鳳回巢-番外之重逢(三)
更新時間:2018-05-10  作者: 尋找失落的愛情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鳳回巢 | 尋找失落的愛情 | 尋找失落的愛情 | 鳳回巢 
正文如下:
小說名稱

小說作者

關鍵字

顧莞琪進京之事,顧海夫婦當然知曉。

方氏按捺不住,第一日便想去見顧莞琪。被顧海攔了下來:“先別急。她以行商的名義到京城來,總得先將貨物處理過,才好登門。”

方氏紅著眼眶點點頭。

好不容易熬了幾日,等到顧莞琪處理完大半貨物,方氏才下了帖子。

顧莞琪不欲惹人矚目,乘著一頂軟轎,從側門進了定北侯府。一路未停,進了方氏的院子。

母女分別數年重逢,誰也說不出話來,先抱頭哭了一場。

“你這個狠心的丫頭,一走就是幾年,也不知道回京城來。”方氏摟著顧莞琪,邊哭邊數落:“為娘整日惦記你,你可總算是回來了……”

顧莞琪雙目通紅,哽咽不已:“女兒不孝!讓爹娘憂心了!都是女兒不孝!”

她哪里還有臉回京城面對親人?

這幾年來,她只偶爾送信回來。卻從未接過顧海的回信。她心知肚明,顧海對她和沈謹言一事未曾釋懷。

也因此,她一直沒有勇氣回京城來。

直至今年,適逢阿嬌阿奕大婚。沈謹言要回京城,她思慮猶豫幾日,終于下定決心,也隨著一起回京。

便是此刻,她也沒勇氣抬頭看親爹一眼。

站在一旁的顧海,一直保持沉默。

方氏抽抽噎噎地哭了半天,情緒終于稍稍平靜下來,抬頭看向顧海,語氣里滿是嗔怪:“你一直傻站在那兒干什么?還不快些過來,和女兒說說話。”

顧海嗯了一聲,腳下卻動也沒動。

顧莞琪用袖子擦了眼淚,紅著眼睛走到顧海面前,撲通一聲跪了下來:“爹!”

顧海沒應。

顧莞琪眼淚吧嗒掉了下來,哭著又喊一聲:“爹!”

顧海還是沒應。

顧莞琪哭了起來,一聲聲喊著爹。

顧海默默地看著淚流滿面的女兒,鼻間滿是酸意。張口時,聲音沙啞:“別跪著了,起來吧!”

顧莞琪自小就活潑可愛,他對女兒愛若掌珠,從來舍不得她受半點委屈。奈何元佑帝一道遺旨,顧莞琪被逼進宮做了貴妃。之后假死出宮,遠走他鄉。

于他而言,便如生生挖了心頭肉。痛不可當,卻又無處可訴。

顧莞琪和沈謹言之事,他是反對最激烈的一個。

在顧謹行的反復勸說下,他無奈讓步。此事也成了他心頭無法解開的結。

只是,他心腸再冷硬,對著滿面淚水的顧莞琪,也無法再狠心不理。

兒女都是前世的債!

此話真是半點不假!

“爹,”顧莞琪沒有起身:“女兒不孝,令爹傷懷。女兒本無顏回京。只是,隔了數年未見,我心中實在想念爹娘。這才厚顏進京。若不是娘讓人送帖子到客棧,我再無顏踏進顧家大門……”

說到這兒,已泣不成聲。

方氏聽得心如刀絞,淚如雨下。

顧莞琪一個字也說不出口了,用力磕了一個響頭。

一聲悶響,聽得人心驚。

沒等磕第二個響頭,顧海便伸手拉起了顧莞琪,皺著眉頭數落:“誰讓你這般磕頭了。額頭磕得紅腫,還怎么出去見人?讓人瞧見了,不知要生多少口舌是非!你今年也快三十了,又不是幾歲的孩子了。說話行事還是這般沖動!”

聽著熟悉的責備,顧莞琪心中又是激動又是歡喜:“爹,你真的肯原諒女兒了么?”

顧海板著臉孔哼了一聲。

這便是真的原諒她了!

顧莞琪歡喜之極,淚水又簌簌落了下來。

待三人情緒平靜下來,已是半個時辰以后的事了。

顧莞琪臉上的淚水擦得干干凈凈,眼眸明亮燦然,眉宇間浮上自信的神采。

她小心翼翼地避開了沈謹言,只說自己平日如何行商:“……我如今在邊城里開了藥材行和糧行。邊軍里所用的藥材,十之六七都是我的藥材行供給。我一個月里有二十天都要在外行走跑動,收購藥材。”

“我在邊城開設了十幾座善堂,給窮苦病患免費看診供藥。倒也落了個女善人的名聲。”

“如今在邊城,我的名氣比大哥還要大些。”

方氏聽得滿心驕傲,又心疼女兒東奔西走:“收購藥材這等事,讓管事們去跑就是了。你一個姑娘家,哪里經得起風霜之苦。”

顧莞琪挑眉一笑:“這算什么辛苦。我連海上也去過兩回,什么樣的苦沒吃過。”

話一說完,便知失言。

果然,方氏一聽這話,立刻又紅了眼圈。

顧海倒是豁達得多:“既能撐得住,便無妨。我們顧家兒郎個個英勇,顧家的女兒也同樣不遜色。”

顧莞琪笑嘻嘻地問道:“爹是在夸我嗎?”

顧海斜睨她一眼:“總算沒給爹丟臉。”

顧莞琪心中一熱,低聲道:“爹放心。不管到了什么時候,我都謹記自己是顧家的女兒,從未有一日忘懷過。”

見顧海面色和緩,又仗著膽子加了一句:“我和謹言都會留在邊關,一起助大哥守住邊關。”

聽到沈謹言的名字,顧海反射性地擰了眉頭。

目光一掃,就見顧莞琪正悄然扭著手指。

她自小就是這樣,一緊張起來,便會扭手指。如今都快三十歲的人了,這個小習慣依舊未改。

顧海到了嘴邊的話,又咽了回去。

顧莞琪這才悄然松了口氣,討好地笑了一笑:“爹做了吏部尚書之后,每日操心勞累。女兒特意帶了幾支百年人參回來。留著燉雞湯,給爹補一補身體。”

顧海心里十分受用,口中卻道:“我身體好的很。便是要喝些補湯,也用不著百年人參。”

方氏瞪了別扭的丈夫一眼:“女兒一片心意,你收下就是了。”

顧海這才沒吭聲。

顧莞琪瞄了顧海一眼,又道:“我還帶了些精心配制的養生藥丸回來。每日服上一粒,有強身健體延年益壽之效。”

不用問也知道,這養生藥丸定是沈謹言動手配制的,讓顧莞琪帶來討他的歡心。

顧海又哼一聲,到底沒拒絕。

顧莞琪懸在半空的心穩穩地落了下來。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