。

楚軒森的緊張讓曹陌也心生不安,他抬腿就往產房走,青柚急忙攔住他:“附馬等一會兒,現在不能進。”

蘇老將軍才不知道他們的心思,拍掌大笑:“龍鳳胎好,好啊。”

梁姑姑將清洗好的小姑娘包好,正準備抱出去給眾人看,若伊緩過勁來了,急忙阻止:“先抱過來給我瞧瞧。”

梁姑姑忙抱了孩子過去。

若伊看著孩子那張臉,瞧不出什么,大長公主倒是笑道:“你啊,是女大十八變,我現在都瞧不出來,這小姑娘像不像你了。”

若伊沒說話,靜靜的看著小姑娘,腦子里喚著:“老師。”

果然,她聽到了輕輕的聲音:“嗯,是我,我很累,先睡了。”

若伊整個人怔了。

這就是老師所說的,借她腹出生?

祝姑姑打理好了男孩,也抱過來給若伊看了下,然后由大長公主將兩個孩子抱了出去。

楚軒森他們嚴陣以待,沒有人敢伸手抱小姑娘,只是過來瞧了一眼,僅僅一眼,他們就能確定,這個小姑娘是一個巫女!

他們交換了個眼神,沖著曹陌點了點頭。

曹陌真是透心涼,轉身往產房走。

蘇老將軍倒是不知道他們的這些不安,很高興的接過了一個孩子,樂得抱在懷里不松手。

也許是曹陌的臉色太沉重了,青柚這次沒敢攔曹陌,曹陌直接進了產房。

若伊這生產非常的順利,連血也出得很少,祝姑姑已經幫她打理妥當了。

曹陌進來,瞧著若伊躺在床上,精神倍好。

要不是剛才抱出去兩個孩子,曹陌真要以為若伊剛才不是生產,而是背著他吃了唐僧肉。

“你沒事吧。”曹陌在床頭坐下,低頭附在若伊耳畔低聲問道。

若伊搖頭,“沒事,只是嚇著了。”

好端端的突然老師借她腹出生,怎么會不讓人嚇一跳。

她扯了下曹陌的手,曹陌附下耳來,若伊低聲道:“女孩是月櫻老師。”

曹陌撐在床上的手一軟,差點兒沒撲在若伊身上。

啥?月櫻那個老鬼巫女?

曹陌轉念一想,如果注定自己將來會有一個巫女女兒,這世上再多個心不壞的月櫻巫女,讓女兒有所顧及,倒也是一件好事。

若伊見曹陌這樣子,她也怕哥哥們被老師的出生給嚇著了,做出什么事來,立即用巫力傳詢給了他們。

楚軒森他們收到了若伊的消息,才微微松了一口氣。

他們可清楚,要將兩具身體融二為一需要付出什么樣的代價,就沖著月櫻為若伊的這片心,這個情他們承了。

若伊待月櫻睡足了,又吃飽了,才小心翼翼的聯系上月櫻。

“老師,你打算怎么辦?”若伊有些忐忑。

她到是想將老師留下,可是老師變成了自己的女兒,怎么想都怪怪的。

再說,巫女真的就不能共處嗎?

月櫻睜開眼睛,冰冷的眸子浮上了些溫度,她平靜的回答若伊:“讓拓跋頌帶我回圣山。”

“好。”若伊應下,不過還是有些不舍:“老師,你要記得回來看我。”

月櫻心軟,應著:“好。”

這次,她要好好的從頭開始。

次日一早,若伊爬在窗上看著拓跋頌帶月櫻回北狄圣山,楚軒森帶著兒子回曹家認祖歸宗。

曹陌從背后輕輕環住若伊:“舍不得嗎?”

若伊往后一仰:“不,他們有他們的生活。”

曹陌輕輕在她的發上落下一吻:“對,你有我,永遠。”手機用戶請瀏覽m.shenshuw閱讀,掌上閱讀更方便。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黑發安妮其他作品<<史上最難攻略的女BO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