鳳回巢-番外之小五(三)
更新時間:2018-05-08  作者: 尋找失落的愛情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鳳回巢 | 尋找失落的愛情 | 尋找失落的愛情 | 鳳回巢 
正文如下:

小五自出生之日起,便是眾人的眼中寶。

蕭詡顧莞寧疼愛不必細說。便是阿嬌姐弟四個,也格外喜歡妹妹。每日一散學,便來椒房殿。

小四以兄長自居,也不和小五較勁吃醋,對妹妹極好。常將自己喜歡的玩具送給小五。

“妹妹,這是我最喜歡的木風車,是父皇親手做的。給你玩!”一邊說著,一邊將兩尺高的木風車送到小五手邊。

顧莞寧看得哭笑不得,忙攔下小四:“小五還小,哪里拿得動這些。可別傷了小五。”

小四也不生氣,過了幾天,又偷偷將自己最喜愛的一匣子金珠放在小五身邊。自以為無人看見,壓低了聲音悄然道:“等你會走路了,哥哥教你玩金珠。”

滿月之后,小五眉眼漸漸長開,生得白白軟軟,眉眼秀氣。咧著小嘴,沖小四笑了起來。

小四喜滋滋地摸了摸小五的臉。

一不小心,力氣又大了些。

小五扁扁嘴,細聲細氣地哭了起來。

小四:“……”

顧莞寧尚未說什么,阿嬌阿奕阿淳已經一起瞪了過來。

小四一臉無辜地解釋:“我只是想摸摸小五的臉。誰知道她這般嬌氣,碰一碰便哭。”

話還沒說完,阿淳已經拎著他的衣領,將手沒輕重的淘氣包拎到一旁:“離小五遠一點。再弄哭小五,我就揍你!”

小四被無情的兄長一頓臭罵,心里頗為難受。像蔫了的茄子一般垂頭片刻。不過,他自小心寬,很快便將這點小事扔到腦后。

過不了片刻,又趁著眾人沒留意的時候,悄悄溜到了小五身邊。將頭湊到小五耳邊,小聲地說起話來。

阿淳嘴上說的兇,哪里舍得真動手揍小四。來回拎著小四的衣領,也只是玩鬧罷了。

阿嬌阿奕到底長大成人了,對兩個淘氣弟弟頗為包容。只在小五又被弄哭的時候,沉著臉訓了小四一回。

小五自小脾氣就和兄長姐姐都不同。

阿嬌生的男兒脾氣,阿奕謙和,阿淳愛撒嬌粘人,小四愛跑愛鬧。小五卻格外乖巧,平日很少哭鬧。見了誰都愛咧嘴笑。

“這脾氣像我!”蕭詡厚顏無恥地將這一優點歸咎到自己身上:“母后說過,我自小也是這般乖巧省心。”

顧莞寧少不得噓了他一回。

沒曾想,過兩日,閔太后竟也這般夸贊:“小五倒是和阿詡幼時一般脾氣。不哭不鬧,最是乖巧討喜。”

顧莞寧:“……”

其實,太夫人以前也常這般夸贊她。

閔太后抱著小五,越看越愛,又夸小五眉眼生的秀氣,和蕭詡一般模樣。

顧莞寧默默地看了眉眼肖似自己的女兒一眼,笑而不語。

待到小五百日時,太夫人進了宮。

顧莞寧此時已養好了身子,面色紅潤,氣色極好。

太夫人握著顧莞寧的手,仔細打量一回,笑著說道:“我在府中,總惦記娘娘。現在總算能放下這顆心了。”

顧莞寧心里暖融融的,低聲笑道:“我已年過三旬,是快做婆婆的人了。還勞祖母這般惦記,真是不孝。”

太夫人不以為意地笑了:“便是你有了孫子孫女,在祖母面前,也還是孩子。”

然后,又去看小五。

此時天氣炎熱,小五只穿了大紅肚兜,露著白胖生生的胳膊和腿。趴在床榻上玩,聽到太夫人的聲音,抬頭沖太夫人笑。

太夫人愛得不行,可惜年邁無力氣,不敢再抱孩子。便坐在床榻邊,用手指輕輕撫摸小五柔嫩的臉孔。

小五伸出小手,將太夫人的手指抱在手中,送到口中吮吸。

太夫人樂得直笑:“小五和你幼時真是一般模樣。眉眼生得像,便是這乖巧討喜的性子也差不多。”

顧莞寧笑著瞄了閔太后一眼。

閔太后:“……”

小五在眾人的寵愛下,很快長大。

三個月會翻身,六個月會坐,待到十個月的時候,便到處爬。口中時常咿咿呀呀,誰也聽不懂她在說什么。

在父母眼中,自己的孩子總是天底下最好的。蕭詡和顧莞寧也不例外,口中時常夸贊小五聰慧。

其實,真正比較起來,小五遠不及阿嬌早慧。阿嬌十個月的時候,已經會喊爹娘了。

只是,小五生得秀氣可愛,又最愛笑。一笑時便露出幾顆小小的乳牙,讓人心尖都被萌化了。

阿嬌還嘆過一回:“要不,我再遲兩年出嫁吧!我實在舍不得小五。”

顧莞寧聽得好笑不已:“胡鬧!婚期已經定在四月,如何能更改。你過了年十八,周梁比你年長四歲,已經二十二了。再拖延下去,實在不像樣子。”

阿嬌年長,要先出嫁。

阿奕的婚期則定在了五月。

“母后,你別聽阿嬌胡說。”阿奕毫不留情地揭了阿嬌的底:“她早已急著想成親了!”

阿嬌也不害臊,笑著反擊:“我哪里比得上你著急。為了見蕙妹妹一面,便連寶哥兒的洗三禮都要去。也不怕人恥笑!”

羅芷萱懷胎十月,在年前生下一個男嬰。乳名寶哥兒。

寶哥兒洗三禮的時候,阿奕以未來姐夫的身份親自前去,“順便”見了蕙姐兒一回。更可恥的是,之后便常以探望小舅子的理由去傅家。

阿奕也不臉紅,理直氣壯地說道:“我去岳家探望小舅子,誰敢恥笑我?”

阿嬌和阿奕斗嘴是常事,從不影響姐弟之間的深厚感情。

顧莞寧目中滿是笑意:“你們兩個都別急。再等上幾個月,便都令你們如愿!你們兩個年齡都不小了,待成親后,便早些報喜信來。我還等著做祖母呢!”

阿嬌阿奕一起紅了臉,也不斗嘴吵鬧了。

顧莞寧耳根這才清凈些。再去看小五,就見她已爬到了自己身邊,扯著衣裙送入口中。口水濡濕了一片衣角。

顧莞寧哭笑不得,抱起小五,張口數落:“衣裙怎么能塞到口中。”

也不知小五聽懂了沒有,沖著顧莞寧,露出一個大大的笑臉。順便又湊了過來,在顧莞寧的臉上吧唧親了一口。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