韶光慢-番外9 多謝壯士
更新時間:2017-12-31  作者: 冬天的柳葉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韶光慢 | 冬天的柳葉 | 冬天的柳葉 | 韶光慢 
正文如下:
番外9多謝壯士

山峰連綿,樹木參天,一支隊伍在山道上趕著路,快到前方一處峽谷時整支隊伍頓時緊張起來。

那個地方本來就崎嶇難行,近來又頗不太平,從那處經過時不得不打起十二分小心來。

“都打起精神來,過了鬼臉崖就好了。”領頭的人喊道。

這是一支商隊,那些板車上堆滿了這趟要運的貨物。

只這一趟來回,他們便能賺上數百兩銀,可以舒舒服服花上好一陣子,然而卻要面對劫匪的風險。

富貴險中求,對于他們這些當了半輩子行商的人來說,當然是值得的。

隊伍越來越靠近鬼臉崖,護衛們悄悄把手放到了腰間刀鞘上,手心處全是潮濕黏膩的冷汗。

一步步靠近,隊伍越來越緊張,漸漸繃成一道張力十足的弓,仿佛一個風吹草動,那弦上的箭就能射出去。

這個季節草木是繁茂的,微風從峽谷口穿過,帶來各種蟲鳴聲交織而成的曲子,此刻卻無人欣賞。

終于,在這般緊張之下,鬼臉崖順利走了過去,隊伍中的人不由長出了口氣,嘴角露出笑意來。

然而人們嘴角笑意還沒有散開,利箭便破空而來,緊跟著就是滾石簌簌而下。

“保護貨物,保護貨物!”原本整齊的隊伍瞬間亂了起來。

那些從天而降的石頭最終堵住了商隊的去路,順便帶走了兩人性命,砸傷數人。

呻吟聲此起彼伏,不安在商隊中彌漫,進退不得的護衛握緊長刀,心中恐懼滋生。

大笑聲傳來,很快十數名男子出現,手持弓箭站在石頭堆上居高臨下看著困獸般的隊伍。

隊伍登時一陣騷亂。

“要錢還是要命?”劫匪頭子拎著明晃晃的長刀,獰笑著問。

隊伍中的人齊齊后退。

“退?你們能往哪兒退?老子數到三,要么貨留下你們走人,要么都給老子留下!”劫匪頭子看著板車上堆得滿滿的貨物很是滿意,中氣十足喊道:“一,二,三——”

每一個數字吐出,對被困住的人來說,便像是一道催命符。

待到“三”字說出,不見商隊有所反應,劫匪頭子手一揮,厲聲道:“殺光他們!”

撲通一聲,商隊的人接連跪下來,戰戰兢兢道:“好漢饒命,好漢饒命啊,這些貨我們不要了,孝敬給各位好漢了。”

“這還差不多,還不快滾!”

商隊的人抱頭鼠竄。

劫匪紛紛從石頭上跳下來,開始清理戰利品。

一聲奇異的響聲傳來,好似尖銳急促的哨聲,很快一支箭伴隨著哨聲而至,筆直沒入劫匪頭子心口。

劫匪頭子慘叫著倒下去。

“頭兒——”劫匪們駭了一跳,舉刀四顧,“誰?哪個王八蛋偷襲?”

劫匪中一名秀才模樣的男子忽然面色大變,聲音都抖了:“鳴,鳴笛箭!”

此話一出,劫匪們紛紛色變。

近來有一位神龍見首不見尾的高手,專門射殺他們這些綠林好漢,從不失手。至今還沒有人見過這名高手的真面目,只知道他的箭很特別,射出時會發出鳴笛般的聲響。

鳴笛聲再次響起,很快第二支箭呼嘯而至,又帶走了一人性命。

“撤——”劫匪們方寸大亂,如潮水般撤退了。

山道上瞬間安靜下來,只有留下的幾具尸體提醒著人們剛剛發生的一切。

好一會兒后,躲在不遠處的商隊中人悄悄冒出了頭。

又等了片刻,確定那些劫匪果然跑遠了,那些人忙趕了回來,對著留在原地的貨物歡呼雀躍。

“快走!”歡騰過后,商隊首領提醒眾人快些離開這是非之地。

“大哥,你看那邊。”

在手下的提醒下,商隊首領順著望去,就見亂石上不知何時占了個玄衣人。

那人身量頎長,頭戴斗笠遮去了面容,手中玄弓在陽光下閃著寒芒。

“是救了咱們的人。”

商隊首領想了想,向前走了幾步,深深一揖道:“多謝壯士相救。”

“一百兩銀子。”

“什么?”商隊首領懷疑自己聽錯了,呆呆望著大石上站著的神秘男子。

男子聲音聽起來很年輕,有種不諳世事的干凈,認真提醒道:“謝禮。”

“啥?”商隊首領再次發出疑問。

他可能是在做夢,或許剛才的那群劫匪還沒走!

“不是要道謝么?”男子再次提醒道,語氣已經帶出幾分不耐。

“對,對,多謝壯士相救。”

“那沒有謝禮么?”

整支隊伍鴉雀無聲。

從沒聽說救了人主動收謝禮的!

男子似乎等得不耐煩了,頭一偏揚聲道:“喂,剛剛打劫的,你們還是回來吧。”

這聲喊動靜頗大,在山谷間回蕩著。

商隊的人差點跪下。

“多,多謝壯士相救。”商隊首領強忍著昏過去的沖動遞過去一百兩銀子。

男子看一眼,把銀子收了起來,弓箭往肩頭一扛,冷冷道:“走吧。”

“啊?”

“送你們到安全地方。”

這一次商隊的人露出了真心笑容,連連道謝。

罷了,一百兩銀子就當請個頂尖的保鏢吧。

男子薄薄的唇勾了勾,一言不發轉身,大步往前走去。

世人大多奇怪,明明他替他們挽回了許多銀錢,收一百兩銀子還不愿意了,好像做好事不但不能要錢,最好倒貼銀子才合理。

富平鎮西頭一處賃來的小院收拾得干凈整齊,荊釵布裙的年輕婦人坐在院中海棠樹下繡著花。

一個三四十歲的婦人把洗好的衣裳晾到曬衣繩上,扭頭笑道:“娘子還是休息吧,不然等郎君回來瞧見了又該心疼了。”

正說著院門吱呀一聲開了,面容俊美的男子手拿斗笠走了進來。

婦人懂得規矩,對著男子行了個禮便趕忙離開了,走出院門后還在感嘆:女子生得好就是福氣啊,龍家明明比尋常人家強不了多少,男人卻把媳婦當眼珠子疼,但凡粗活都請人干了。

哎呀,下輩子她也要投生成貌美如花的小娘子。

“回來了呀。”海棠樹下,真真抬頭對著走來的龍影一笑。

龍影從懷中取出銀子遞給真真:“一百兩。”

真真忙接過來,數得飛快。

“這次收獲不錯呢。”

龍影乖乖蹲在真真身邊,聽她夸贊不由露出一口白牙來:“嗯,盤纏錢攢夠了,我可以帶你去北邊游玩了。”

真真一聽,不由撫掌:“就去北邊吧,這幾年咱們走過許多地方,就北邊風景沒看過啦。”

翌日,當幫傭的婦人再次來到小院,卻發現已經人去屋空,只在慣常藏鑰匙的地方放了一塊碎銀子。

郊外官道上,年輕的男子牽著毛驢不緊不慢走著,毛驢上坐著個頭戴帷帽的女子。

“龍影。”坐在毛驢背上的真真喊了一聲。

“噯?”

“你說北邊有什么?”

龍影仔細想了想:“有大蟲,到時候我打了大蟲給你做一條虎皮裙,好不好?”

真真掀起面前白紗,睨了他一眼:“笨蛋,我才不要穿虎皮裙!”

“好,好,你想穿什么,我就去獵來,雪狐怎么樣?”

“尚可。”

朝陽才剛升起,小夫妻沐浴著柔和的橘色陽光,在官道上漸行漸遠。

高速文字風雨手機同步閱讀m.43xs

重要聲明:

廣告的站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