韶光慢-番外3 不將就
更新時間:2017-12-25  作者: 冬天的柳葉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韶光慢 | 冬天的柳葉 | 冬天的柳葉 | 韶光慢 
正文如下: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番外3不將就

這一年的京城冬天格外冷,路上行人匆匆,酒肆的生意卻越發好了起來。

天寒地凍,出門在外的人辦完了事去酒肆就著炭火銅爐燉的羊肉喝上一口燒酒,那才是人生美事。

春風樓里圍滿了酒客,混著肉香與酒香,有種熱氣騰騰的熱鬧。

馬蹄聲敲擊著凍得硬邦邦的青石板路,發出清脆的噠噠聲,眨眼的功夫就近了。

站在春風樓外的伙計立刻迎上去,接過韁繩,彎腰笑道:“池爺,您來了。”

翻身下馬的年輕男子穿了件石青色素面錦緞棉袍,外罩玄色大氅,眉峰英挺,唇紅齒白,明明穿的這般素凈,可隨著眼中的波光流轉,便光彩奪目如驕陽,令人不敢逼視。

他穿過酒肆大堂,堂中便是一靜,直到那個挺拔中又帶出幾分散漫的背影消失在樓梯盡頭,才重新恢復了熱鬧。

“嘖嘖,剛剛上去的那小哥兒是誰啊,真他娘的俊!”說話的人明顯有了酒意,眼神癡迷盯著樓梯口,嘴角流涎,“比娘們還俊俏呢,要是——”

同桌的人忙拉了他一把,變色道:“快別胡說了,你才來京城有所不知——”

話才說了個開頭,便有兩個孔武有力的壯年男子走了過來,一左一右架起那醉漢,利落從門口丟了出去。

大堂中喝酒的人們見慣不慣,等那同伴追了出去,紛紛笑了起來。

“這是第三個了吧?一月之內總有幾個不開眼的這么被丟出去。”

“就是,也不打聽打聽剛剛的公子是誰,能是咱普通百姓招惹的起的?”

池燦進了酒肆二樓的雅室,等在里面的人笑了:“拾曦,又有不開眼的被丟出去了?”

池燦來到朱彥對面坐下來,挑眉一笑:“這有什么稀奇的。”

朱彥忍不住嘆氣:“咱們在后面喝酒不就是了,省得有這些麻煩。”

池燦看了朱彥一眼,冷笑:“我就生成這樣,難道為了一些心思齷齪的混賬玩意便要蒙起臉做人?”

“我不是那個意思。”朱彥苦笑。

“我不想去后邊喝酒。”池燦伸手端起白玉酒壺,替自己斟了一杯酒。

白皙修長的手指扣住與酒壺同質地的酒杯,那手指卻比白玉酒杯還要瑩潤。

“以前是四個人在那里喝酒,現在只有咱們兩個人,去那里有什么趣?”池燦晃了晃杯中酒,一口飲盡。

朱彥聞言沉默了。

他們四個從小玩到大的好友,如今只有他與池燦留在京城了。

楊厚承忙于抗倭無暇回京也便罷了,邵明淵封王北地,此生想要再見恐怕無望。

“對了,你家次子的滿月酒什么時候辦?”池燦開口打破沉默。

“到時候會給你下帖子的。”聽池燦提起才出生不久的次子,朱彥眉梢眼角便存了笑意,看一眼好友,勸道,“我都有三個孩子了,連重山都已經在南邊成了親,你怎么還沒動靜。”

池燦斜睨好友一眼,懶洋洋笑道:“這你也操心?”

朱彥心中嘆息。

三名好友里,拾曦可算是真正的孤家寡人,沒有任何長輩會操心他的終身大事。

且隨著幼主繼位,拾曦與皇家的關系越發淡薄了,這兩年若不是有許首輔關照著,在朝廷中恐怕都不會這么順當。

當然,拾曦能得到許首輔關照并不是靠的誰的臉面,而是當年扳倒蘭山時出了大力,與許首輔達成了某種默契。

“這不是操不操心的事,你老大不小的,難道要一直這樣?”

“這樣有什么不好?”池燦又喝了一杯酒,笑瞇瞇道,“沒人管,想喝酒就喝酒,想什么時候回便什么時候回。不像你,出來一趟還要向嫂夫人告假。”

“拾曦,你不要岔話題,這么些年了你就沒有中意的姑娘?”

“沒有。”池燦毫不遲疑給出了答案,神色認真。

他曾遇見過最好的,干嘛只為了成家而將就?既糟蹋自己,也糟蹋別人。

見朱彥還想再勸,池燦撇嘴:“成了親的人就是這么黏黏糊糊,喝酒就喝酒,說這些作甚?”

朱彥見此不好再多說,舉杯相碰,對飲起來。

二人出門時外邊飄起了雪花,如柳絮漫天飛舞。

望著雙頰酡紅的池燦,朱彥吩咐伙計:“送池公子回府。”

池燦眼睛微瞇,擺了擺手:“不用,這點酒還喝不醉我,給我把馬牽來吧。”

邵明淵離開京城時把春風樓轉給了池燦,池燦便成了春風樓幕后東家,伙計對他自然言聽計從,很快便牽馬過來。

池燦利落翻身上馬,沖朱彥擺擺手:“走了。”

隨著馬兒跑起來,被冷風一吹,人就清醒了大半。

不多時見到熟悉的府邸,池燦撣撣身上雪花,下馬往內走去,剛剛過了二門口就聽到女童的歡笑聲傳來。

“不要胡蘿卜鼻子,用土豆的!”

“姑娘,人家雪人都是胡蘿卜鼻子。”

女童脆生生道:“人家都用胡蘿卜給雪人當鼻子,我就不能用土豆給雪人當鼻子啦?哪有這樣的道理!”

“池嬌。”

聽到喊聲,女童不由四顧,見到池燦飛奔過來:“大哥,你回來了。”

女童不過五六歲模樣,高不及池燦腰間,穿了件大紅斗篷,踩著一雙鹿皮小靴子,如粉團一般可愛。

“說過多少回,不要抱我大腿!”池燦嫌棄皺眉。

女童絲毫不以為意,轉而拉著池燦的手道:“大哥,你說用胡蘿卜給雪人當鼻子好看,還是用土豆好看?”

“你想用什么用什么,雪人是你堆的,又不是我堆的。”

女童撫掌笑道:“我就說嘛,大哥也是支持我用土豆給雪人當鼻子的。”

池燦看著女童歡快跑過去往雪人臉上塞土豆,不由摸了摸鼻子。

小孩子真蠢。

也不知黎三那般的聰明人,生出的孩子怎么樣呢?

前不久接到邵庭泉的來信,他們馬上要有第二個孩子了。

池燦摸著下巴琢磨了一下,沖女童招手:“池嬌,你過來。”

“怎么了,大哥?”女童跑回來,對自家俊俏無雙的大哥顯然是極仰慕的。

“你也不小了,要不要隨我出一趟遠門?”

“好呀!”女童忙不迭點頭,“大哥,咱們去哪里呀?”

池燦目光投向遠處:“等開了春,咱們去北邊。”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