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手繁華-番外:回去(求月票)
更新時間:2017-12-01  作者: 云霓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覆手繁華 | 云霓 | 云霓 | 覆手繁華 
正文如下:

“發榜了,發榜了,”吆喝聲從門口傳來,“大爺高中了。”

堂屋里閔夫人站起身,滿臉欣喜地看向旁邊的閔子臣:“上天保佑,老爺保佑,子臣考中了……”

兩年了,家里終于迎來一件喜事,閔夫人雙手忍不住顫抖。

閔子臣卻是神情沉穩,一直等到小廝進門才道:“是甲科還是乙科?”

小廝滿臉笑容:“乙科頭名,乙科的大榜上少爺的名字是頭一個。”

閔子臣點了點頭:“我知道了,你去吧!”沒有十分高興,也沒有十分失望。

閔夫人不禁鼻子一酸,眼淚差點就落下來,自從回京之后,兒子就一直悶悶不樂,聽說了陸瑛的死訊,從此之后更是很少出門,將自己關在屋子里讀書。

這一讀就是兩年。

終于朝廷開恩科,她期盼子臣中榜之后會有改變,可是現在她的心卻漸漸沉了下去。

也許這就是閔家的報應。

先是對不起皇后娘娘,然后背離了陸瑛,陸瑛死了反而得到了解脫,而他們卻還要苦苦煎熬。

閔夫人看向閔子臣柔聲道:“考中了是好事,恩科中榜的士子都要去面圣,你要仔細準備準備。”

盼著考中,考中了卻不知是福還是禍。

子臣總是跟著陸瑛離京的人,雖然朝廷允許他參加科舉,將來入了仕,只怕也會受影響,皇上自然不會在意這種小事,但是衙門里的官員不一定會這樣想。當時趙太妃帶著襄郡王偏居一隅的時候,帶走了不少的人,子臣不愿意離京,他們也就被留下來,雖然說生活照舊,可是許多人家也不愿意與他們來往。

“哥哥考中了嗎?”閔江宸走進屋內,消瘦的臉上帶著一絲的欣喜。

閔夫人點點頭:“一會兒朝廷就會來報喜了。”

“那要有個思量才好,”閔江宸道,“是不是讓人去問問,不知會給哥哥什么職司。”

閔夫人正要應和,閔子臣搖了搖頭:“不用去問了,我已經有了思量,等到面圣的時候,我會向皇上求情,求皇上看在父親的面上,應允我……”

閔夫人詫異地張開嘴:“你……這是要做什么?難不成要求官不成?既然考上了進士,就和旁人一樣,一點點地做起,不要有太多的妄想,萬一皇上……”她急得說不出話來,閔家是有罪之人,朝廷允許子臣參加恩科已經是皇恩浩蕩,他們怎么能得寸進尺。

“子臣,”閔夫人道,“我們家如今已經這個樣子,你可不能再犯錯了。”

閔子臣低頭道:“兒子知道。”經歷了這么多之后,他已經知道自己該去做什么。

朝廷正式文書下來,閔家宴請了一桌客人,閔子臣妥帖地將客人送走,這才帶著小廝騎馬向城外去。

城外一處敝舊的院子內,荒草叢生,一個駝背的老家人在不慌不忙地掃著落葉,穿著粗舊衣衫的婆子攆著站在磨盤上的雞,兩個人半晌才看到閔子臣。

“你是誰?來這里做什么?”老家人不耐煩地問。

閔子臣道:“陸老太太是住在這里嗎?”

婆子怔愣了片刻,然后舔了舔嘴唇慌忙不迭地點頭:“在……在……你是說忠義侯的祖母嗎?我們陸老夫人……在這里……”

陸瑛的祖母。

那個從小看著陸瑛長大的人,陸老太爺和陸文顕死了之后,一直跟著陸瑛來到京城。

閔子臣走進屋子,一股發霉的味道撲面而來。

“老夫人有些不清楚了,您也不要介意……要不然我還是收拾收拾您再去看吧!”

閔子臣道:“沒關系,我是忠義侯的朋友,以前也曾見過老太太。”

閔子臣說著推開了門。

騷臭的氣味直熏得人眼睛發疼,閔子臣卻仿佛沒有任何的感覺,徑直向臨窗的大炕上看過去,一個人縮在土炕上,顫巍巍地抬起頭向閔子臣看過來,半晌才道:“是文顕嗎?文顕回來了?快……你父親在書房里等著你……”

陸老太太說到這里壓低聲音:“你父親為你求來了一位大儒,你跟著……好好學……將來必然能考取功名。”

陸老太太說著揮揮手:“快去……快去啊!”

閔子臣沒有動,半晌才道:“你還記得陸瑛嗎?您的孫兒陸瑛。”

“陸瑛?”陸老太太嘴唇嗡動,“是哪家的孩子?誰……我不識得……文顕……你回來了?你父親在書房里等著你……你快去……”

門口的婆子見狀立即走進屋:“老太太您忘記了嗎?陸瑛是忠義侯啊,您的孫兒,您怎么能不記得呢?這位是忠義侯的朋友,專程來看您的。”

陸老太太卻不停地搖頭:“不識得,不識得……你們說的是誰?他不是文顕嗎?快把文顕叫回來,快去啊,這孩子……要急死我……他要急死我不成。”

婆子搖晃著陸老太太,陸老太太奮力地掙扎。

閔子臣看了一會兒,轉身走出了門。

婆子立即又跟過來,眼睛中閃動著渴望。

應該是希望他拿銀錢來接濟。

閔子臣卻不做停留轉身上了馬,身后傳來婆子的聲音:“哎呦,這夭壽的老太婆,怎么還不死,每次都是她壞事,哎呦我是造了什么孽,要來侍奉她……”

閔子臣抬起頭看著碧藍的天空。

陸瑛,竟會沒有人記得你。

也好。

這個一心想要喝你的血,利用你的陸老太太如今是這個模樣,她要一輩子等,等那個能讓她富貴榮華的人回來。

她永遠要在等待中煎熬。

早在京城被寧王圍困的時候,陸老太太就病倒在床,幾次三番地以此為借口請陸瑛回去主事,甚至騙陸瑛,陸老太太已經時日無多……

這么多年過去了,陸老太太卻還活著。

可是,陸瑛,你去哪里了?

你為什么死了。

或許這就是道理,每個人終究要有自己的去處。

大殿上,閔子臣跪下來。

一起同行的進士都慢慢退了出去。

雙膝落地,他緊張地攥起了手。

本來一切都想好了,要在大殿上說出自己的請求,不論什么結果他都會接受,可是真的到了這時候,他還是不免緊張。

因為坐在皇位上的人有一種威勢,讓他動不得那些小心思。

皇上沒有登基之前他是見過的,那時候他并沒有在意,自大的以為一個反賊終究難成大器,事實證明他要為自己的輕狂和愚蠢付出代價。

大齊漸漸繁榮起來,不久的將來或許就會出現前所未有的盛世。而那個可笑的先帝早就如同陸老太太一樣被人遺忘在了陰暗的角落。

“求皇上恩準,臣請求去往相州任一縣主薄。”閔子臣一頭叩在了地上。

當年他錯了,如今他要為自己的錯做出彌補,哪怕是一輩子。

正紅色的長袍舒展,上面的伏著的金龍仿佛欲騰空而起。

閔子臣額頭上已經滿是汗珠。

清澈的聲音從閔子臣頭頂響起來:“你可知相州?”

閔子臣低頭:“戰前六萬七千八百三十一戶,戰后一萬兩千零三戶,兩年間應朝廷遷移又添三千余戶。朝廷賑濟二十萬兩白銀,未來三年賑濟銀達百萬兩,四年后相州五郡可向朝廷納賦稅。”

閔子臣聽到自己心跳的聲音,如同圍困相州城時金人擂響的戰鼓。他留在屋子里的日日夜夜想到的永遠是相州城。

兩年了,相州的變化他如數家珍。

兩年了,這是唯一讓他牽掛的地方。

“去吧。”

閔子臣愣在那里,半晌沒有回過神來,只看到旁邊的簾子掀起,皇上已經走了出去。

去吧。

皇上這是應允了。

閔子臣鼻子一酸,淚水差點涌出眼眶,聲音顫抖著,再次拜倒在地:“微臣,謝主隆恩。”

這么多年。

他終于要回去了,那個本就應該留下的地方。

番外會陸續發給大家。

不求別的,只求大家投月票支持教主。

奮斗了11個月,大家陪著教主走到現在,最后1個月,請大家再幫教主一把,讓我們拿到最后的勝利。

謝謝大家了。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