韶光慢-第816章 破罐子破摔
更新時間:2017-12-16  作者: 冬天的柳葉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韶光慢 | 冬天的柳葉 | 冬天的柳葉 | 韶光慢 
正文如下:
第816章破罐子破摔

小說:作者:冬天的柳葉

百度求有求必應!/read/95489.html全文閱讀!求,有求必應!

兩位太醫腿一軟跌坐到地上。

死一般的安靜后,李院使強撐起身子,面若死灰道:“皇上,您,您——”

您可不能開玩笑啊!

泰祥帝眼皮一翻:“兩位太醫一定要把朕治好!”

李院使手一軟,又趴到了地上。

二位太醫輪番給泰祥帝把過脈,字斟句酌道:“皇上龍體事關重大,請容臣等商議一下。”

得到泰祥帝允許,兩位太醫去了避人處商討起來。

“陳院判,你服侍皇上多年,對皇上的龍體狀況最為了解,還是你先說說吧。”

這個時候陳院判也不推辭,嘆道:“皇上先天便有不足,待到成人娶妻后就越發虧空了,現在這個樣子還是腎氣不足所致。”

李院使苦惱撓了撓頭。

先皇長期服食“仙丹”,子嗣稀少孱弱,可以說是昔日之因今日之果,卻苦了他們這些太醫了。

“雖是腎氣不足,也不至于不成吧?”

二人商議一番,決定先開補腎固精的藥給皇上吃著以觀后效。

十數日后,泰祥帝又召集了兩位太醫密談。

看泰祥帝紅光滿面的樣子,二位太醫稍微放下了心,問道:“皇上近來于房事上可有改善?”

“倒是成了幾次。”

兩位太醫對視一眼。

這才十數日就成了幾次,看來效果不錯啊。

面對兩位太醫,泰祥帝已經破罐子破摔了,坦然道:“朕把御前侍衛給睡了,對后宮嬪妃毫無興趣——”

話音未落,兩位太醫接連栽倒在地。

泰祥帝的身體狀況除了兩位太醫自然死死瞞著其他人,在兩位太醫愁白了頭發之時,泰祥帝卻好像發現了人生新樂趣,一時間格外偏愛俊朗的侍衛們。

當然,為了掩飾不妥,泰祥帝一反常態,日日都要往后宮走一遭,不是留宿在皇后的鳳藻宮,便是歇在賢妃的玉芙宮。

這樣一直到了年底,眼看著皇后與賢妃的肚皮都沒有動靜,楊太后與大臣們都坐不住了。

勸皇上雨露均沾的折子如雪片紛紛而來,楊太后就直接多了,叫來黎皎劈頭蓋臉罵一頓,以替她抄寫佛經祈福為由把人給留了下來。

聽著楊太后的安排,黎皎反而松了口氣。

這半年來她過的根本不是人過的日子,明面上她與皇后分寵,讓無數嬪妃羨慕紅了眼,可實際上每次皇上過來都會對她凌虐一番,有那么幾次她甚至以為自己會死掉了。

還有幾次她生出了與皇上同歸于盡的念頭,若不是還對皇上身體抱著一絲奢望,恐怕她就真的那樣做了。

“你下去吧。”楊太后不耐煩打發了黎皎,招來皇后敘話。

看著弱不勝衣的皇后,楊太后嘆了口氣:“皇后,哀家知道你壓力大,但也不能為此影響了身體。皇上還年輕,對你既然有寵,這子嗣早晚會有的。”

皇后苦笑不語。

有寵?世人眼中的有寵,不過是皇上睡在她身邊罷了,卻連一個指頭都不碰她。

這樣的日子還不知道煎熬到何時,有時想想,真的生不如死。

“皇后,你們成婚也有大半載了。你既然身為皇后,就該有母儀天下的氣度,也該勸著皇上去別的嬪妃那里走走了。”楊太后說著發現皇后神色有異,不由皺眉,“皇后,你是楊家的姑娘,當初進了這帝王之家,就該知道與尋常夫妻不同的——”

皇后用帕子捂著嘴顫抖著。

“怎么了?”楊太后越發覺得不對勁了。

“姑祖母——”皇后終于忍不住撲進了楊太后懷里,失聲痛哭。

楊太后左右望了一眼,好在剛才就只留了心腹在一旁,沒有外人,這才放下心來。

“皇后,你到底有什么心事,可以對哀家說。”

“姑祖母,我,我至今仍是處子之身……”皇后壓低了聲音哭訴道。

“什么?”楊太后直接站了起來,滿臉震驚。

“皇后,你,你不是開玩笑?”

皇后掩面而泣:“姑祖母,若不是實在沒指望了,我,我又怎么會說出這種事——”

楊太后抬抬手:“等等,讓哀家靜靜。”

冷靜了一會兒,楊太后問起來龍去脈來,越聽越心驚。

泰祥帝這些日子過得是痛并快樂著。

說痛苦,沒有子嗣這座大山壓在心頭,自然是格外痛苦的。

然而當嘗到男人的滋味后,那份快樂又不可言說。

他現在似乎能理解父皇沉迷長生之道的心情了。

“太后請朕過去?”聽了內侍稟報,泰祥帝抬腳去了慈寧宮。

“皇祖母找我?”

楊太后一臉沉重:“皇上,你有隱疾,怎么不對哀家說?”

泰祥帝一怔,隨后眼中帶怒:“皇祖母聽誰說的?”

“聽誰說的不重要。皇上,你的身體關乎江山傳承,難不成你想一直瞞下去?”

偷偷吃了大半年的湯藥卻遲遲不見起色,泰祥帝已經經過了痛苦、絕望、麻木到心灰意冷等階段,現在順利進入破罐子破摔的新時期,聽了楊太后的問話,長嘆一聲:“皇祖母,孫兒也沒辦法啊,不瞞下去難道要昭告天下不成?”

楊太后萬萬沒想到泰祥帝會如此“堅強”,愣了好一會兒后抖著唇道:“當然不能昭告天下,但要及時醫治啊!”

“沒用的,孫兒發現身體出了問題后就叫李院使與陳院判聯手診治了,湯藥都喝了大半年,根本沒有半點效果。”

效果還是有的,只可惜不是對女人,而是對男人,他就不說出來嚇人了。

“李院使與陳院判不行,那就請別人!”

“皇祖母,陳院判伺候孫兒多年,最了解孫兒的身體變化,而李院使是太醫署醫術最出眾的了,他們兩個不行,還能請誰呢?”

他的身體已經沒希望了,當初李神醫就警告過他,必須忍一年才行,如若不然就是神仙都沒治。

現在別說神仙了,連神醫都沒了。

早已心灰意冷的泰祥帝想著這些竟頗平靜了。

“冠軍侯夫人不是習得了李神醫的醫術么?”楊太后淡淡道。

泰祥帝忙搖頭:“不能請她!”

“為何?”楊太后不解問道。

百度求有求必應!i.qiuxiaoshuo/read/95489.html,歡迎收藏!求,有求必應!

Copyright©求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