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手繁華-第七百五十六章 逃得最快
更新時間:2017-11-12  作者: 云霓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覆手繁華 | 云霓 | 云霓 | 覆手繁華 
正文如下:
»校園小說»»章節目錄第七百五十六章逃得最快章節目錄第七百五十六章逃得最快文/云霓本章字數:2937: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馬車上,皇帝十分狼狽,發髻散亂,面容灰白,一雙眼睛中透著幾分的懼意。

他是沒有想到金人的騎兵那么厲害,不管他動用多少的人馬,都阻擋不住金人的進攻,那些人就好像永遠都打不死一樣,張牙舞爪如同鬼魅,看起來就讓人心驚膽寒。

如果他再晚一點走,定然是性命不保。

“陸瑛呢,”皇帝大喊,“陸瑛哪里去了。”

常安康立即來稟告:“陸大人帶著人在后面阻擋金人。”

皇帝連連點頭,多虧有陸瑛在他身邊。

“皇上,我們……真的就這樣走了?”常安康忍不住低聲詢問。

“不走要怎么辦?”皇帝聲音沙啞,“難道留著被金人抓走不成?”

那倒也不是。

常安康舔舔嘴唇:“陸大人也說,能多堅持一會兒最好,就算我們輸了,王師總歸是為了保護大齊的百姓……”

沒想到陸瑛的這話剛說完,皇上就命身邊所有跟隨的禁軍立即護送他北逃,比當時決定御駕親征時還要干脆。

早知今日何必當初,陸大人還勸說皇上表面上說親征,人只要留在行宮聽消息即可。皇上卻被劉景臣愚弄之后,心中氣憤難平,非要在此戰眼眉吐氣,這才落得如今的結果。

皇帝一臉不耐煩:“朕已經帶兵迎戰金人,百姓還想要朕做什么?朕乃天子,不能出半點的差池。”

常安康不敢再多言。

“皇上,”校尉上前稟告,“慶王來了,就在城外……看樣子是要對付金人。”

皇帝驚詫地睜大眼睛:“你說什么?誰來了?”

校尉道:“慶王……是反賊慶王……”

皇帝怔愣片刻立即急切地吩咐:“我們向西走,快,改變方向一路向西。”

為什么?

趕過來的趙廖正好聽得這話:“微臣已經讓人知會地方布防,如果就這樣貿然改變了方向,之前所有的準備就都……”付諸東流了。

“去北方等著慶王和韓璋來殺朕不成?”皇帝聲音尖厲,“你沒有聽到慶王已經兵臨城下。”

原來是為了慶王。

趙廖舔了舔嘴唇:“慶王像是要對付金人,沒有來追我們的意思。”

皇帝冷笑:“那都是障眼法,他會對付金人?不過就是做戲罷了,好讓眾人相信他就是所謂的仁義之師,金人如此強悍,朕的禁軍都吃了敗仗,他怎么舍得消耗手下的兵馬,那豈不是讓朕白白撿了便宜。”

“他真正的目的是對付朕,”皇帝眼睛中透出幾分睿智的目光,“他就是要讓朕放松警惕,繼續前往北方,其實他們定然在那里等著朕。”

慶王會殺了他,將他的死推給金人,這樣就能不費吹灰之力登上皇位。

皇帝攥緊了手,他做了這么多年的皇帝,對皇位、權利如此的敏感,怎么能沒有半點的察覺,慶王真是小看他了。

“按朕的吩咐去做。”皇帝瞇起眼睛,決不能上了慶王的當。

趙廖只好低下頭:“微臣遵旨。”

大軍匆忙中調轉了方向。

陸瑛接到消息之后,臉色更加的陰沉,他想到了皇上會打敗仗,也知道金人會跟著攻至京城,卻沒想到皇上與死去的太子一樣膽小、懦弱,甚至沒有與臣子商議對策,就命人帶上細軟,倉促地逃出京。

這也就罷了,如今聽說慶王來了,立即改變逃竄的方向。

這哪里是一國之君能做出來的事,相比之下皇帝更像個被官府捉拿,百姓唾棄的反賊。

皇帝見到慶王望風而逃,這樣的消息傳出去,定然會淪為笑柄,而且慶王以不變應萬變,跟在后面就能收到軍心和民心。

大勢已去。

陸瑛心里很清楚,到了如今的地步,皇上已經沒有了半點的優勢,只不過是敗給金人還是慶王的區別罷了。

陸瑛沉聲道:“盡可能地收攏人手,保護皇上和太子。”只有竭盡全力,才能搏出一條生路。

三娘沒想到慶王的兵馬會出現在這里。

突然之間從四周冒出來,打了他們一個措手不及。

慶王不該是忌憚大金,所以才會避開了大金的鋒芒,試圖掌控整個南方,劃江而治……卻怎么會不惜損耗兵馬,揮軍迎擊大金。

這不對,和她掌控的消息有很大的出入,若不是親眼所見,她絕不會相信,慶王就在眼前。

“三公主,王爺讓我們先退走,今晚我們恐怕進不了京城了。”

聽著屬下的稟告,三娘攥起拳頭,這本來是他們最好的機會,皇帝丟盔棄甲,治下的軍隊也是一片慌亂,齊人無心抵抗,他們不但能進京,還會闖入大齊的皇宮。

進京之后便是屠城,讓齊人知道他們大金的厲害。

卻沒想到這一切會突然變了。

三娘沉聲道:“王爺在哪里?不能白白浪費了這次的機會。告訴王爺,慶王進京是為了皇位,不會與我們硬碰硬,只要我們堅持住,慶王就會退兵。”

他們不能被慶王嚇倒,誰先萌生退意,誰就輸了,只要他們堅持,最后走的一定是慶王。

再等一等,定然就會有轉機。

天色漸漸暗下來,一場大霧悄無聲息地降臨到了京城。

騎在馬背之上的金人,第一次在齊地感覺到了寒冷。

從東邊入侵大齊,幾萬兵馬日夜兼程,直逼到京城,他們本要在大齊皇宮中狂歡慶祝,卻被慶王的兵馬阻攔在了城外,時間就這樣流逝下去,他們愈發覺得疲憊,在這種陌生的環境里,緊緊繃起的精神,不敢有半點的松懈。

這種感覺非常不好。

金人將領皺起眉頭,就好像是一個狩獵的人,突然變成了獵物。

“有敵人。”

尖厲的號角聲吹起,提醒眾人御敵,緊接著所有人聽到馬蹄聲響,然后是滾滾而來的塵土。

是騎兵偷襲,看起來有上千人,否則不會有這般的動靜。

“迎敵,迎敵。”金人被迫改變軍陣。

馬蹄聲卻忽然慢慢止住了。

金人將領向周圍看去,在大霧遮掩之下,什么也看不清楚。

副將道:“這是在擾亂我們的心神,不可能會有幾千騎兵在這里,他們是借著大霧在故弄玄虛。”

副將話音剛落,又是一陣清脆的馬嘶聲,仿佛是在招朋引伴。

果然馬蹄聲又響了起來,金人再次握起了手中的利刃。

這次聲音在離他們更近的地方停下。

金人緊繃的手臂已經開始顫抖,卻始終等不到敵人,軍中開始議論紛紛。

“假的,我們不能就這樣被齊人嚇住,”副將道,“齊人哪里來的兵馬,他們只是讓我們不敢去攻城,只要我們繼續前進,到了城下自然也就清楚了。”

這樣焦灼的對峙,總要有個結果。

金人將領終于點頭:“走,按照之前的計劃,一直到城下。”他們不是大齊的皇帝,決不能不戰而退,齊人以為這樣就能讓他們退兵,那么他們的愿望已經會落空。

今天晚了。明天會早點。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txt下載地址:

手機閱讀: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