韶光慢-番外8 長居
更新時間:2017-12-30  作者: 冬天的柳葉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韶光慢 | 冬天的柳葉 | 冬天的柳葉 | 韶光慢 
正文如下:
番外8長居

穩婆抱著小公子出來邀功,就覺一陣旋風從身邊刮過,連頭發絲都隨之揚了起來。

穩婆茫然扭頭,勉強看到一片衣角。

王爺這是……看王妃去了?

穩婆低頭,看著懷中乖巧的嬰兒心情復雜。

這孩子莫不是大風刮來的吧?

好在很快一群人就把小嬰兒團團圍住了。

何氏原想進去看望女兒,可從門縫中瞧見女婿背影,悄悄改了主意。

罷了,還是讓他們夫妻倆說說話吧。

產房內還彌漫著血腥味,穩婆有條不紊做著收尾工作,邵明淵三兩步趕至床前,看著床上躺著的人百感交集。

“昭昭,辛苦了。”他抓起喬昭的手,放到下巴上磨了磨。

男人下巴上冒出了短而粗的胡茬,粗糙的觸感讓喬昭多了幾分清醒。

“現在進來做什么?”

“我就是想瞧瞧你怎么樣了。”

“現在瞧見了,快出去吧。”

邵明淵賴著不動:“怎么是兩個呢?”

“驚喜么?”

邵明淵揉了揉臉,老實回道:“驚多一點。”

他簡直不敢想象,要是一開始就知道昭昭懷的是雙生子,他該怎么辦。

喬昭推了推他:“你快出去吧,等婢女替我換過衣裳,我想睡了。”

一聽喬昭要睡,邵明淵忙站了起來:“好,好,你先好好睡一覺,兩個孩子我會讓人照應好的。”

見邵明淵總算出去了,喬昭疲憊閉上了眼睛。

兩個初生的嬰兒裹著一樣的大紅繡花襁褓,并排躺在隔壁暖閣里的小床上。

池燦總算擠到了前邊來,居高臨下打量兩個孩子。

咦,這么一看,池嬌當初好像也沒那么丑了。

“大哥,我也要看。”池嬌個子矮,只能踮著腳瞧。

池燦掃妹妹一眼,絲毫沒有把妹妹抱起來的自覺,落井下石道:“誰讓你光吃肉不長個。”

“大哥!”當著這么多人的面,小姑娘有些不好意思了,捂臉跺跺腳,氣鼓鼓跑了出去。

廊下一排小杌子,小姑娘隨便揀了個坐了下來,正憂傷著,忽然覺得有什么靠近。

小姑娘忙扭頭一瞧,原來是個比她還小的小娃娃。

澤哥兒挨著池嬌坐下來,安慰道:“沒事的,我也看不到。”

“你叫什么名字呀?”面對比自己還小的孩子,池嬌顯得很有耐心。

她要做一個和哥哥不一樣的人,讓小寶寶感受到春天一樣的溫暖。

“我叫澤哥兒。”澤哥兒乖巧答了,偏頭想了想,忽然眼睛一亮,總算想明白該如何稱呼眼前的小姑娘了,“大姑。”

“啥?”池嬌呆了呆。

“大姑,我叫澤哥兒。”

池嬌騰地站了起來,臉通紅:“誰是大姑啊,亂叫!”

天啦,這小胖子說話比哥哥還扎心。

一聲低笑傳來,隨后就有一只大手落在池嬌發頂揉了揉:“小丫頭,我們澤哥兒是該管你叫姑姑呢。”

池嬌盡力仰著頭,看到那張與澤哥兒十分相似卻放大的俊臉,不由咬了唇。

邵明淵蹲下來,耐心解釋道:“我和你大哥是兄弟,你是妹妹,所以是我們澤哥兒的姑姑。”

“呃。”池嬌乖巧點頭。

邵明淵覺得兩個小家伙應該能友好相處了,笑著起身離去。

“大姑,澤哥兒沒亂叫。”

池嬌嘴角抖了抖,咬牙切齒道:“是姑姑,不是大姑!”

小孩子最討厭啦。

池燦見邵明淵過來,笑道:“庭泉,你這雙生子瞧著一點不像。”

邵明淵這才顧上仔細瞧孩子。

兩個小娃娃此時全都閉著眼睛,一個眉毛疏淡,臉型秀氣,另一個的眉毛卻黑而濃密,有那么幾分劍眉星目的意思。

“是不像。”邵明淵打量半天,盯著那個眉毛濃密的嬰兒瞧了好幾眼。

總不會這個才是閨女吧?

他伸出手想扒開包被驗證一下,手觸到包被時縮了回去。

直接看似乎有點不合適,現在兩個孩子里有一個閨女,到底和臭小子不一樣了。

“咳咳,哪個是姐兒?”

“回稟王爺,離著您手邊近的就是姐兒。”

邵明淵低頭瞧瞧眉峰英挺的寶貝閨女,心情瞬間復雜了一下。

女生男相,不知道昭昭瞧見了會不會和他急。

“王爺既然瞧見了孩子,就和池公子去外頭吧,這么點的孩子不能總圍著。”何氏出聲提醒道。

對岳母大人的話,邵明淵自然給足面子,抓著池燦手臂道:“走,去廳里喝茶。”

花廳里,婢女很快奉上香茗,二人各拿起一杯緩緩啜著。

茶香裊裊中,池燦嘆了一聲:“真想不到啊,你這么快都是三個孩子的爹了。”

邵明淵剛剛對女兒的那點擔憂立刻煙消云散了,得意道:“誰說不是呢,雙生子多么難得,偏偏就讓我得了。”

“看把你能的。”池燦沒好氣翻了個白眼,一杯茶飲盡,整個人懶懶靠在紫檀木椅背上,有一搭沒一搭拈起手邊茶幾上的松子吃,“讓你閨女給我當干閨女唄。”

“不行,不行,我就這么一個閨女。”邵明淵忙拒絕。

小閨女呢,又嬌又軟,會甜甜喊“爹”的小閨女,怎么能便宜了別人。

“那讓你小兒子給我當干兒子唄。”池燦退而求其次。

“也不行。”邵明淵想也沒想拒絕。

嘿嘿,這時候就體現出交情鐵的好處了。

想拒絕就拒絕,都不帶猶豫的。

池燦一拍桌子:“怎么還不行?你可兩個兒子!”

“一個兒子不夠啊。”邵明淵長嘆。

池燦嗤笑:“行了,活像只有你能生孩子似的,若不是想著黎三聰明,生的娃娃或許能隨了娘,給我我還不要呢——”

后面的話被邵明淵的咳嗽聲打斷。

“怎么了?”池燦斜睨著他。

邵明淵緩了緩,輕咳一聲道:“好了,別說孩子的事了,說說你這兩年在京中的情況吧。”

廳中只剩二人的交談聲,婢女續了一次又一次茶水,從窗欞透進來的日光漸漸由淡金色變成了淺橘色。

池燦打了個呵氣:“光喝茶水都喝飽了,京城那些破事委實沒什么好說的,你們惦記的人除了我都混得尚可。”

“你這次來,想來瞞不過錦鱗衛。”

“這倒是,錦鱗衛在江十一的把持下越發賣力了。不過無所謂,知道我來見你又如何,反正我這次過來,不打算走了。”

邵明淵先是一怔,而后喜悅從心底涌出來:“不走了?”

“嗯,不走了。”nt

記住手機版網址:m.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