鳳回巢-第一章 復生
更新時間:2016-12-29  作者: 尋找失落的愛情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鳳回巢 | 尋找失落的愛情 | 尋找失落的愛情 | 鳳回巢 
正文如下:
顧莞寧看著銅鏡。

銅鏡里的十三歲少女也在看著她。

鏡中少女,穿著翠綠色的寬袖短衫,領口處繡著纏枝暗紋。纖細的腰肢不盈一握,輕柔飄逸的粉白色百褶裙傾瀉而下,遮住了精致的繡鞋。

烏潤黑亮的青絲,挽成雙環髻,右側簪著一朵栩栩如生的白玉芙蓉。

修長的脖子上套著赤金鑲紅寶石的項圈,皓腕上戴著一對碧綠的翡翠玉鐲。

白嫩光滑的皮膚,宛如凝脂般細膩。長而彎的眉毛,好似柳葉纖長秀美。一雙黑亮的眼眸,仿佛兩顆烏溜溜的寶石,流光溢彩。

豐潤優美的紅唇微微抿起,白玉般的臉頰上顯出兩個淺淺的梨渦。

窗外的陽光仿佛都傾瀉在這張筆墨難描的容顏上。

神采奕奕,明艷動人。

眼波流轉,顧盼生輝。

年輕真好!

這個時候的她,生的真美!

顧莞寧伸出白皙纖長的手指,輕輕地撫過光滑的銅鏡,腦海中浮現出的,卻是三十年后自己的模樣。

陳年舊傷和常年的操心勞碌,令她早生華發皺紋滿額。數年垂簾聽政,大權在握,使得她面容冷肅威嚴天成。

她是端莊嚴肅精明厲害的顧太后。

宮里所有人都敬她怕她。

沒有人敢抬頭細細打量她日益衰退的蒼老容顏。

身為皇后的兒媳,在她面前畢恭畢敬,從不忤逆她的心意。

幾個孫子孫女每日按時來給她請安,年齡最小的也都規規矩矩,無人敢在她面前撒嬌賣乖。

就連唯一的兒子見了她也一臉敬重,母子之間,并不親近。

她心里清楚,其實兒子對她是有些怨氣的。

身為太后的她,性情強勢,大權獨攬數年,在朝臣心中極有威望。哪怕她并不貪念權勢,在兒子成年后就還政退朝。可她當政時的精明果決,早已令所有朝臣心悅誠服。

而她的兒子,大秦朝的嘉佑皇帝,生性謙和,寬容大度。守成有余,卻少了雷厲風行的魄力。

朝臣們欣喜君主的賢明寬厚,私下里不免又有些遺憾。身為天子,嘉佑帝的性情實在溫軟了一些。

嘉佑帝不是傻瓜,對朝臣們復雜矛盾的心思心知肚明。遇到難以決斷的大事時,總會來她的慈寧宮里商榷一番再做決定。

她不忍見兒子一臉為難猶豫,明知后宮干涉朝政是大忌,依然對他嚴厲教導。嘉佑帝對她這個手腕高明的母親既敬又畏,既依賴信任她,又暗暗提防戒備。

她舊疾發作,纏綿病榻兩三年,最終病故身亡。

嘉佑帝傷心之余,怕是也暗暗松了口氣吧!

她死了之后,再沒人牽掣他當朝理政,再沒人映襯出他的溫軟可欺,也不會再有人厲聲訓斥他遇事躊躇不夠果決

罷了!還想這些沒用的做什么!

現在是元佑二十二年,不是三十年后的嘉佑朝。

她是定北侯府的二小姐,不是深居后宮的顧太后了。

當朝的天子是元佑皇帝,短命的太子還好端端地活著,體弱多病的前夫,現在還是大秦朝的太孫

她重生了!

重生在最美好的青春韶華之齡。

一切回到原點!

所有紛亂還沒開始!

前世所有的遺憾,都來得及彌補。前世所有的痛苦,可以一一避免。

蒼天如此厚待她,她實在應該感恩戴德,也沒什么可抱怨的了。

“小姐又在照鏡子了。”

二等丫鬟珍珠站在門口探頭探腦,圓潤的臉孔上浮著俏皮討喜的笑容。

一旁的瓔珞笑嘻嘻地接過話茬:“是啊!自打前幾日開始,小姐就格外喜歡照鏡子。往梳妝臺前一坐就是好半天。”

五天前的夜晚,小姐從噩夢中驚醒。

醒來后,小姐就有了微妙的變化。攬鏡自照的時間變多了,話語卻少了許多。眼中偶爾流露出復雜得難以形容的情緒,令人難以琢磨。

珍珠聽了瓔珞的一番話,忍不住笑了起來:“小姐相貌生的好,又是少女懷春最是愛俏的年紀,喜歡照鏡子也是難免的。”

瓔珞低聲笑道:“咱們侯府里有五位小姐,還有寄住在侯府的兩位表姑娘,誰能及得上我們小姐明艷動人。”

話語中溢滿了驕傲。

珍珠連連點頭附和:“說的是呢!吳家表姑娘整日穿金戴銀描眉畫唇,看著也是美人一個。不過,到了我們小姐面前,就如螢火和月光爭輝!”

瓔珞掩嘴一笑:“喲,小珍珠的嘴皮子越來越麻溜了。要是小姐聽到這番話,心里不知多高興。”

兩個丫鬟聊的興起,聲音早已傳進了屋子里。

大丫鬟琳瑯性情沉穩持重,聽著珍珠和瓔珞閑扯,心中有些不喜,皺著眉頭說道:“這兩個丫頭,實在太聒噪了。”

說著,站起身來走到門邊,不輕不重地咳嗽了一聲。

珍珠瓔珞見了琳瑯,立刻老實了,規規矩矩地站好。

琳瑯低聲數落了幾句:“你們兩個在門口嘰嘰喳喳說個沒完。讓人瞧見了,豈不會笑話我們依柳院沒規矩。”

聲音不大,語氣卻頗為嚴厲。

珍珠瓔珞被訓得不敢抬頭。

一旁的玲瓏幾個笑嘻嘻地看熱鬧。

坐在梳妝鏡前的顧莞寧轉過身來,看著門口似遙遠又無比熟悉的一幕,心里涌起陣陣難以言喻的唏噓感慨。

她身邊有兩個管事媽媽,兩個貼身大丫鬟,四個二等丫鬟并八個三等丫鬟。三等丫鬟做些跑腿灑掃的粗活,有資格進閨房伺候她的,只有六個一等二等丫鬟。

四個二等丫鬟各有專長。

珍珠天真可愛,廚藝極佳。

瓔珞活潑俏皮,擅長梳妝。

還有精明干練擅長賬目的琉璃,沉默少言精通醫術的珊瑚。

兩個大丫鬟,分別是玲瓏和琳瑯。玲瓏是定北侯府家將首領顧柏的女兒,自幼習武,每日貼身護著她的安危。

琳瑯是乳母祝媽媽的女兒,比她大了兩歲,自幼陪伴她一起長大,情分最為深厚。

在她遭遇心上人和親人的背叛傷害時,琳瑯陪著她一起傷心落淚。

在她痛苦彷徨猶豫不決時,琳瑯一直安慰鼓勵她。

她下定決心斬斷情絲毅然嫁人,琳瑯隨著她一起出嫁,成了她的左膀右臂。

之后宮變遭逢亂世,她帶著兒子狼狽逃亡,東躲被身手高強的死士一路追殺。在最危急的時刻琳瑯挺身而出,替她擋下了要命的毒箭!

她活了下來!

琳瑯卻在最美好的雙十年華隕落。

其余幾個丫鬟也因為不同原因陸續身亡。

只余下身手超卓的玲瓏,一直陪著她,直至她領兵殺退強敵報仇雪恨奪回一切。可惜,玲瓏因為滿身舊傷,壽元大大受了損,不到三十歲就香消玉殞。

她入主慈寧宮,成了大秦歷史上最年輕的太后,執掌朝政,風光赫赫。

無人知曉她親眼目睹身邊重要親近的人一一離世時的凄涼悲傷。

重生而回,看著她們一個個如記憶中的鮮活精神,她忽然覺得,身體里沉積了多年的另一個自己也跟著活了過來

“好琳瑯,你別板著臉訓人了。”顧莞寧的眼角眉梢俱都含著笑意,聲音輕快悅耳:“瞧瞧你,才十五歲的年紀,整日沉著臉,看著倒和祝媽媽差不多。”

語氣中滿是戲謔。

玲瓏幾人噗嗤一聲笑了起來。

被訓的抬不起頭的珍珠和瓔珞也情不自禁地彎起了唇角。

琳瑯無奈地看了過來,小聲嘀咕抱怨:“小姐,你總這么慣著她們。日后奴婢可管不住她們幾個了。”

清晨耀目柔和的陽光,透過茂密的枝葉,灑落在琳瑯端莊秀麗的臉龐上。薄薄的嗔怪,顯得眉眼生動。

顧莞寧心中一陣柔軟,輕笑著說道:“誰敢不聽你的,只管告訴我。我給你撐腰!”

琳瑯被這一句話哄得轉嗔為喜,心情瞬間愉悅了起來:“小姐,時候不早了,該去榮德堂了。遲了,夫人怕是又會不高興。”

提起定北侯夫人,顧莞寧眼里閃爍的溫暖笑意瞬間消退。

取而代之的,是譏削和冰冷。

定北侯夫人沈梅君

一切紛擾,都由她而起!

如果不是她做下的荒唐錯事,如果不是她的是非不明輕重不分,如果不是她的偏心偏執,自己又怎么會一步步走到絕境?

嫡親的生母,那般對待自己的親生女兒,涼薄心狠得荒唐可笑。說出來,怕是沒人會相信

琳瑯沒等來顧莞寧的回應,略有些詫異地抬起頭,試探著問道:“小姐,你這是怎么了?”

小姐和夫人這對親生母女,素來不算親近。不過,小姐在禮數上頗為周全。往日每天都是這個時辰去榮德堂,然后隨著夫人一起去正和堂給太夫人請安,從不曾偷懶懈怠過。

顧莞寧抿了抿唇,扯出一個淡薄的笑意:“沒什么,剛才想到一些事,一時失了神。不是要去榮德堂么?現在就走吧!”

說著,站起身來,不疾不徐地向外走。

父親定北侯顧湛在邊關戰死已有三年。

如今,三年的孝期已經守滿了。

算算時間,沈氏也快按捺不住,要有所“舉動”了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