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手繁華-第七百五十九章 必死無疑
更新時間:2017-11-14  作者: 云霓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覆手繁華 | 云霓 | 云霓 | 覆手繁華 
正文如下:
第七百五十九章必死無疑

第七百五十九章必死無疑

云霓:、、、、、、、、、

不過一眨眼的功夫,那痛楚愈發的劇烈,仿佛是一柄刀刃刺進了他的身體,將他的五臟六腑全都攪碎。

“你……”趙廖想起陸瑛遞給他的水囊,一臉的不可置信,“是你……”他抽出身側的長劍,劍尖一抖向陸瑛刺去。

只是他剛剛伸出手臂,立即從兩邊沖出兩個人來,一個阻擋了他的攻勢,另一個毫不留情地將長劍刺入他的身體。

劇毒和劍傷讓趙廖無法支撐,踉踉蹌蹌地向后退去,鮮血從他的身體里涌出來,眼前已經是一片模糊,身體靠在墻壁上動彈不得。

陸瑛道:“你也算為國捐軀,到了相州之后,我會告訴趙氏族人供奉你的牌位,你安心去吧!”

殺了他,陸瑛就可以去相州,就能在那里堅持下去。

原來是這樣。

不知怎么的趙廖并不覺萬分怨恨和害怕,他只是想起了慶王和他說的話,他總覺得他還有機會,還有機會與慶王并肩作戰,原來他已經沒有了機會。

趙廖一口熱血噴在地上,再也沒有了氣息。

陸瑛看向下屬:“立即找個地方掩埋了趙指揮使,別人問起,就說趙指揮使去尋皇上了。”

現在亂成一團,誰也不會起疑心。

陸瑛道:“趙主子和太子爺呢在哪里?”

下屬躬身道:“就在城外不遠處等著您呢。”

陸瑛微微思量:“皇上呢?”

閔子臣走上前:“皇上受了驚嚇,加上百姓攔車,于是帶著內侍和宮人、皇城司的護衛先離開了。”眼前發生的一切讓他仍舊驚魂未定,沒想到陸瑛轉眼之間就殺死了趙廖。陸瑛說趙廖恐怕不會與他們走到最后的時候,他還有些懷疑陸瑛的判斷,現在陸瑛的話得到了證實。

“多虧事先有所準備,”閔子臣低聲道,“否則現在的局面,我們只能束手待斃。”趙廖若是離開,定會帶走很多兵馬,沒有人手他們就只能等著被金人或者慶王殺掉,雖然他覺得殺了趙廖有些殘忍,兩個陣營,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閔子臣道:“我們要不要追上去?”

陸瑛搖搖頭,皇上會這樣也在他的意料之中,所以他早就做了安排。

陸瑛抿了抿嘴,看向閔子臣,“告訴大家,我和趙指揮使商量好,趙指揮使帶著幾個親信追皇上,我們要將太子爺送去相州安頓。”

閔子臣點點頭:“只怕他們沒那么容易會相信。”

陸瑛知道不容易,他在朝中沒有根基,到了關鍵時刻并不能壓住所有反對的聲音,但是有一個人可以。

“讓趙主子看看趙廖的尸體,趙廖身上還有一封與慶王來往的信函,趙主子一看便知。”

這是個好法子。閔子臣點了點頭,就要離開。

“子臣,”陸瑛將閔子臣喊住,“你想好了嗎?真的要跟著我走?即便是我們順利到了相州,也很難會有一個好的結果。”

“慶王贏了金人,在大齊就成了最有威望的人,假以時日皇上駕崩,是選擇尚在襁褓中的乳兒,還是選勢頭正旺的慶王,是顯而易見的事。即便是慶王輸了,以我們的力量也很難對付金人,我們只能盼望局勢暫時平衡,我們能夠利用大儒口中的禮儀,網羅更多人手,希望在最終關頭,能贏上一局。”

這個機會卻很渺茫。

閔子臣知道會有這樣的結果:“我知道,只要選了就要走下去,就算輸也輸的心甘情愿。”

看著閔子臣的背影,陸瑛手指微微合攏。趙主子會答應和他配合走出這一步的。

因為,皇帝、慶王。

先死掉的一定是驚慌失措的皇帝。

皇帝已經無法挽救,現在他們就當皇帝已死,甩掉這個包袱,他們才可能會活下來。

從白天逃到黑夜,又從黑夜走到天亮,然后再進入黑夜,就這樣倉皇的逃命,不知多少天了,皇帝甚至沒有睡過一個囫圇覺。

這一路上,他們遇到了金人,遇到了慶王的人,改變了無數次方向,身邊的人越來越少,依舊沒有擺脫慶王的糾纏。

皇帝只覺得渾身說不出的疼痛。

“歇一歇……”

皇帝喘著粗氣。

“歇一歇。”

他真的要歇一會兒,他的骨頭已經要散架,皮肉如同割裂般的疼痛,再不歇一會兒,他都會死在馬背上。

“現在到底怎么樣了?”

皇帝有氣無力地詢問,這么多天了,陸瑛和趙廖竟然都沒有找到他,要么他們是被慶王的兵馬截住,要么……他們已經死了。

想到這里,皇帝打了個冷戰,真的是這樣,他該怎么辦?他帶著這些人能去哪里?

常安康端了一碗水送到皇帝跟前,水泛著黑黃的顏色,不過這已經是他們能找到最好的東西。

皇帝舔了舔干裂的嘴唇,他不想喝這些東西,可是他嗓子里仿佛要冒出火來,灼熱的痛感最終戰勝了一切,他奪過碗一口氣喝了下去。

又咸又腥的味道讓皇帝不禁又嘔了出來。

“天家,”常安康拍著皇帝的后背,眼圈也紅起來,“您受苦了,大齊這么多年哪有一位皇帝向您這樣……”

皇帝半晌才緩過來,虛弱地靠在樹干上:“到底有沒有打聽出消息。”

“慶王,”常安康道,“在南方調了十萬兵馬,已經渡江來到了淮南,金人的軍隊也被限制在青州以西,京城附近安然無恙了。”

這么快。

他竟然這樣就穩住了局勢。

皇帝眼前一陣暈眩,這樣下去,慶王就可以騰出手來對付他了:“東平呢?有沒有回信。”若是東平能將他接去西夏,就能化解他如今的危機。

他可以和西夏永遠交好。

常安康垂下頭:“西夏派兵和淮南王、榮國公在西北抵抗金人。”

也就是說,西夏也投靠了慶王。

那他這個皇帝呢?他們有沒有將他這個皇帝放在心上。

“反了,他們都反了,”皇帝瞪圓眼睛,“他們都要……來對付朕……朕……”

皇帝話音剛落,侍衛匆匆趕過來:“慶王兵馬就在附近,皇上您快些上馬,我們……得走了。”

皇帝被人拖上了馬背。

“桀桀桀”周圍傳來一聲怪笑,“慶王被當做反賊捉拿的時候,被朝廷兵馬追著四處躲藏,可沒有你這樣沒用啊。”

讓他再活一晚上,然后我家枸杞就要稱霸嘍。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手機版閱讀網址:m.逼qubook

相關、、、、、、、、、、、、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