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帝直播攻略-1606:收南盛,殺安慛(二十)
更新時間:2018-08-10  作者: 油爆香菇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玄幻言情 | 東方玄幻 | 女帝直播攻略 | 油爆香菇 | 油爆香菇 | 女帝直播攻略 
正文如下:

西昌皇子雖然有些心計,但還是個十六七的少年,不說擱在姜芃姬眼里,哪怕是擱在齊匡、李赟幾個人眼里,他的手段都有些不夠看。演技不錯,但還未學會如何完美藏匿自己的野心。

盡管只有一瞬間,但他瞧姜芃姬時候流露出來的驚喜和算計,眾人都瞧見了。

當然,西昌皇子也不是一無是處,直播間五百萬咸魚他就蒙蔽了九成九。

人生如戲,全靠演技。

咸魚們看慣了各種摳圖替身的電視劇,對演技的要求大大降低,西昌皇子的偽裝擱在他們看來已經盡善盡美了。若不是眼尖,估計無人能發現這位俊美無害的美少年生了一顆黑心。

嗯……

當然,不排除顏值帶來的濾鏡讓咸魚們戒心松懈的可能。

姜芃姬看似認真,實則走神地聽完了西昌皇子的場面話,唇角勾著似笑非笑的弧度。

當她雙眸認真地看著某個人的時候,不論是誰,那人都能感覺到她眼底的真誠,仿佛那雙眸子只能容得下一個人。西昌皇子也不例外,當他發現姜芃姬的凝視,心底溢出了歡喜。

自從西昌皇室落敗之后,他還是頭一回如此感謝這張臉,不然如何吸引坐在上位的女人?

西昌帝姬見了,面上不顯,心里卻有些復雜。

孿生兄長若是入了姜芃姬的眼,日后飛黃騰達是板上釘釘的,但自個兒是女子,總不能與一個男子爭奪女子的寵愛。西昌帝姬對皇后說的話,其實只是她說服對方的借口而已。

西昌帝姬真正的目的還是嫁給姜芃姬帳下重臣當嫡妻。

先前派人打聽過,姜芃姬帳下重臣的年紀大多都是三十四十,兒女都能議親了,唯獨一人是個例外。此人不是旁人,正是衛慈,衛子孝。年逾而立還未成婚,不知道是喜歡男人呢,還是身體有毛病,不孕不育不舉?這對西昌帝姬而言沒什么,她只圖對方的地位而不是身體。

趁著皇兄與姜芃姬對話的時候,這位帝姬眼尖找出了衛慈。

盡管沒有介紹,但衛慈并不難認。

果真如旁人所言,一眼看過去,相貌最好、氣質最清正的文士便是衛慈。

只需一眼,西昌帝姬便對這位“未來夫婿”十分滿意。

不論對方有無暗疾,憑著衛慈的臉、才華、涵養、地位、權勢,她都不會吃虧才是。

西昌帝姬動作很小心,但是哪里逃得過姜芃姬的眼睛?

她心下冷哼,面上卻笑吟吟地套話,一副對西昌皇子很滿意的表現,不僅關心對方一路上的經歷,還試探西昌境內的情形。西昌皇子趁機順桿子往上爬,著重渲染西昌皇帝飽受亂臣賊子的迫害、為了家國大業嘔心瀝血……當真是聞者傷心,在場眾人要被感動了,嚶嚶嚶。

姜芃姬也適當表現出動容的模樣,順著西昌皇子的意愿提及聯姻,加強兩國友誼的事兒。

“父皇時常與人提及皇妹及笄,奈何西昌境內亂臣賊子當道,竟無合適俊杰與之婚配,為此愁惱非常。”那位西昌皇子也是奸詐,他沒有提自個兒的婚事,反而說了皇妹的,一副擔心妹妹婚事的好哥哥形象,捧了姜芃姬的同時又達成了目標,“聽聞蘭亭公帳下英杰輩出,若能結兩姓之好,兩國情誼必定更加牢固。如此,父皇母后也不需要擔心皇妹終身大事了。”

姜芃姬道,“這是好事兒,不過……我帳下之臣,大多年長且已有妻室,總不好委屈了帝姬殿下。年紀合適的,例如秦奉敬,他也有亡父生前定下的婚約,不宜毀約另娶。如此,這婚事怕是做不成的。我觀帝姬生得花容月貌,怕是天仙也沒這么好瞧的,婚事不能兒戲。”

西昌皇子不愧是帝姬的孿生兄長。

他與帝姬私下商議過,一同將目標對準了衛慈。

哪怕是嫁給亂世諸侯帳下臣子,身為帝姬也不能做人妾室,衛慈就挺合適的。

西昌皇子道,“蘭亭公帳下有一人倒是極為合適。”

姜芃姬在眾人古怪的眼神中問道,“誰?我怎不知?”

西昌皇子道,“此人便是衛子孝先生,聽聞先生年少有才,跟隨蘭亭公南征北戰十余年,盛名斐然。如今家中未有妾室,僅比皇妹年長十余歲,二人容貌皆是世間少有,豈不般配?”

全場靜默。

咸魚們也被嚇得扔掉了手中的瓜,忘了彈幕怎么發。

這兩位西昌來的寶貝疙瘩說了啥?

偷渡非酋:來個人打醒我,我沒聽錯吧,這位小皇子看上了誰?

口紅搜集癖:活著不好嗎,為什么一定要作死?

努力賺錢錢:看上主播也比看上慈美人好啊,看上主播只需要被慈美人懟,看上慈美人要被主播捶成肉醬,誰來都攔不住那種。這位西昌皇子是過來聯姻還是過來送人頭的?

“不般配,不般配。”姜芃姬冷笑著丟下一顆炸彈道,“與我倒是很般配。”

眾人:“……”

他們知道主公說話很騷,但是沒想到能騷到這種程度。

他們默契一致地看向西昌皇子和帝姬,只見二人的表情僵硬住了,隱隱有崩裂之勢。

姜芃姬仿佛沒事兒人一樣道,“怎么了?有何不妥?”

西昌皇子唇瓣哆嗦,因為他發現自己誤解姜芃姬方才的眼神了。

她——

她居然看上了自己的皇妹,同性別的女人?

難怪——

難怪天下最強諸侯柳羲至今還是個單身,膝下無子,居然是個有磨鏡癖好的變、、/態。

那位西昌帝姬也是一副被雷電擊中的表情。

她雖然放話說兄妹共侍一人,但也沒說真要去伺候一個女人啊。

兄妹二人面如菜色,姜芃姬恍若未知,目光落在帝姬身上,三人相顧無言。

場面有些失控,西昌皇子尷尬地找了蹩腳的借口告退,沒有給準確回復。

等二人走后,姜芃姬笑得險些打滾。

“瞧上子孝?不摸摸自己脖子上有幾顆腦袋——”

姜芃姬皮了一句,萬萬沒想到居然會有人當真。

當李赟一臉嚴肅之色勸諫自己陰陽調和才是自然正道的時候,姜芃姬的笑容差點兒裂了。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