韶光慢-番外5 長兄如父
更新時間:2017-12-27  作者: 冬天的柳葉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韶光慢 | 冬天的柳葉 | 冬天的柳葉 | 韶光慢 
正文如下:
番外5長兄如父

北地的春天依然是冷的,卻天高地闊。

位于寶平城的鎮北王府不似尋常王府占地那般廣,外觀瞧起來亦只是尋常,倘若進了里面才會發覺另有乾坤。

那一座座錯落屋宇且不必說,就是抄手游廊都鋪設了地龍,尚未換上薄衫的婢女們穿著軟底繡花鞋走過,便能感覺到暖意從腳心傳來,若是行走快了,額間竟會沁出一層薄汗。

鎮北王府建成三年,王府上下都知道,王爺怕王妃不適應北地寒冷,但凡屋舍覆蓋之處都在地板下置了地龍,這樣一來,哪怕是滴水成冰的冬日王妃無論走到何處依然溫暖如春。

這樣一來,只買炭的花費就占了王府一年開支的大半。

每當想到白花花的銀子隨著地龍燒起就如流水般淌走了,下人們就一陣肉疼。

王爺養媳婦的花費頂一座城的人養媳婦了。

嘖嘖——

再往下,饒是在心里,下人們亦不敢腹誹了。

媳婦是王爺的,銀子也是王爺的,王爺想干嘛就干嘛,他們當下人的就跟著享受好啦。

“王妃,您要的書來了。”捧著書的婢女走到廊蕪下,把書卷遞給喬昭。

喬昭此刻已經很不方便了,高高隆起的腹部讓她連坐下都有些吃力。

她接過書,靠著廊柱隨手翻閱著。

春日的風帶著幾分凜冽吹到她的雙頰上,把垂落兩側的青絲吹起,露出凝脂般的肌膚。

瞧氣色,來北地四載,喬昭要比在京城時好得多,彎而舒展的黛眉讓她看起來少了幾分少女時的冷銳,多了些說不出的溫柔寧和,倒像是歲月把一塊有棱角的頑石打磨成了溫潤的鵝卵石。

遠處,邵明淵牽著個粉雕玉琢的小人兒往這邊走來。

小人兒遠遠看到喬昭靠著廊柱翻書,陡然停下腳步。

“怎么了?”邵明淵低頭看著胖乎乎的兒子,眉眼間甚有耐心。

“父親,要不咱們等會兒再過去吧。”小胖子磨蹭著,蹬著羊羔皮小靴子的腳在地上畫著圈兒。

“為何?”

“娘在看書呢,不能打擾她。”

“呃,是不能打擾你娘,還是怕你娘問你識不識得一兩個字了?”

小家伙一副被父親揭穿后尷尬的樣子,沖著邵明淵嘿嘿一笑。

邵明淵照著小家伙屁股拍了一下,板著臉道:“再不過去,老子揍你!”

他以前擔心的事情終于發生了,這傻孩子絕對隨他!

不對啊,他這么大的時候好歹“天”、“大”、“人”這般簡單的字已經認得了,這孩子莫不是撿來的吧?

邵明淵摸著下巴沉思著。

小屁股上挨了一巴掌,小家伙頓時老實了,唯恐再挨揍,邁開小短腿就沖喬昭奔了過去。

“娘,父親又打我啦。”

一聽兒子上來就找媳婦告狀,邵明淵抬了抬眉梢。

喬昭看著虎頭虎腦的兒子,柔聲問道:“打得澤哥兒疼不疼?”

小家伙倒是實誠,搖頭道:“不疼。”

喬昭拍拍兒子的頭:“等哪次打疼了,再跟娘說。”

小家伙眨眨眼。

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對。

好在澤哥兒年紀小,很快就拋開了疑問,伸出小手摸著喬昭的腹部,一臉期盼:“娘,這里面真的住著個小弟弟嗎?”

面對兒子,喬昭不自覺帶著笑:“或許是個小妹妹。”

澤哥兒一聽就撇起了嘴,連連搖頭:“是小弟弟,是小弟弟。”

老話說小孩子眼睛靈,對于孕婦腹中胎兒是男是女說得很準,喬昭便問道:“澤哥兒感覺里面住著的是小弟弟?”

“不是感覺啊,我希望娘肚子里是個小弟弟。”

“為何?”喬昭把書卷隨手交給立在一側的婢女,笑著問道。

澤哥兒瞥了邵明淵一眼,才道:“等有了弟弟,父親就可以打弟弟了,我也可以打弟弟。”

喬昭:“……”

“父親教導弟弟那是應當的,澤哥兒為什么也要打弟弟?”

澤哥兒小臉一板,嚴肅道:“長兄如父。”

“撲哧。”婢女們忍不住輕笑起來。

喬昭覺得肚皮跳動了幾下,拿了帕子給澤哥兒擦擦嘴角,交代奶娘道:“把大公子帶下去沐浴更衣吧,后背都是汗。”

剛剛父子二人是從演武場過來的。

用邵明淵的話說,兒子在讀書上好像沒啥天賦,習武就不能再懈怠了。

文韜武略,將來好男兒總要像他爹這樣有一樣出色的,才能娶到他娘這樣的媳婦吧。

待澤哥兒一走,喬昭就嗔了邵明淵一眼:“好端端的孩子都讓你帶歪了,一心等著弟弟出生了打弟弟,這都是什么事?”

“放心,他敢打弟弟,我就打他。”邵明淵不以為然道。

見喬昭還要再說,邵明淵笑起來:“老二還沒出生呢,你就不要操心了。這養兒子和養女兒不一樣,一個男孩子享著這潑天富貴再不受些磨礪,將來才要我們頭疼呢。再說了,倘若這一胎還是個兒子,他們兩兄弟年齡差距不大,打打鬧鬧感情反倒好些。”

他伸手落在喬昭隆起的腹部,輕輕摸了摸:“李神醫說就是這幾日了吧?”

“原是這樣,不過聽著你們父子倆研究將來輪流揍他,說不定就嚇得不敢出來了。”

聽邵明淵提到李神醫,喬昭臨近產期日漸焦灼的心便安定下來。

當初李爺爺決意北上,原是想受邵明淵留在北地勢力的庇護能過上安穩日子,那時何曾想到邵明淵受封鎮北王,最終大家又聚在了一起。

“快別亂說,我還等著再次當爹呢。”

邵明淵話音才落,便見喬昭變了臉色。

“怎么?”

喬昭抓著邵明淵的胳膊:“我好像發作了……”

邵明淵先是一愣,而后攔腰把喬昭抱了起來,匆匆吩咐道:“立刻請李神醫過來,黎府那邊速去報信。”

他抱著喬昭直奔產房,雖然步子邁得又快又大,懷中人卻覺無比安穩。

隨時候命的穩婆們忙接手過來,見邵明淵還杵在產房里,無奈道:“王爺,王妃生產,您還是出去吧。”

邵明淵不由看向喬昭。

“你快出去吧。”喬昭把人趕出去。

看著緊閉的產房門,邵明淵扶著廊柱皺了皺眉。

雖說已經經歷過一遭,李神醫又斷言胎位很穩,可他該有的緊張半點不少。

那些說一回生二回熟的,都是騙人的!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