韶光慢-第823章 賜死
更新時間:2017-12-20  作者: 冬天的柳葉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韶光慢 | 冬天的柳葉 | 冬天的柳葉 | 韶光慢 
正文如下:
第823章賜死

第823章賜死

泰祥帝請來皇后選定儲君的事很快就在宮中傳遍了。

皇上正當盛年卻病重不起,整個后宮除了賢妃育有大公主,其他嬪妃連一子半女都無,想想以后光景便一片凄風苦雨,對被皇上安排好后路的皇后自然羨慕不已。

這時候就有許多嬪妃暗暗嘆息:這做妾和做妻到底是不一樣的,哪怕那個男人是皇上也不例外。

可是現在后悔卻遲了。

玉芙宮中,黎皎彎唇冷笑。

太好了,她終于熬到皇上死了。

她這么年輕,當然不甘心只有大公主一個女兒,可是皇上連男人都當不了了,對她非但沒有憐愛還日日折磨虐待,這樣的日子簡直生不如死。

她慶幸沒有在她崩潰弒君以前皇上就要死了。

死了好,她是唯一有子嗣的嬪妃,將來總不會太差。

急促的腳步聲傳來,緊跟著是宮婢的稟報聲:“娘娘,魏公公來了。”

黎皎一怔,而后一喜。

皇上剛剛安排好了皇后,現在是不是要安排她了?

是了,她可是大公主的生母,而大公主是皇上唯一的孩子。

雖然為了江山傳承不得不過繼宗室子為儲君,真論疼愛,皇上當然是疼自己的親骨肉。

一愣神的工夫,魏無邪已經走了進來,后面還跟著兩名內侍。

黎皎回神,在魏無邪這位伺候了兩任帝王的秉筆太監兼東廠提督面前不敢托大,起身笑道:“魏公公來了。小桃,快給魏公公上茶。”

“上茶就不必了。”魏無邪嘆息一聲,身體側開,露出后面的內侍來。

兩名內侍各端著一個托盤,一個托盤上放著白綾,一個托盤上放著鴆酒。

黎皎眼睛猛然睜大了。

“賢妃娘娘,您選一樣吧。”

黎皎眼睛睜得更大,連連后退:“為什么?我要見皇上!”

她說完繞過魏無邪往外跑,撲到門上才發覺門從外面鎖住了。

“開門,開門,我要見皇上!”黎皎用力拍打著房門。

“賢妃娘娘,您這樣鬧,引來旁人看笑話就不好了。”

“為什么?”黎皎美目圓睜瞪著魏無邪,滿臉不甘心,“魏公公能不能告訴我為什么?”

說到這里,她猛然打了個激靈,失聲道:“難道皇上要我殉葬?”

魏無邪頓時臉一黑,冷笑道:“娘娘說笑了,皇上萬壽無疆,哪里需要您殉葬呢?”

這個賢妃,皇上還活著呢就說殉葬的話,也不怕禍及家人!

魏無邪不由想起泰祥帝的話:跟她說明白了,朕不需要她殉葬,朕只想要她死。

“那,那這是什么意思?”

魏無邪臉色一正,肅容道:“傳圣上口諭,賢妃心思不正,照顧大公主不力,現貶為庶人賜死,不得葬入皇陵——”

黎皎踉蹌后退,連連搖頭:“不可能,不可能,皇上怎么可能用這種理由賜死我?我不相信,我要見皇上!”

她沖到門前又用力拍起門來:“放我出去,我要去找皇上問個清楚!”

魏無邪嘆道:“賢妃娘娘,您還是給自己留點體面吧,這兩個托盤上的物件選一個,也好讓咱家回去交差,皇上可還等著呢。”

“我一定要找皇上問個清楚!”看著兩名手端托盤的內侍上前一步,黎皎駭得面無血色,用力去撞房門。

魏無邪冷下臉來:“送賢妃娘娘上路!”

兩名內侍把手中托盤往桌案上一放,上前按住黎皎的肩膀。

“放開我,放開我!”黎皎掙扎著,見一名內侍端起了放在托盤上的鴆酒,低頭咬在另一名內侍手上。

那名內侍雖吃痛,卻有功夫在身,這點痛苦算什么,不過皺了一下眉便掙開了。

黎皎被禁錮得動彈不得,眼見鴆酒已經端到唇邊,拼命搖頭:“大公主,我要見大公主。我是大公主的母妃,皇上怎么能以照顧大公主不力賜死我?”

魏無邪看著黎皎垂死掙扎,不由嘆息。

賜死賢妃的理由明顯只是個借口而已,這賢妃也是個傻的,到底什么地方得罪了皇上,別人不清楚,難道她自己心里沒數么?

“賢妃娘娘,雷霆雨露皆是君恩,既然這是皇上的意思,您還是體面去吧。”

“你住口!我不相信皇上會賜死我!”發覺根本無力掙脫,黎皎腦海中名為理智的那根弦崩斷了,歇斯底里喊道,“皇后,你們一定是皇后派來害我的!”

魏無邪翻了個白眼。

這么蠢的女人,難怪皇上不愿意留著禍害大公主呢。

“還等什么,皇上等著回復呢。”魏無邪冷冷催促著兩名內侍。

一名內侍禁錮住黎皎,任她怎么掙扎都掙不脫,另一名內侍則捏住她的下巴,把毒酒往嘴里灌。

“嗚嗚嗚——”大滴大滴的淚從黎皎眼角滾落下來,可她的掙扎卻漸漸沒了力氣。

那酒的毒性格外霸道,內侍把一杯酒灌完,烏血就順著黎皎的嘴角流出來。

魏無邪沖兩名內侍點點頭,兩名內侍松開了手。

黎皎踉蹌著往前走了兩步,栽倒在地。

她伏在地上,已經說不出話來了,痛苦使她渾身顫抖著,一雙眼卻死死盯著魏無邪,充滿了絕望與不甘。

魏無邪就這么默默等著。

賢妃娘娘不咽氣,他是不能回去復命的。

“我,我——”黎皎嘴唇翕動,聲音卻悶在喉嚨中,五臟六腑那種烈火焚燒般的痛苦讓她連指尖都動彈不得。

她不甘心,更不懂這到底是為什么。

不知過了多久,地上那個美貌依舊的女子徹底不動了,睜得大大的眼睛仿佛還在控訴著什么。

魏無邪嘆了口氣,對內侍道:“除掉黎氏身上超出庶人身份的衣裳與首飾,用席子裹了丟出去吧。”

他也不明白皇上對賢妃的處置為何如此殘忍,但當奴婢的不需要懂,只需要執行就夠了。

躺在病榻上的泰祥帝等到魏無邪的回復,仿佛又了卻了一樁心事,罕見露出個笑容來。

他才不要那個殺千刀的女人殉葬呢。

一想到若是到了地下還要面對著那個賤人,他都不想死了!

“傳朕旨意,陳妃跟隨朕最久,打理王府多年,朕甚感念,現封她為德妃,以后大公主交由德妃撫養。”(/book/112576.html)

相關、、、、、、、、、

就在你最值得收藏的閱讀網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