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手繁華-第七百六十八章 必須接受
更新時間:2017-11-24  作者: 云霓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覆手繁華 | 云霓 | 云霓 | 覆手繁華 
正文如下:
第七百六十八章必須接受

第七百六十八章必須接受

小說:、、、、、、、、、

瑯華剛剛起床,蕭媽媽立即帶著人上前服侍。

蕭媽媽低聲道:“閔大小姐還在門口等著呢。”

瑯華點點頭。第一次知道阿宸喜歡陸瑛的時候,她的心情十分微妙,雖說她已經與陸瑛退婚,可是仍舊不免會對阿宸失望,所以過了許久,她才能公正地勸說阿宸一句,希望阿宸懸崖勒馬。阿宸與陸瑛并不合適。

卻沒成想阿宸就這樣認定了陸瑛,可惜的是,直到現在阿宸也沒有看清楚陸瑛到底是個什么樣的人。

盲目的喜歡一個人,想要苦求一個結果,是沒有任何用的,那不過是阿宸心中的一個執念。

所以她真的已經沒話跟阿宸說。

“王妃,”阿莫進來稟告,“閔大小姐暈倒在門口了。”

連日奔波,加上滿懷心事也難免會這樣。

“將她安排在北院,讓郎中去看看吧!”

郎中幾根針下去,閔江宸悠悠醒轉,還沒有看清楚眼前的情形,她已經模模糊糊地喊起來:“瑯華……瑯華……”她真的有些話想要跟瑯華說。

這一路上,她就是抱著這樣的心思,才堅持到了京城,無論如何她也要見到瑯華。

閔江宸的手在半空中揮舞。

“阿宸你總算是醒了,真是要嚇死母親了……”

閔夫人用帕子擦著閔江宸額頭上的汗珠。

“阿宸,慶王妃忙著打理京都的事務,如今騰不出功夫來,你也該懂事了,不要仗著與慶王妃相識就胡鬧。。”

“最……后一……次,”閔江宸仿佛是在乞求,“真的是……最后……一次,母親您就再縱容女兒一次。”之后她再也不會去想別的,都聽從族里的安排,哪怕青燈古佛一輩子。

“你想要說什么?”

瑯華撩開簾子走進屋子,清澈的聲音仿佛讓整個屋子都亮起來。

閔夫人低下頭立即上前行禮,在瑯華面前,她只會覺得自慚形穢,如果不是因為老爺和顧、閔兩家的關系,慶王妃不會再理會她們。

閔江宸支撐著起身,紅腫的眼睛迎上瑯華的目光:“瑯華,你來了,你還是來了,我就知道……你不會不理睬我。”

瑯華坐在錦杌上,示意屋子里的人退了下去,抬起頭來:“有什么話你就說吧。”

閔江宸攥緊了手,像是握住了一根救命的稻草:“瑯華,你救救陸瑛吧,陸瑛人不壞,他不是故意要與金人為伍的。”

瑯華眼睛微微發亮,仔細地看著閔江宸:“那你說他是為什么?”

最后一次機會。

閔江宸的心亂跳個不停,所有的血液都沖上了頭:“瑯華,陸瑛是放不下……”放不下你,所以才會一心想要與慶王對立。

如果不是這樣,陸瑛不會做出傻事。

閔江宸說完話乞求地望著瑯華,只要瑯華能寫封信給陸瑛,定然會讓陸瑛回心轉意,只有瑯華能夠做到。

屋子里安靜下來。

閔江宸從瑯華眼睛中看到了失望,如同吹滅了最后一盞燈,剩下一片漆黑。

為什么?閔江宸不明白,她說錯了什么?

瑯華站起身,向外走去。

閔江宸急切地差點從床上撲下來:“瑯華,你別……生氣……我沒有……別的意思……我只是……”

瑯華停下腳步,臉上滿是憐憫的神情:“你覺得陸瑛做的一切都是因為我,他不肯接受你也是因為還沒有忘記我。”

閔江宸嘴唇嗡動,她是這樣想,可是此時此刻她卻不敢說出口。

瑯華道:“阿宸,你可以喜歡一個人,卻不能因此變得愚蠢。你以為了解他,其實只是你的妄想和揣測,陸瑛不能接受你,都是因為你自己,你沒有讓他動心。”

這話像一柄刀扎在了閔江宸的胸口,閔江宸幾乎支撐不住就要倒下來。

瑯華道:“你以為他真的投靠了金人嗎?真的是這樣你們早就死在了相州城外。”

閔江宸瞪圓了眼睛:“瑯……華,你這話……是……什么意思?”

瑯華走到門口,陽光撒落在她的肩膀,她的臉上是不容置疑的篤定:“陸瑛不會投靠金人。”

“投靠金人最終換來的不過是一世罵名,他要的卻是爭得一席之地,如果贏了金人,就能為齊蔚爭來名聲和百姓的支持。”

“不……不……不……”閔江宸尖叫,“不是真的,不是真的,我是親耳聽到,我聽到他與金人在交談,沒有錯,沒有錯。”

“一定是你想錯了,你錯了。”

“我沒錯……我沒錯。”

閔江宸漸漸變得癲狂,喊叫了一會兒卻伏在閔夫人懷里哭起來。

“不是這樣……我是要幫他,不是要害他,我不想來京城,我只是……他做了錯事,如果他沒錯,我們這是在做什么?我做了些什么啊!”

撕心裂肺的叫喊,讓院子里的閔子臣臉色變得鐵青,他竟然從來沒有想過,陸瑛有可能是在騙金人,陸瑛是詐降。

他對陸瑛并不信任。

他突然想起陸瑛留給他的一句話:“不到萬不得已,要殊死抵抗。”

他那時并沒有放在心上,現在他卻明白過來,所謂的萬不得已,就是離開相州,帶著趙氏和齊蔚一起逃離,萬一金人沒有上當,他要保護齊蔚,讓齊蔚活下來。可是在此之前,他要守住相州城和趙氏母子。

他沒有等到打仗就倉皇逃竄,將相州扔給了陸瑛一個人支撐。

閔子臣渾身的力氣仿佛都被抽光了,一步步向后退去。

為什么陸瑛不告訴他實情。

閔子臣想到這里不禁笑出聲,因為他不堪重用,陸瑛早已經看透。

“是我害了他,”閔子臣雙手顫抖,“我該回相州去……我……”

“來不及了,”瑯華道,“既然做出了選擇就不能后悔。”也許這個結果也是陸瑛想要看到的。

想要跳著寫來著,畫面感雖然強,但是情緒會斷,所以還是改回來了。

于是晚了,那么明天繼續吧

瀏覽閱讀地址:/fushoufanhua/8731499.html

小說5200相關、、、、、、、、、

就在你最值得收藏的著筆中文網

閩ICP備16018243號1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