韶光慢-第819章 觀燈
更新時間:2017-12-18  作者: 冬天的柳葉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韶光慢 | 冬天的柳葉 | 冬天的柳葉 | 韶光慢 
正文如下:
第819章觀燈

有麻煩總是要解決的。

自從清涼山開始,邵明淵便覺出泰祥帝的古怪來,到了近來這種感覺越發強烈,而今天百官朝賀時,泰祥帝看他的眼神更是讓他生出了打人的沖動。

當然這些都是可以忍的,可太皇太后與皇上對昭昭下手,這個絕不能忍。

邵明淵輕輕摩挲著下巴,眼神越發冷然。

從正月初八開始燈市便開始了,身著新衣的人們走上街頭,白日奇巧百端的表演令人眼花繚亂,到了晚上,那些花燈便亮了起來,可謂是家家燈火,處處管弦。

宣德樓前的山棚已經搭好,到了元宵節當日,按著慣例天子會攜后宮嬪妃與皇親貴族登上宣德樓宴飲賞燈。

皇子皇女陸續夭折,身體又出了問題,泰祥帝心情抑郁,這一年的元宵節就沒了賞燈的興致。

楊太后卻道:“如今皇上膝下無子,朝里朝外定然諸多猜測,為了穩固人心,皇上也不該如此頹廢,連元宵賞燈都不去了。”

泰祥帝還在猶豫,楊太后語重心長道:“皇上,這是你登基的第三個年頭,元宵賞燈是難得與民同樂的好機會,你若不出現,對民心也是一種打擊。”

泰祥帝只得應下來:“雖是與民同樂,畢竟天寒地凍,就不帶著大公主去了。”

楊太后笑笑:“大公主還小,就由她母妃陪著留在宮里吧。”

很快就到了元宵節那日,百姓們知道天子會登上宣德樓賞燈,早早爭相恐后向御街涌去。

到了吉時,在一片歡呼聲中泰祥帝領著浩浩蕩蕩的人群登上了宣德樓。

彼時華燈初上,龍燈、傘燈、蓮花燈,數不清的花燈造型各異,富麗清雅,萬燈爭輝。

樂聲中,歌舞、雜技、丸劍、角抵等百戲賣力表演著,一個個節目精彩絕倫,引得人們爭相觀看。

“皇上,燈樓要亮了,請您移步樓前。”

泰祥帝站了起來,對楊太后道:“皇祖母,孫兒扶您。”

眾人面前,泰祥帝的孝順讓楊太后覺得甚有光彩,含笑點了點頭。

泰祥帝扶著楊太后,皇后緊隨其后,再后面是有封號的嬪妃,由內侍們簇擁著走出雅室,站到宣德樓的白玉欄桿前。

百姓們發現了宣德樓上的天子,立刻口呼“萬歲”跪倒一片。

把宣德樓圍得水泄不通的侍衛們緊張起來,不由握緊腰間刀鞘。

燈光如晝,泰祥帝登高遠望,黑壓壓的人群全都跪倒于腳下,那一刻頓時生出萬丈豪情來。

這些都是他的臣民,當一國之君的感覺實在太好了!

享受了片刻成千上萬人的跪拜,泰祥帝舉起雙手往上托了托,百姓們陸續站了起來。

很快樂聲大作,當那喜氣洋洋的樂聲到了最高昂時,離宣德樓不遠處的燈樓猛然亮了起來。

燈樓高百余尺,自下往上一點點亮起,就好像天上的繁星一顆顆墜落人間,令觀燈的人們不由屏住呼吸。

轉瞬間,整座燈樓便全都亮堂起來,璀璨生輝,金碧輝煌。

地動山搖的歡呼聲伴隨著口呼“萬歲”的聲音如浪潮般傳來。

泰祥帝倚著白玉欄桿,不由放大了笑容。

皇祖母說得對,在這種時候,享受著無數人的敬仰與膜拜,再大的煩惱都會暫且拋在腦后了。

“快看天上!”

隨著無數人的呼喊,泰祥帝不由跟著抬頭。

絢麗煙花在天空中爭相綻放,猶如把春景帶到了夜空。

彼時天空是亮的,地上也是亮的,天上煙花與地上花燈在這一刻光芒交錯,還有那屋檐上的積雪與樹枝梢頭的冰凌熠熠生輝,竟仿佛把一切黑暗都驅散了。

人們癡癡欣賞著眼前盛景,只覺心神俱醉,連宣德樓上的貴人們亦不例外。

而就在此刻,隱沒在暗中的人彎弓拉弦,一支透明的箭穿過燈光與煙火往宣德樓飛去,在這般熱鬧下竟無人察覺。

那箭準確無誤擊中楊太后的后腦勺,瞬間化作無數冰晶碎末,消失無蹤。

楊太后的慘呼被人們的歡呼聲淹沒,樓下百姓甚至連那些護駕的侍衛們都絲毫沒有察覺。

只有近在咫尺的泰祥帝眼睜睜看著楊太后就在面前倒下去,一張臉瞬間蒼白如雪。

“救,救命——”泰祥帝張嘴喊著,巨大的恐懼好像無形的大手扼住他的喉嚨,讓他只發出含糊的嘶叫聲。

“太皇太后,您怎么了?”皇后反應過來,驚慌去扶楊太后。

幾名嬪妃發出尖叫聲。

“皇上,快進里邊!”魏無邪把呆若木雞的泰祥帝拉了進去。

泰祥帝嘴唇哆嗦著茫然環顧,仿佛要找到那個能令他安心的身影,可在漫天煙花熄滅后那驟然暗下來的瞬間,他只看到一雙雪亮如星辰的眼睛。

那雙眼睛漂亮如寶石,卻冷冷沒有一絲溫度。

泰祥帝眼前一黑,徹底昏了過去。

不知過了多久,等泰祥帝再次醒來,已經身在熟悉的皇宮中了。

“皇上,您醒了!”驚喜的喊聲傳來。

泰祥帝猛然坐了起來,看看熟悉的環境,喃喃道:“難道又是噩夢?”

迎上魏無邪驚喜的臉,泰祥帝冷靜了一下,問道:“太皇太后呢?”

魏無邪臉上的喜悅頓時斂去,換上了哀戚:“皇上,太皇太后——”

“說,太皇太后到底怎么了?”

“太皇太后崩了——”魏無邪伏地而泣。

泰祥帝身子一晃,扶著床柱閉上了眼睛。

一支箭,一雙眼。

泰祥帝猛然打了個激靈又睜開眼來,聲嘶力竭問道:“那支箭呢?”

“什么箭?”魏無邪神色茫然。

“射殺太皇太后的那支箭!”

魏無邪更加茫然了。

“去把錦鱗衛指揮使給朕叫來!”泰祥帝心中的恐懼猶如浪濤一波波撲來,幾乎要把他淹沒了,可執著于楊太后死因的那個念頭讓他苦苦支撐著。

不多時江十一趕了過來。

在清涼山的宮變中,江十一率領錦鱗衛與江遠朝頑強對抗,泰祥帝對他的表現頗為滿意,遂在登基后提了他為錦鱗衛指揮使。

聽了泰祥帝問話,江十一如實回道:“事后微臣帶人仔細搜查過,宣德樓上并無任何傷人之物。”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