韶光慢-第824章 各得其所
更新時間:2017-12-21  作者: 冬天的柳葉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韶光慢 | 冬天的柳葉 | 冬天的柳葉 | 韶光慢 
正文如下:
第824章各得其所

黎皎的死在這愁云慘霧的關頭猶如一朵水花,雖然激起后宮嬪妃的諸多猜測與恐慌,卻沒有掀起一點風浪來。

相反,過繼宗室子為皇子,把大公主交由新封的德妃撫養,種種舉措都預示了泰祥帝的情況不妙。

后宮中各處都有壓抑的哭聲。

眾多嬪妃沒有皇后與德妃的幸運,膝下無子的她們,結局離不了兩個,一是殉葬,二是進皇家寺廟從此青燈古佛一生。

她們的人生仿佛才剛剛綻放出絢爛就匆匆謝幕了,卻無能為力。

這個時候,宮外無人關心這些嬪妃的命運,而是等待著泰祥帝再一次的傳召。

皇子年幼,一旦皇上賓天,必然需要大臣攝政,這個權力就太誘人了。

泰祥帝心知自己的狀況,確實沒讓那些人等多久,便對魏無邪道:“傳內閣首輔許明達,次輔蘇和,六部尚書,常山王,冠軍侯、錦鱗衛指揮使等人覲見……”

眼見泰祥帝已是連說話的力氣都無,魏無邪忙打發內侍前去各處傳話。

接到消息的眾人匆匆趕至宮中。

泰祥帝已是難以下榻,接見眾臣的地方便在寢宮。

偌大的養心殿空闊寂靜,只有大臣們走過發出的衣料摩擦聲與腳步聲。

隔著繡福壽紋的天青色紗帳,眾臣跪倒在地:“臣等拜見皇上,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帳子里沒有傳來動靜。

眾臣不由面面相覷。

難不成皇上還沒來得及交代后事就——

這個念頭一起,眾臣就越發緊張了。

魏無邪從帳子里出來,朗聲道:“皇上請諸位大人先去外間稍后。”

眾臣不由松了口氣。

原來皇上打算單獨召見人。

在內侍的引領下,眾臣來到外間默默候著。

很快魏無邪出來,掃視眾臣一眼,最后視線落在邵明淵面上:“侯爺,皇上請您先進去。”

眾臣紛紛看向邵明淵。

邵明淵得以第一個被召見,心中雖詫異,面上卻絲毫不露聲色,對魏無邪略一頷首,隨他走了進去。

留下的眾臣用目光無聲交流著,皆困惑為何皇上首先召見的人竟是冠軍侯。

邵明淵看到泰祥帝時,不由心中一震。

當初得知太皇太后與皇上對昭昭動手,他惱怒非常,沒有猶豫就對太皇太后出了手,且有意給皇上留下印象來,算是敲山震虎。

可讓他沒想到的是,皇上竟如此不禁嚇,短短時間竟成了這副模樣。

當然,既然動手了,他沒有什么后悔的,卻難免心生感慨。

“微臣見過皇上。”

泰祥帝定定望著邵明淵,好一會兒后輕聲道:“侯爺來啦,到朕身邊來坐。”

邵明淵依言走了過去坐下。

泰祥帝挪動眼珠看向魏無邪:“魏無邪,朕要與侯爺單獨說說話。”

魏無邪忙退了出去,在外面守著。

室內只剩下邵明淵與泰祥帝二人,那藥味似乎越發濃郁了。

邵明淵一副恭敬的樣子,等著泰祥帝開口。

泰祥帝卻只是不眨眼望著他。

時間一點點過去,久得邵明淵都詫異了,不由抬眸迎上泰祥帝的視線。

泰祥帝眼眸深沉,竟一時讓人辨不出情緒來。

邵明淵垂下眼簾,繼續等著。

泰祥帝終于開口了:“那一晚……是不是侯爺?”

邵明淵眉梢微微動了動。

他萬萬沒想到皇上第一句話是問這個。

難道說人之將死,行事便出人意料了?

“微臣不懂皇上的意思。”邵明淵平靜回道。

難道說皇上見自己不成了,便不顧一切想要除了他泄憤?

這個念頭只是在邵明淵心中一閃而過,面上依然平靜淡定。

泰祥帝把他的神情盡收眼底,居然輕輕笑了:“侯爺,朕知道,那天是你。”

如何會不知道呢,自從清涼山之后,無數次噩夢里都是這個人救他于水火之中,這人的眉眼已被他在夢中描繪了千萬次。

那一晚,盡管隔了那么遠的距離,那人又隱在暗處,可那雙眼睛他不會認錯的。

邵明淵干脆垂了眼眸不語。

這種時候,他不屑否認,卻又不能承認。

無論皇上準備如何對他,他都不會在口舌上落下把柄來。

出乎邵明淵的意料,泰祥帝沒有再追問下去,轉而問道:“侯爺,對于你最珍貴的事物,你會好好守護吧?”

邵明淵沉默一瞬,抬起眼來與泰祥帝對視,認真回道:“會的,對微臣來說,誰若想毀掉我最珍貴的事物,那么微臣定會竭盡所能回敬。”

這算是他給皇上的那個答案吧,相信皇上聽明白了。

泰祥帝聽了卻微笑起來:“那么大梁百姓的安寧在侯爺心中是最珍貴的事物嗎?”

詫異從邵明淵眸中一閃而逝,但他很快回道:“大梁百姓的安寧在微臣心里是珍貴的事物之一。”

他從十四歲便千里北上征戰沙場,無數次的浴血奮戰,為的不就是保護大梁百姓不受韃子蹂躪之苦?

因為付出過,所以才越發放不下。

“那朕便放心了,咳咳咳——”泰祥帝咳嗽起來,雙頰很快就因為劇烈咳嗽變得緋紅。

邵明淵掃視一下,彎腰捧起床邊的金痰盂。

泰祥帝搖搖頭,虛弱指指外邊的魏無邪。

邵明淵只得站起來,喊道:“魏公公,皇上叫你進來。”

魏無邪匆匆走了進來,一見泰祥帝如此立刻從邵明淵手中接過痰盂遞過去,泰祥帝卻不吐,又指指邵明淵。

魏無邪愣了一下,很快反應過來,對邵明淵苦笑道:“侯爺,皇上讓您先出去。”

“微臣告退。”邵明淵鄭重給泰祥帝磕了一個頭,退了出去。

泰祥帝這才張口吐痰,卻吐出幾口血來。

“皇上——”魏無邪駭得面無人色,捧著痰盂的手劇烈顫抖著。

“去把他們都叫進來吧。”

不多時眾臣跪了一地,隔著紗帳聽泰祥帝緩緩說著:“許首輔,太子年幼,以后國家大事就要你多操心了……王叔,宗族中您德高望重,以后請替朕約束太子……”

紗帳內漸漸沒了聲息。

眾臣哭聲一片。

不久后,喪鐘響起,宮里宮外哀聲不絕。

泰祥二年暮春,泰祥帝駕崩,授首輔許明達與常山王為輔政大臣,江十一連任錦鱗衛指揮使,冠軍侯封鎮北王,從此守衛北地一方安寧,無召不得進京。

(正文完)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