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手繁華-第七百五十八章 人不為己
更新時間:2017-11-13  作者: 云霓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覆手繁華 | 云霓 | 云霓 | 覆手繁華 
正文如下:
歡迎光臨樂文,本站永久無彈窗廣告。

第七百五十八章人不為己

第七百五十八章人不為己

作者:云霓

一秒記住樂文Www.Lewen.La,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齊人的兵馬直逼而來,已經潰敗過一次的金人,更加手足無措,當他們提起手中利器時,才發現已經失去了全部的力量。

齊人的鼓聲,齊人的聲音回響在耳邊,提醒他們是一群外侵者。

踐踏別人的國家和土地,必然要付出血一樣的代價。

金人將領眼看著他們引以為傲的騎兵被慶王帶著的軍隊吞掉,他心中不禁一陣膽寒,按照王爺的計劃,他們攻下京城之后,王爺帶兵奇襲周邊重鎮,這樣一來就算是韓璋守住了北疆,也沒有了用處,大齊的河北、京東幾路都在他們的手心里。

卻沒想到他們才出兵就遭受重創,王爺和三公主布置已久的南下計劃,恐怕已經是名存實亡了。

因為……大齊還有慶王。

想到這里,他覺得一暖,一支火箭落在了他身上。

“皇上,前面不能走了。”

常安康聲音發顫:“有人堵住了我們的去路。”

“是誰?”本來就戰戰兢兢的皇帝,頓時起了一身的冷汗,“是誰攔著我們,是不是慶王。”

“不是,”常安康道,“是一群百姓,那些人不知道從哪里聽到了消息,在前面請命,求皇上帶兵抵抗金人。”

“他們找死不成?”皇帝瞪圓了眼睛,“將他們都轟開,朝廷的事也是這些人能夠明白的……”

皇帝的臉上一片烏青,覺得自己要喘不過氣來,這都什么時候了這些刁民竟然還不知輕重。

“這些刁民怎么就不明白,朕有事,大齊就完了,他們也都會死,”皇帝道,“他們應該幫朕。”

皇帝的眼睛更紅起來:“他們定是被慶王唆使……”

提起慶王,常安康不知怎么說才好:“皇上,慶王在京城打了勝仗。”

怎么可能。

他怎么可能打勝仗,皇帝覺得胸口一滯,額頭上青筋浮動,表情變得猙獰:“你們是不是在騙朕……”

見到皇帝這般模樣,常安康立即勸說:“皇上您千萬不要動氣,慶王定是早有預謀,就都等著您離京之后趁虛而入。”

這話是什么意思。

皇帝伸出手五根手指如同鷹爪般捏住了常安康的喉嚨:“還有什么事瞞著朕,說……都給朕說出來。”

常安康哆嗦著嘴唇:“慶王……占了……京城。”

皇帝身體一陣搖晃,常安康的話如同重錘般狠狠地落在他的心頭,砸得他耳邊一陣嗡鳴。他的京城,他的宮殿,他的帝位,他所有的一切。

都被慶王這樣占了。

竟然不是金人,不是金人……

而是他的侄兒,終究還是同室操戈,他早就料到會有今日,只是手下留情沒有斬草除根。

“朕……好恨……”皇帝瞪圓了眼睛,直直地向后倒去。

宮人見狀立即上前又是掐人中,又是拍后背。

“皇上,”常安康尖聲道,“您……別嚇奴婢們。”

半晌皇帝才喘過氣來:“他……稱……帝了?”

“沒有,”常安康道,“他還是慶王。”

因為他還活著,皇帝忽然笑起來,笑聲如同破舊的風箱,發出“刺啦啦”的響動,皇帝道:“他不敢,他不敢,除非朕死了,他不敢。”

只要他還活著,慶王就只能是慶王,否則慶王永遠都是謀朝篡位的亂臣賊子。

“哈哈哈。”

皇帝笑聲越來越大:“慶王有種就來殺朕,他不敢,你們都知道嗎?他不敢向朕下手。”

皇帝半天才停下來,氣息不穩之下又開始不住地咳嗽,折騰了半晌才喘著粗氣躺在馬車上。

“皇上,我們現在該怎么辦?前方是過不去了,后面又……只怕慶王的兵馬會立即追上來,即便不是慶王,還有金人,金人被慶王打紅了眼睛,集結更多的軍隊前來攻打我們大齊。”

“都是他,”皇帝道,“這……都是慶王……的錯,大齊……若是有……半點……差池,列……祖……列宗不會放過……他,不會……放過他。”

“陸瑛……呢?趙廖……呢?他……們……哪里去了,”皇帝伸出手道,“叫他們……將百姓……沖散,朕……一刻也不能……耽擱,朕……要離開……這里,立即……離開……這里……”

他方才雖然那般說,終究只是自欺欺人,他不能被慶王追上,慶王一定會殺了他,他不能死,為了大齊,為了皇位他還不能死,他是身兼重任的人,他要為大齊活著。

常安康稟告道:“陸大人和趙大人已經去想辦法,若是能讓地方官員安撫好百姓,我們就可以繼續前行……”

“朕還會怕這些刁民不成?”皇帝道,“讓皇城司將人都趕開,再有鬧事者,格殺勿論,立即就去,聽到沒有。”

常安康不敢怠慢:“奴婢立即去辦。”

陸瑛只聽到有人大喊一聲,外面的人群就像炸開了鍋般鬧起來。

“殺人了,朝廷殺人了,他們不殺金人,只會對付手無寸鐵的百姓。”

“昏君,他是昏君,將昏君拉出來。”

陸瑛心一沉,皺起眉頭,定是他離開的功夫,皇帝命人強行對付百姓了,在這種時候,若是連百姓都不再擁護王權,皇帝可就真的一無所有。

陸瑛快步走出去,剛到了院子里就聽到趙廖道:“陸大人,您還要保皇上嗎?”

趙廖看著憤怒的百姓,臉上滿是苦笑:“百姓說的也不無道理,我們這樣東躲西藏,早就不配被稱為王師,如今金人大舉進攻齊地,趁著我們手上還有武器,總該為百姓做點事才對。”

陸瑛并不覺得意外,緩緩轉過頭來:“你要投靠慶王?”

趙廖搖了搖頭:“我從沒想過,只是如今……能夠帶兵抗擊金人的也只有慶王爺了,我不會去找慶王,我只是……想回到老家相州,守住北方的城池。”逃離京城的路上他想了許多,從前是放不下這個指揮使的職司,趙家世代深受皇恩,他不可做出背信棄義之事,可現在強敵環伺,這些就已經不再重要。

陸瑛點了點頭,趙廖的話既然已經說出來,就是必走不可。

趙廖嘆口氣:“陸大人我勸你也早些回頭,有些人,有些事不值得。”

陸瑛目光一暗,臉上露出幾分的傷感:“你說得對,只是……我與慶王有些恩怨,”說到這里他聲音一顫,“終究是永遠不能釋懷。”

這些決定了他們必然要對立。

陸瑛道:“這么說,我們今天并肩站在這里,下次見面的時候說不得就各為其主……”

趙廖想要反駁,卻又不知說什么,他今天一走,在皇上心里就是亂臣賊子,陸瑛的話卻不無道理。

陸瑛拿起了隨身的水囊遞給趙廖:“你能告訴我這些,也不枉我們相交一場,我就以水代酒,算是為你踐行,只希望來日若是相見,不要太過傷感。”

趙廖微微一笑,打開水囊喝了一口,遞給了陸瑛。

陸瑛剛將水囊湊在嘴邊,卻又慢慢地放下,仿佛想到了什么,他的表情也變得有些深沉。

陸瑛深深地望著趙廖:“總有一天你要遇到慶王的人,有封信我想托你轉給慶王妃,”說著他向周圍看了看,“這里不是說話的地方,你跟我來。”

趙廖對陸瑛和慶王妃的事也有所耳聞,陸瑛與慶王的恩怨應該就來源于此。

兩個人走到僻靜處,陸瑛從懷里拿出一封信遞給趙廖。

趙廖接過去:“若是我能有機會……定不負你所托。”

“這樣就很好了,”陸瑛面容舒展了些,殷切地望著趙廖,“我一直都以為我做這些事,她會阻止我,哪怕是一個眼神,一封信,我也許都會回頭做一個好人,可是我終究沒有等到,或許……我想要的就是這樣的結果。”

趙廖不明白這些話到底有什么含義,但是他知道這個“她”說的就是慶王妃。

趙廖剛想到這里,不知怎么的,肚腹之間忽然傳來一陣疼痛,他的身體不由地一抖,冷汗立即從頭上淌下來。

人總是要為自己做出選擇。

特別是在這種時候。

本站、、、、、、、、、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