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疏-第一千二百二十章
更新時間:2018-05-16  作者: 紀檸語   本書關鍵詞: 仙俠奇緣 | 古典仙俠 | 云疏 | 紀檸語 | 紀檸語 | 云疏 
正文如下:

類別:其他小說

作者:

書名:__

若是真的成了的話,那么,自己既可以和這位蕭公子長相廝守,又可以讓嚴家得到這樣的一位大人物的庇佑,那豈不是一舉兩得么?

嚴楠看著自家的寶貝女兒,低著頭,一副認錯的樣子,也是嘆了口氣。

換成了比的人的話,都很好說,甚至,在一定的程度上,她即使是看上了林家的那個小子林楚狂,他也是有辦法的。

只是,這位蕭公子……

他是真的沒有任何的方法了。

好在,女兒現在這個樣子,儼然是已經已經知道了事情的嚴重性的了。

嚴楠松了口氣。

女兒只要知道這件事情的嚴重性,那便很好了。

嚴楠在松口氣的同時,并沒有注意到他家的寶貝閨女淼淼,其實現在,面上很是乖巧的樣子,實際上,卻是在謀劃著要怎么樣才能夠推到那位神秘無比的蕭公子。

他要是知道,嚴淼淼的行為,會給嚴家帶來什么樣的后果的話,絕對會現在,就將嚴淼淼關一個禁閉什么的。

她這樣子任由著性子的胡來,嚴家,雖然沒有被毀滅,但是,也跟毀滅沒有什么差別的了。

只是,千金難買早知道,萬事,都少一個早知道就好了啊!

蕭疏在嚴家給他特特安排的一件屋子里面睡下了。

說是誰,其實也就是冥想。

修為到了他現在的這種境界,已經是用不著睡覺的了,所以,他現在就這么的冥想,也已經是夠了。

說是冥想,其實他還是在想著一個人,林云蘅。

他在想著,自己和林云蘅之間發生了的那些事情。

只能說,緣分來的剛剛好,他們也正好就這么的適應著彼此。

只是,現在,這個世界,還有很多的事情、很多的人要去被守護著,他們之間,暫時,還不能就這么的大白于天下。

再等等……

蕭疏是這樣子安慰著自己的。

他和林云蘅之間的關系,是得到了天道的承認了的,是拆分不開的。

那次,在進入了那個最后的一扇門之后,他成功的將身體里面的魔氣洗滌干凈了,他再也沒有要入魔的危險了。

對此,蕭疏表示,他是既開心又落寞。

開心,是魔氣消散了的話,他就不會再會因為這個事情,而傷害到了林云蘅了。

落寞,是因為隨著魔氣的消散,林云蘅是肯定能夠感覺得到的,所以,他就少了一個理由與林云蘅親近了。

所以,對于這個消散的魔氣,蕭疏也是說不明白自己對它的態度。

不過,魔氣消散了,他身上的那凜然的正氣越累越濃郁了,就好像是隨著他一起出生似的。要是蕭疏不將它們好好的壓制一下的話,那么,蕭疏遇到的那些人,他們的心里面,但凡藏了一絲一毫的陰司的想法,便會被這凜然之氣所傷。

想法少,受到的傷害變少,要是想法多的話,那也就代表著,受到的傷害也不會少到哪兒去的了。

現在,即使是蕭疏將那些正氣壓制住了,但是,他還是能夠察覺的出來,別的人要是對他有了什么不好的心思的話。

而現在,他便已經知道了,嚴淼淼的心里面有鬼。

雖然現在,他并不能讀取那個女人的心里面想的是什么,但是,嚴淼淼卻,得是他好好防備的有一個人了。

不是因為其他,而是因為,嚴淼淼是和云蘅師妹“齊名”的一個人。

若是真的成了的話,那么,自己既可以和這位蕭公子長相廝守,又可以讓嚴家得到這樣的一位大人物的庇佑,那豈不是一舉兩得么?

嚴楠看著自家的寶貝女兒,低著頭,一副認錯的樣子,也是嘆了口氣。

換成了比的人的話,都很好說,甚至,在一定的程度上,她即使是看上了林家的那個小子林楚狂,他也是有辦法的。

只是,這位蕭公子……

他是真的沒有任何的方法了。

好在,女兒現在這個樣子,儼然是已經已經知道了事情的嚴重性的了。

嚴楠松了口氣。

女兒只要知道這件事情的嚴重性,那便很好了。

嚴楠在松口氣的同時,并沒有注意到他家的寶貝閨女淼淼,其實現在,面上很是乖巧的樣子,實際上,卻是在謀劃著要怎么樣才能夠推到那位神秘無比的蕭公子。

他要是知道,嚴淼淼的行為,會給嚴家帶來什么樣的后果的話,絕對會現在,就將嚴淼淼關一個禁閉什么的。

她這樣子任由著性子的胡來,嚴家,雖然沒有被毀滅,但是,也跟毀滅沒有什么差別的了。

只是,千金難買早知道,萬事,都少一個早知道就好了啊!

蕭疏在嚴家給他特特安排的一件屋子里面睡下了。

說是誰,其實也就是冥想。

修為到了他現在的這種境界,已經是用不著睡覺的了,所以,他現在就這么的冥想,也已經是夠了。

說是冥想,其實他還是在想著一個人,林云蘅。

他在想著,自己和林云蘅之間發生了的那些事情。

只能說,緣分來的剛剛好,他們也正好就這么的適應著彼此。

只是,現在,這個世界,還有很多的事情、很多的人要去被守護著,他們之間,暫時,還不能就這么的大白于天下。

再等等……

蕭疏是這樣子安慰著自己的。

他和林云蘅之間的關系,是得到了天道的承認了的,是拆分不開的。

那次,在進入了那個最后的一扇門之后,他成功的將身體里面的魔氣洗滌干凈了,他再也沒有要入魔的危險了。

對此,蕭疏表示,他是既開心又落寞。

開心,是魔氣消散了的話,他就不會再會因為這個事情,而傷害到了林云蘅了。

落寞,是因為隨著魔氣的消散,林云蘅是肯定能夠感覺得到的,所以,他就少了一個理由與林云蘅親近了。

所以,對于這個消散的魔氣,蕭疏也是說不明白自己對它的態度。

不過,魔氣消散了,他身上的那凜然的正氣越累越濃郁了,就好像是隨著他一起出生似的。要是蕭疏不將它們好好的壓制一下的話,那么,蕭疏遇到的那些人,他們的心里面,但凡藏了一絲一毫的陰司的想法,便會被這凜然之氣所傷。

想法少,受到的傷害變少,要是想法多的話,那也就代表著,受到的傷害也不會少到哪兒去的了。

現在,即使是蕭疏將那些正氣壓制住了,但是,他還是能夠察覺的出來,別的人要是對他有了什么不好的心思的話。

而現在,他便已經知道了,嚴淼淼的心里面有鬼。

雖然現在,他并不能讀取那個女人的心里面想的是什么,但是,嚴淼淼卻,得是他好好防備的有一個人了。

不是因為其他,而是因為,嚴淼淼是和云蘅師妹“齊名”的一個人。

那個魔修,雖然在操控著她的身體,但是,他們之前的對話,她卻像是一個局外人一樣,可以很清楚的聽到的。

這里面,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她也是很清楚的。

所以,現在,蕭喻想著要逃避。

她不知道自己應該醒了之后,怎么面對這兩個人,因為,看到他們,她便能夠想到,自己之前,是怎么被這兩個人商量著說的。

是了,雖然,知道并不會威脅到她的性命,但是,她也想著要有人疼有人愛啊!

可是,在這場的對話中,最終,她得到的,卻是這樣的結果。

這叫她怎么辦才好?

她唯有裝作記憶出現了一些的問題,出現了混亂甚至是在他們看來是錯覺的事情,才能夠使自己慢慢的平靜下來。

否則,她感覺自己真的要瘋了。

雖然,知道他們之前說的那些話,是想著要救自己的,但是,說出去的話,跟潑出去的水是沒什么區別的,覆水難收,只要是有了,那邊是會一直有的。

這個事情,如鯁在喉。

但是,她現在,卻是沒有任何的一個合適的人去訴說。

她該怎么辦啊!

蕭喻感覺,她現在,十分的茫然,就好像是一株孤苦無依的浮萍,沒有任何的人會理會她,也沒有任何的人會想著從她的角度思考。

他們知道么?

在自己聽到了他們的“評頭論足”的時候,心里面的那一陣陣的絞痛么?

怕是,不知道的吧!

畢竟,他們一直以為,自己在那段時間里面,是昏迷著的啊!

蕭疏嗚咽著,努力的想要自己不哭出聲來,但是,淚水卻是在漸漸的滑落了。

那個魔修,雖然在操控著她的身體,但是,他們之前的對話,她卻像是一個局外人一樣,可以很清楚的聽到的。

這里面,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她也是很清楚的。

所以,現在,蕭喻想著要逃避。

她不知道自己應該醒了之后,怎么面對這兩個人,因為,看到他們,她便能夠想到,自己之前,是怎么被這兩個人商量著說的。

是了,雖然,知道并不會威脅到她的性命,但是,她也想著要有人疼有人愛啊!

可是,在這場的對話中,最終,她得到的,卻是這樣的結果。

這叫她怎么辦才好?

她唯有裝作記憶出現了一些的問題,出現了混亂甚至是在他們看來是錯覺的事情,才能夠使自己慢慢的平靜下來。

否則,她感覺自己真的要瘋了。

雖然,知道他們之前說的那些話,是想著要救自己的,但是,說出去的話,跟潑出去的水是沒什么區別的,覆水難收,只要是有了,那邊是會一直有的。

這個事情,如鯁在喉。

但是,她現在,卻是沒有任何的一個合適的人去訴說。

她該怎么辦啊!

蕭喻感覺,她現在,十分的茫然,就好像是一株孤苦無依的浮萍,沒有任何的人會理會她,也沒有任何的人會想著從她的角度思考。

他們知道么?

在自己聽到了他們的“評頭論足”的時候,心里面的那一陣陣的絞痛么?

怕是,不知道的吧!

畢竟,他們一直以為,自己在那段時間里面,是昏迷著的啊!

蕭疏嗚咽著,努力的想要自己不哭出聲來,但是,淚水卻是在漸漸的滑落了。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沒有找到此作者的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