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手繁華-第七百六十章 死在泥坑
更新時間:2017-11-15  作者: 云霓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覆手繁華 | 云霓 | 云霓 | 覆手繁華 
正文如下:
正在閱讀

第七百六十章死在泥坑

“在哪里?”皇帝驚恐向聲音處看去,“人在哪里?”

侍衛立即將皇帝圍在中央。

這些日子,他們雖然東躲西藏,但還是第一次這么近距離地遇到敵人,周圍充斥著緊張的氣氛。

正當眾人慌亂間,一支箭破空而來,皇帝身邊的侍衛抽刀阻擋,卻只碰到了箭尾,那支箭偏了方向從皇帝身邊擦過。

皇帝如同石像般僵在馬背上,死亡就離他那么的近,讓他幾乎不敢相信,他們真的要殺死他。

他們要弒君。

弒君之罪他們就不怕寫入大齊史冊,被后人唾罵嗎?

他們怎么敢毫無忌憚地這樣做。

“放肆。”皇帝張開嘴,卻發出一個微弱的聲音,他感覺到力量正從他手心里消失,他再也不是那個坐在龍椅之上,能夠決定任何人生死,至尊無上的君王。

怎么會到這一步。

先皇駕崩的時候,他坐在龍椅上心中狂笑,從此之后再也沒有人威脅他的位置,若是誰敢心存妄想,那么他會毫不留情地殺掉那些人,他卻確實這樣做了。

“哈哈哈。”震天動地的笑聲驚起了山中的鳥兒。

皇帝的臉色變得鐵青。

不是一個人,是很多人在這里,一雙雙的眼睛都望著他,如同在看一個被綁縛住手腳等待被放血的獵物。

“放過朕,”皇帝聲音發顫,“朕會……封賞……你們……給你們……加官進爵……朕說到……做到……”

忽然有人問道:“給我們什么?金人的官爵嗎?”

皇帝如同被人潑了一盆冰水,他們這是在折辱他,他們有什么資格,竟然敢跟他這個皇帝這般說話。

“大膽,”常安康的公鴨嗓響起來,“你們怎么敢這樣不知禮數,隨意頂撞皇上。”

“他說他是皇帝?見到金人扔下百姓,夾著尾巴逃竄的皇帝你們要嗎?”

“傻子才會為他賣命。”

聲音越來越近,然后是雜亂的腳步聲,悉悉索索地踏著落葉慢慢地靠了過來。

胯下的馬都開始不安地踏著蹄子,皇帝吸了一口冷氣。

“快走……走……”皇帝渾身汗毛豎立,雙腿不由自主地用力。

這些人顯然不會被他收攬。

他只有逃走。

當年惠王謀反的時候,他就是這樣讓大軍圍攻惠王,將惠王逼得無路可走,最終將惠王一黨擒獲。

現在他面臨的何嘗不是這樣的局面。

“保護皇上,向西走,快……”

新一輪的逃命,竟然比皇帝想的要容易些,很快就沖出了慶王軍隊的包圍,也許這次他又能逃脫。

皇帝心中浮起一絲期望。

“甩……掉了……沒有?”皇帝張開嘴,嘴里是腥甜的味道,這樣的顛簸,已經讓他將嘴唇咬爛,手腳完全沒有了感覺。

“還沒有,他們就跟在后面。”

只要被追上,就是死,在后面的侍衛已經又少了十幾人。

慘叫聲傳來,如同一柄刀刺進了皇帝的心上,沒有援軍,沒有人幫忙,他能做的只有一直跑下去……

“走……”皇帝有氣無力地吩咐。

一天一夜的奔逃,皇帝已經如同一灘爛泥。

“他們又來了。”

一次一次地被追上,就好像在玩一個虐殺的游戲。

皇帝眼睛深陷,披頭散發,如同乞丐般,伏在馬背上,大口大口地喘著氣。胯下的馬顯然也已經不堪重負,說什么也不肯再走了。

“跑不動了?”

諷刺的聲音再次傳來,“我們做了約定,只要你跑,就不殺你怎么樣?”

皇帝腳一軟整個人從馬背上掉下來。

這是他讓沈昌吉殺犯人時用的法子,他們是故意要用在他身上。

說話的人終于從樹林里走出來,握著一柄染血的刀,鮮血不停地從刀尖上淌下來。

皇帝牙齒打顫,那柄刀上的血仿佛就是他的。

皇帝吞咽一口:“朕是天子……是慶王的長輩……慶王應該給朕應有的尊重。”

馮師叔將嘴里的草莖吐出來,那吐沫仿佛迎著風吹到了皇帝臉上:“你還配姓齊嗎?”

還配嗎?

關鍵時刻只會奔逃的人,沒有了任何的尊嚴,乞求別人饒恕的人,怎么配做天子。

皇帝的眼淚涌出來,若是這樣都不行,是真的要他的性命,慶王還想讓他怎么做。

“若是他放過朕,朕可以寫一份詔書,讓他承繼皇位。”皇帝拼盡了所有的力氣。

對,他可以給慶王這個來換取他的活命。

這是慶王最想要的,他們會答應,一定會答應。

“可惜了,”馮師叔癟了癟嘴,仿佛要為皇帝掬一把傷心淚,“那有什么用處?連自己皇位都保不住的人,還許諾別人,真是不知羞,怪不得慶王和太后都不肯來見你,你還不如那個死去的寧王。”

皇帝聽著這話,整個人如同打擺子般抖動。

常安康上前攙扶住皇帝:“天家,我們快走吧,跑過前面的那片林子,說不定就有了希望,陸大人和趙指揮使還在等著我們。”

皇帝點了點頭。

二十幾個人在樹林里穿梭,每跑一步仿佛都落在了刀刃上,讓皇帝疼得汗透衣襟。

這樣的疼痛,這樣的恐懼,比死更要難受。

皇帝覺得自己的腿仿佛已經被磨碾成了碎末,身體淌著血水,滴滴答答地流下來。

他已經不怕死,因為現在他生不如死。

早知道會這樣,他情愿不逃,就留在京城與金人決一死戰。也不會落得如今的地步,被百姓唾罵,被慶王侮辱。

停下來喘息,立即就有兵馬追了上來。

天空下起了雨,濕冷如同刀鋒,毫不留情地吹在皇帝身上。

太苦了,生不如死的苦楚。

宮人和侍衛都去阻擋叛軍,皇帝手腳并用地繼續向前跑去,身后的黑影卻始終跟著他,只要他停下來黑影就靠近幾步。

皇帝驚懼中,腳一滑摔進了爛泥里。他仿佛忘記了掙扎,任由泥水涌進了他的口鼻。他已經無法喘息,他記得他處死慶王之前,太后求他網開一面,不要趕盡殺絕。

他沒有聽。

所以今天這個結局,是他當年一手為自己安排好的。

他不想死啊,皇帝的拼命地向外吐著泥水。

可是他卻逃不動了,因為這一切太苦了。

皇帝動了幾下,終于沉下了他的頭顱。

淹死在泥坑的皇帝,皇帝再見。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