鳳回巢-番外之出嫁(二)
更新時間:2018-05-12  作者: 尋找失落的愛情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鳳回巢 | 尋找失落的愛情 | 尋找失落的愛情 | 鳳回巢 
正文如下:
相見歡

相見歡

小貼士:頁面上方臨時書架會自動保存您本電腦上的閱讀記錄,無需注冊

紅蓋頭下的阿嬌紅了臉頰。

眼前一片紅色,垂著眼,也只能看到三尺之內的地面。耳力倒是格外靈敏。

獨屬于周梁的沉穩腳步聲響起,很快到了她身邊。

姐兒和孫柔對視一笑,識趣地起身退出新房。

阿嬌心跳如擂鼓,手心濕漉漉的。

周梁似是察覺到了她的緊張,輕笑一聲,聲音悅耳低沉:“別怕。無人敢來鬧新房,只我們兩人。”

阿奕今日一直坐鎮公主府。原本躍躍欲試想進新房的少年郎們,自然偃旗息鼓,不敢再鬧騰。

阿嬌臉上紅意稍褪。

然后,周梁挑了蓋頭。

厚重的蓋頭悄然滑落至地面。

阿嬌面頰發燙發紅,目光卻未閃躲。

穿著大紅喜服的周梁映入眼簾。俊美如玉的臉孔似被鍍上了一層淡淡的紅光,眼眸如天上的星辰一般熠熠閃亮。

他的眼中,清晰地映出她泛紅的面頰和明亮的眼眸。

“阿嬌,”周梁輕輕地喊著她的閨名:“餓不餓?”

阿嬌輕輕咬了咬嘴唇,點點頭。

出宮前吃過一些點心,這半日來滴水未進,早就饑腸轆轆。

周梁從未見過阿嬌這般溫柔嬌怯的模樣,低低一笑,柔聲說道:“阿嬌,我們已經成親了。你是我的妻子,我是你的夫婿。以后,我們要朝夕相對,做一對恩愛夫妻。在我面前,你無需約束自己,更不必拘謹。想說什么便說什么,想做什么便做什么。”

阿嬌抬起眼眸:“你這般縱著我,就不怕我驕縱成性,壓得你抬不起頭來么?”

目中露出熟悉的飛揚神采。

周梁心尖微酥,低聲笑道:“我心甘情愿,甘之如飴。”

阿嬌忍不住笑了起來。

周梁拉起她的手,坐到桌邊。又親自去廚房端了飯菜來。熱騰騰的梗米粥,精致的面點,還有幾道精美冒著熱氣的菜肴。一看便知是提前便備好的。

“我來喂你。”周梁舀起一勺熱粥,遞至阿嬌唇邊。

周梁這般溫存體貼,令阿嬌最后一絲忐忑也散去,取而代之的是甜蜜喜悅。

阿嬌張口喝了粥,心里暖融融熱乎乎。

心已屬君,身亦屬君。

紅燭搖曳,燃至天明。

羅府,謙哥兒書房里的燭火也一夜未熄。

姚若竹放心不下,三番五次欲起身去勸慰兒子,都被羅霆攔了下來:“讓他一個人安靜待著。你勸得越多,他心中越難受。此時放不下,總有放下的一日。”

姚若竹紅了眼圈:“你說得倒是輕巧!我這個當娘的,哪里能坐視不管。”

“阿嬌今日成親,下個月阿奕大婚。然后便是虎頭閔達朗哥兒他們。俊哥兒的婚期也定在年底。數來數去,如今便只剩下謙哥兒親事未定。”

“他如今也有十七歲,不算小了。可我每次一和他提起親事,他便左顧言它,不肯接話茬。再這般蹉跎下去,該如何是好!”

一邊說著,一邊簌簌落淚。

羅霆深悔自己失言,忙摟住淚流不止的愛妻,柔聲哄道:“都是我這個當爹的不是,沒有好好管教兒子。你別急別惱,我明日便訓斥他一頓。”

姚若竹哽咽道:“訓斥他做什么?他和你一樣,天生便是癡情種。時隔兩年,也未忘了阿嬌。情之所至,難以自制罷了!”

羅霆:“……”

羅霆反應極快,立刻說道:“我當年蹉跎幾年,后來還不是遇到了你?由此可見,姻緣俱是前生注定。我們的謙哥兒,日后也一定會遇到兩情相悅的姑娘。”

這番話聽著倒是入耳。

姚若竹眼淚漸止,輕輕嗯了一聲。

椒房殿里的蕭詡和顧莞寧夫妻,也同樣一夜未曾好眠。

顧莞寧口中說得坦然,心里何嘗不惦記阿嬌?

捧在手中,如珠似寶的養大。一朝出嫁,便如心頭肉被生生剜走一塊。

隔日清晨,夫妻兩個俱是一臉黯淡。

顧莞寧特意穿了鮮亮的紅色宮裝,略施脂粉,遮掩住了徹夜難眠的憔悴。蕭詡身為男子,不便遮掩,索性置之不顧。

新婚小夫妻早早進宮請安。

周梁恭敬地磕頭行禮,改口稱呼父皇母后。

蕭詡看著女婿,依舊不太順眼,淡淡地應了一聲,命小貴子賞了見面禮。

堂堂天子,出手自然不會小氣。是一套上好的文房四寶。尤其是那方澄泥硯,更是硯中極品。

周梁見而心喜,對岳父不算好看的面色視若未見,恭敬地道謝:“多謝父皇。”

阿嬌仔細打量一回,關切地問道:“父皇為何今日面色不佳?莫非是昨夜沒睡好?還是龍體不適?父皇可得好好保重身體。”

一番貼心貼肺的話,聽得蕭詡心情通暢,終于展顏。

顧莞寧暗暗好笑,對著女婿周梁頗為和藹,見面禮也格外豐厚。一出手便是一處兩百多畝的田莊。

周梁受寵若驚,連連推辭。

顧莞寧微微笑道:“你和阿嬌成了親,便是駙馬。是我們蕭家姑爺。岳母給的見面禮,如何能推辭。你也不必覺得受之有愧。待阿奕娶了新婦過門,我準備的見面禮比你的更豐厚些。”

周梁只得拱手謝恩,心頭俱是暖意。

岳母待他,實在寬厚體貼。

岳父……算了,娶了人家的心頭寶回來,便是低頭示好也是應該的。

當著眾人的面,顧莞寧不便多問。待到母女私下獨處,才細細打量阿嬌一回。

阿嬌素來坦蕩大方,此時也被看得忸怩起來:“母后,你這樣看著我做什么?難道我還和昨日不一樣了不成?”

自然不一樣!

女子出嫁的嬌羞喜悅,都寫在臉上。一夕之間,便多了屬于新嫁女子的風韻。

“阿嬌,”顧莞寧笑著輕嘆:“母后只盼著你和周梁琴瑟和鳴,夫妻恩愛。”

“你身份貴重,周梁自要敬重你。只是,夫妻之間,彼此愛重才最要緊。你若一味自持身份壓得他抬不起頭來,時間久了,便是再恩愛,也會生出嫌隙隔閡。”

這是在點撥她為妻之道。

阿嬌乖乖應了:“母后說的話,我都記下了。”

《》全文字更新,牢記我們新網址:

重要聲明

如果侵犯了您的權利,請與我們聯系,我們將在24小時之內進行處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導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負任何責任。

admin#suimeng.la(替換#)

湘ICP備11006904號12015.suimeng.la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