韶光慢-第817章 正旦
更新時間:2017-12-16  作者: 冬天的柳葉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韶光慢 | 冬天的柳葉 | 冬天的柳葉 | 韶光慢 
正文如下:
第817章正旦

第817章正旦

“哀家記得,大皇子病重時皇上還傳冠軍侯夫人進宮過。”

泰祥帝連連搖頭:“那不一樣,怎么能讓臣子之妻知道孫兒這個隱疾呢?”

楊太后臉色微沉:“皇上,難道臉面比你的子嗣還重要?”

泰祥帝依然神色堅決:“皇祖母,別說冠軍侯夫人十有八九無能為力,就算她真的治好了孫兒,孫兒在她面前豈不是永遠抬不起頭來?”

楊太后定定看了泰祥帝一眼,不緊不慢道:“皇上還怕在死人面前抬不起頭來嗎?”

泰祥帝渾身一震,愣愣看著楊太后,好一會兒才道:“皇祖母,您,您這是何意?”

“皇上的隱疾乃是天大秘密,當然不能讓外人知曉。無論冠軍侯夫人能不能治好,她的命當然不能留了。”

“可是,可是她是冠軍侯的妻子!”

楊太后似笑非笑看著泰祥帝:“冠軍侯難道不是皇上的臣子嗎?”

泰祥帝慌得隨手抓起茶杯喝了一口。

皇祖母不知道冠軍侯的本事,他可是知道的,他先后兩次遇險都是靠冠軍侯保住了性命,他怎么能對冠軍侯下手!

“莫非皇上不敢得罪冠軍侯?”

不敢?

泰祥帝眨了眨眼睛,有種被楊太后猜中心思的尷尬。

他確實有些不敢。

他太怕了,怕江水淹沒他時那種灌頂的絕望,更怕清涼山上那漫山遍野的大火。

他好不容易坐上這個位置,再也不想有什么波折。

盡管有時候他也很遺憾,這種遺憾在他臨幸侍衛時越發明顯。

要是冠軍侯只是一名普通侍衛就好了……

“皇上在想什么呢?”

泰祥帝回神,尷尬咳嗽一聲:“皇祖母,北邊還要靠冠軍侯守著,孫兒才剛登基不久,又膝下無子,不好輕易動朝中重臣。”

“想要一個人的命有很多法子,讓冠軍侯誤以為他夫人死于意外,就沒有皇上的擔心了。”

泰祥帝不由心動了。

他現在這般肆無忌憚,是因為子嗣無望心灰意冷,倘若能有一絲辦法當然還是愿意試試看的。

退一步講,無論冠軍侯夫人能不能把他治好,倘若冠軍侯夫人一死,冠軍侯定然傷心的,到時候他好好安慰一番……

想到某種可能,泰祥帝就心跳加速。

“馬上就是正旦了,到時候外命婦會來給哀家與皇后朝賀,哀家會尋個由頭把冠軍侯夫人留下來,皇上就趁百官朝賀的間隙先找她看一看。”

說到這里,楊太后神色轉冷:“若是她有法子調養皇上的身體,就暫且留著她的性命,若是沒有,回去的路上天寒地凍,出個意外也不足為奇……”

很快就到了正旦那日,大雪如鵝毛撲撲簌簌落著。

邵明淵把一個精致小巧的琺瑯手爐塞進喬昭手中,看她上了馬車才翻身上馬跟在一旁不緊不慢往皇宮而去。

到了宮門前,二人這才分開來,各自隨著引路的內侍去了。

這一年的命婦朝賀與往年并無多少區別,楊太后見過幾位國公夫人后便召見了喬昭,閑話幾句便道:“眼下宮中只有大公主一個孩子,很是寂寞,侯夫人難得進宮,又是大公主的姨母,就去看看她吧,大公主見了侯夫人定然高興。”

未等喬昭說話,楊太后便催促道:“來喜,陪侯夫人過去。”

眾目睽睽之下,喬昭只得站起來,沖楊太后與皇后福了福,隨著來喜往后面走去。

雪越發大了,紛紛揚揚落在人身上。

喬昭緊了緊手爐,走了不久便停下來。

來喜跟著停下:“侯夫人?”

“公公,這應該不是玉芙宮的方向吧?”

來喜公公詫異看著喬昭。

這位侯夫人好像沒有去過玉芙宮吧,怎么會知道玉芙宮方向的?

喬昭自然不會給來喜解惑,立在原處等著答案。

大雪很快落在她的發絲眉梢,連眉毛都染白了,襯得肌膚如玉一般在雪光中泛著光澤。

來喜一嘆,壓低聲音道:“侯夫人,皇上身體有些不適,想請您給瞧一瞧。考慮到您的身份,才假借看望大公主的名義的。”

人在宮中,這個時候想要拒絕是不可能的,喬昭平靜點了點頭:“那就請公公帶路吧。”

見喬昭沒有激烈反對,來喜松了口氣,露出個笑容:“侯夫人這邊請。”

門吱呀一聲開了,等在室內的泰祥帝回過頭來。

“侯夫人來了。”

“臣婦見過皇上,皇上新年如意。”

“侯夫人請起。”泰祥帝見了喬昭,心下生出幾分內疚,轉念一想眼前女子整天與冠軍侯膩歪在一起,他卻只能與侍衛廝混,那點內疚又沒了。

“朕近來少眠多夢,侯夫人替朕瞧瞧吧。”

喬昭頷首,搭上泰祥帝手腕,漸漸擰起眉來。

泰祥帝有心試探喬昭,見她擰眉,便問道:“朕的身體有何不妥之處么?”

喬昭收回手,深深看了泰祥帝一眼,心底一片冰涼。

皇上的身體狀況不是一兩日了,自己不可能沒有察覺。

這種隱疾卻把她找來診斷,想來對她已經動了滅口的心思。

喬昭心思玲瓏,轉眼間就把其中利害想個明白,面上反而越發坦然起來。

無論如何,礙于冠軍侯的威勢,他們不可能在皇宮中動手。

“侯夫人,朕的情況如何?”

喬昭看泰祥帝一眼,言簡意賅:“不舉?”

泰祥帝張了張嘴。

這女人是不是太直接了點!

喬昭暗暗冷笑。

都打算殺人滅口了,她還需要含蓄么?

好一會兒后,泰祥帝才緩了過來,尷尬問道:“那侯夫人可有辦法?”

喬昭笑笑:“皇上抬舉臣婦了,臣婦一個婦道人家對此沒有研究。”

當初不遵醫囑,這種情況換了李爺爺來都沒有辦法,她當然更無能為力了。

退一萬步講,就算她真有法子,就天家動不動殺人滅口的做法,她也不想管。

“這樣啊,呵呵呵,那實在是勞煩侯夫人了。”泰祥帝干笑著,越發尷尬。

就不該聽皇祖母的,當初李神醫就說過了,要是忍不了一年就會功虧于潰,神仙都沒辦法,偏他不死心,結果平白讓一名女子看了笑話。

“咳咳,朕還有事,侯夫人也回去吧。”泰祥帝黑著臉落荒而逃。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