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手繁華-第七百五十七章 榮耀之戰
更新時間:2017-11-12  作者: 云霓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覆手繁華 | 云霓 | 云霓 | 覆手繁華 
正文如下:
第七百五十七章榮耀之戰

第七百五十七章榮耀之戰

云霓:、、、、、、、、、

“快點,快點。”金人將領不停地催促著,早到一步,就能掌握先機。

接下來只是有馬蹄聲響,齊人軍隊卻一直沒有出現。

“不能放松警惕。”

話雖這樣說,可是面對震耳欲聾的聲音,所有人都開始悄悄地松了一口氣。

真的就是故弄玄虛。

這種事他們在遼國的時候就經歷過,遼人沒有了兵馬,就用幾匹馬拉著車跑動,讓他們誤以為那是遼王身邊的軍隊,就因為這次誤判,才會讓遼王趁機逃脫,之后他們足足用了半年時間才又將遼王擒住。

金人將領不禁一笑,這是大齊衰敗的象征,已經被人攻到城下,他們能做的也就是這些而已。

“說什么慶王到了京城,大約也是大齊的皇帝故意散播的謠言,這樣一來皇帝脫身也就更加容易。”

將軍話音剛落,副將立即來道:“那我們……”

“立即攻城,不要再耽擱了。”

將軍揮揮手,金人立即擺出了攻城的陣勢,這樣的戰場他們見過無數回,攻城略地已經駕輕就熟,登城的爪手、沖車,騎兵和步兵配合,很快就能拿下一城。

“沖啊。”

吶喊聲從金人嘴中發出來,城墻上的大齊守軍開始手忙腳亂地搬動著巨弩,然而對快速移動的金人騎兵卻造不成任何的傷害。

如此守軍就跟紙糊的沒有兩樣,金人立即倍感振奮,呼喊著加快了進攻的速度。

金人將領嘴角慢慢浮起了笑容,他們的沖騎已經為大金立下汗馬功勞,一直生活安逸的齊人,根本不知道要如何應對,因為弓箭對于他們來說根本無用。戰馬上是厚厚的甲胄,就連刀劍不容易穿透,幾千騎兵同時向前推進,就像是銅墻鐵壁,讓人無法撼動。這一仗贏下來,整個大齊也將唾手可得,金人將領握住了手中的劍。

正當金人兵馬全力沖鋒之際,“嘭嘭嘭”突然之間有東西破土而出,最前面戰馬前蹄被阻擋,上面的利刃深深地陷入馬腿之中,戰馬重重地倒在地上。

一條絆馬索出現在金人面前。

正當金人驚慌之際。

第二條絆馬索躍起,幾匹馬又倒在地上,軍陣混亂,騎兵擠在一起。

中了埋伏,金人的攻勢受挫,但他們畢竟一輩子活在馬背上,見過數不清的大大小小戰爭,很快他們就回過神來,立即做出最佳反應,落馬的騎兵變成了重甲兵,揮動長矛刺向一旁拉動了陷阱的齊人,尖利的長矛上噴濺上了鮮血,齊兵倒在地上。

鮮血讓整個金人軍隊一片歡騰,他們挑開了絆馬索繼續向前沖擊,他們料定這已經是齊人最后的招數,他們很快就會取得勝利,如果說方才他們還在小心試探,現在他們已經放手一搏。

整個騎兵軍隊就像從山坡上滾落的巨石,無論是什么都無法阻攔他們的速度,眼見城池就在眼前,金人后方的步軍也準備出動。

馬蹄聲響卻又從他們背后傳來,這一次他們卻不準備上當。

“齊人是在擾亂我們,繼續攻城。”

步兵義無反顧地跟上了騎兵的腳步,他們似潮水般向城門涌去,不知為什么眼前卻一亮,整個天空仿佛突然燃燒起來。

金人們紛紛抬起頭,他們視線中出現了無數燃燒的箭矢,像從天而降的火雨,向他們襲來。

這次是真的了。

齊人真的反擊了,可是他們的軍隊在哪里?

“側后方,在側后方,”金人副將大聲喊起來,“齊人……重騎兵來了。”

印著“齊”字的旗幟隨風飄揚,緊隨其后的是慶王的王旗。

重騎兵手握長毛,威武的戰馬每踏一步,就像是地動山搖。

用重騎兵偷襲這還是第一次見,金人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但是,方才那些古怪到現在卻迎刃而解,齊人之前弄出響動故作疑陣,是因為重騎兵移動不可能不發出聲音,而他們就大意地相信了這是齊人的圈套。

“防御。”金人大聲呼喊。

一個已經做出攻擊姿態的軍隊,很難立即停下腳步轉身對付側后方出現的敵人,有人繼續進攻,有人停住腳步,有人舉盾應對箭雨,四周立即亂成一團。

齊人的重騎兵卻不斷地向他們逼近。

“將軍,左側也發現了齊人。”

齊人用重騎兵從四周驅趕著金人。

“他們是要將我們合圍。”

合圍之后做什么不用說大家就都明白,齊人是要將他們都殺死在這里。

“突圍吧,將軍。”

如今軍陣被破壞,他們沒有半點還手的能力。

金人將領咬牙吩咐:“突圍,快……沖出去。”

突圍命令一下,重步兵立即涌向左方,這是他們早就安排好的,所有力量全力沖擊一側,定會撕出條口子。

后方亂成一團,沖在前面的金人騎兵尚不知發生了什么,正在怔愣間,忽然有兩隊輕騎奔襲而至,又是一陣箭雨從天而降,燃燒的箭矢落在哪里,哪里就燒起火來,尤其是那些沒有被甲胄護住的地方,火會順著那里立即鉆進衣服中,燒得人慘叫連連,身上的甲胄一時半刻卻又不能撕扯掉,只能在地上不停地打滾。

待到金人重騎兵沖向齊人的輕騎時,那些騎兵立即就會散開,沒有笨重的甲胄,他們的速度更快,就在重騎兵的眼皮底下消失的無影無蹤。

“小心布防。”金人不敢再進攻,立即變成了守勢。

齊人卻顯然沒準備就此罷手,外圍的重騎兵已經壓上來,無數的金兵死在鐵騎之下。

金人急于沖出重圍,犧牲了一半的人手才撕開了條縫隙沖了出去。

“快去稟告王爺。”

金人將領呼喊著,帶著金兵倉皇而逃。

兵馬卻奔馳了半個時辰之后不得不停下來,因為不遠處旌旗招展,穿著銀色甲胄的將士立在那里,幾萬兵士整裝待發。

不,應該說是站在陽光下,等著他們,等著這一戰。

哪怕一腔熱血就此灑在這里,也是他們的榮耀,因為這里是他們的家鄉。

沒有血性不是兒郎。

他們不會逃走,他們只會用生命守護這里。

齊軍的最前方,一人一騎站在那里,如同立于峰巔,身上有種蔑視天下的傲氣,無人匹敵的威勢。

金人知道,這就是那個讓人聞之喪膽的慶王。

裴杞堂微微一笑,目光如鋒刃般銳利,他抬起了手:“誅殺金人。”終會有人在戰爭中消亡,但是在此時此刻并不是大齊。

我以為,這一戰還是不能省略去寫的。

大家手里還有沒有月票,助力教主一下唄,(°‵′)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手機版閱讀網址:m.逼qubook

相關、、、、、、、、、、、、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