韶光慢-番外7 驚喜
更新時間:2017-12-29  作者: 冬天的柳葉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韶光慢 | 冬天的柳葉 | 冬天的柳葉 | 韶光慢 
正文如下:
番外7驚喜

池燦被黎光文一路拽著趕過去,遙遙就看到廊蕪下一大一小兩個背影。

那一大一小皆坐在小杌子上,頭微微前傾,背脊卻依然挺得筆直,看姿態竟如出一轍。

池燦莫名就瞧出幾分喜感,揚聲喊道:“庭泉——”

那個高大的背影微微一僵,而后霍然轉身。

小的那個跟著轉過來。

見是池燦,邵明淵眼眸中迸出喜悅光彩,大步走了過來,舉手相擊:“拾曦,原來是你!”

“等了你半天。”池燦不滿嘀咕著,而后目光下移落在澤哥兒面上,感嘆道,“你兒子可真像你。”

邵明淵嘴角一抽。

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

“澤哥兒,這是你池叔叔。”

澤哥兒仰著頭,很是嚴肅:“池叔叔好。”

池燦隨手拽下懸在腰間的雙魚玉佩塞給澤哥兒:“拿著,叔叔給你的見面禮。”

那玉佩質地極好,綠得能滴出水來,一看就價值不菲。

澤哥兒還小,并不懂物件好壞,卻仔細揣進懷中,一本正經道謝:“多謝池叔叔的禮物。”

“咳咳咳——”黎光文見女婿把他忽略了,猛然咳嗽一聲。

“岳父大人,您來了。”邵明淵忙見禮。

“昭昭進去多久了?”黎光文望著產房門口問。

“有一陣子了,昭昭一發作,小婿就派人去您那里報信了。”

黎光文眉頭擰成一個川字:“應該沒問題吧?”

“神醫說這是第二胎了,會比頭胎要順當。”邵明淵忙寬慰岳父大人,亦是寬慰自己。

“誰說的!”黎光文一聽更不放心了。

他的原配妻子就是生第二胎的時候難產過世的,說什么二胎比頭胎順,都是騙人的!

黎光文越想越不放心,掃眼瞄見李神醫,忙躥了過去:“神醫,昭昭會順利吧?”

李神醫回答這個問題已經煩了,懶懶道:“沒問題。”

“可是胎位——”

“很正!”

“萬一變了呢?”

李神醫翻了個白眼:“才檢查過,胎位變不了,胎兒也不會過大,更不會賴著不想出來,還有什么要問的嗎?”

黎光文:“……”李神醫這么貼心,把他想問的都說了,他還能說什么?

“那就好。”黎光文揉了一把臉,干笑著。

這時傳來奶聲奶氣的童音:“給外祖父與池叔叔搬兩把小杌子來。”

片刻后,幾人排排坐在廊下。

池燦小聲對邵明淵道:“你家小杌子夠多的。”

“管夠。”

不多時何氏與二太太劉氏趕到了,瞄見產房外的廊下坐著一圈大老爺們,不由怒了,柳眉一豎道:“都坐這干什么?”

說完柳眉一彎,笑盈盈對李神醫道:“神醫,您坐啊,我不是說您。”

以黎光文為首的幾人訕訕站起來。

“岳母大人,小婿先把岳父大人他們領到花廳去坐。”

“我不走。”黎光文不高興道。

他閨女生孩子,他憑什么走?

“外祖母,澤哥兒也不想走啦。”澤哥兒眨巴眨巴眼,沖何氏伸出小手。

何氏登時心軟了,瞪了黎光文一眼,彎腰把澤哥兒抱了起來,哄道:“那澤哥兒就和外祖母一起。”

池燦默默摸了摸鼻子。

既然都不走,他才不想一個人坐在花廳呢。

咦,等等,好像忘記了什么。

池燦蹙著眉想了好一會兒,恍然大悟:糟糕,把妹妹落前邊花廳里了!

“庭泉,我先去前邊一下——”

“大哥——”細細的女童聲傳來。

池燦松了口氣:“來了就好。”

這個時候自然不便把池嬌介紹給邵明淵等人,眾人一顆心全都懸在了那兩扇緊閉的房門上。

過了正午,日光漸漸暗了下去,灑落在紅木地板上的碎金少了許多,就在人心開始焦躁時,一聲響亮的嬰啼傳來。

眾人大喜,不由往產房門口邁了兩步。

很快一名穩婆就抱著包好的嬰兒出來,喜笑顏開道:“恭喜王爺,王妃給您添了一位千金!”

澤哥兒拽拽邵明淵衣角:“父親,‘千金’是弟弟還是妹妹啊?”

邵明淵哪有空閑搭理兒子,忙往門口奔去。

“王爺,您不能進去!”穩婆攔住欲要往里闖的邵明淵。

“讓開!”邵明淵冷喝。

昭昭都生了,他當然要進去安慰一下。

“王爺,您真的不能進去啊,王妃肚子里還有一個!”

“什么?”隨著穩婆把嬰兒交給早就候在一旁的乳母后砰地一聲關上產房門,邵明淵呆若木雞。

“什么?”黎光文跟著跳起來。

邵明淵如夢初醒,沖到李神醫面前:“神醫,昭,昭昭她,她肚子里多了一個!”

“什么多了一個,本來就是雙生子。”李神醫云淡風輕道。

邵明淵一臉懵:“我怎么不知道?”

李神醫更加淡然:“呃,因為沒告訴你。”

邵明淵一時之間神色復雜難以言表。

還是黎光文忍不住問道:“神醫,既然我閨女懷的是雙生子,您為何不早說啊?”

李神醫瞥了廊下那一排小杌子一眼,捋捋胡子道:“要是早說了,我怕被吵得天天睡不著覺。”

沒說什么還一個個這么多問題呢,要是讓這些人一早知道昭丫頭懷的是雙生子,那他日子就沒法過了。

何氏幾人已是把初生的嬰兒團團圍住,歡喜議論起來。

“這孩子生得像昭昭呢。”

“眉毛像王爺,帶著幾分英氣呢。”

邵明淵一聽就慌了。

啥?一個女孩子眉毛像他?不行,他得瞅瞅。

邵明淵大步走到隔壁敞開的屋子里,探頭去看。

跟在他腳邊的澤哥兒急得扒著父親大人的褲子:“父親,我要看妹妹,我要看妹妹。”

邵明淵大手在兒子頭頂一揉,把小家伙抱了起來,順勢在他小屁股上拍了一下。

這混小子,差點把他老子的褲子扒掉了,果然一天不打是不行的。

父子倆總算瞧見了小嬰兒。

許是雙生子的緣故,嬰兒看起來很纖小,讓澤哥兒不由想到了他小書房里那只水晶鵝。

澤哥兒憂愁地想:果然妹妹是打不得的,這可真讓人苦惱啊。

也不過就是眨眼的工夫,外頭又傳來穩婆的道喜聲:“恭喜王爺,王妃又誕下一名小公子。”

小公子?

記住手機版網址:m.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