鳳回巢-番外之羅謙(一)
更新時間:2018-05-15  作者: 尋找失落的愛情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鳳回巢 | 尋找失落的愛情 | 尋找失落的愛情 | 鳳回巢 
正文如下:

又過十日,徐滄又去公主府請脈,確定了是喜脈。

閔太后聞信大喜,命人準備一堆安胎的補藥送去公主府。又在顧莞寧面前念叨:“阿嬌成親一年,便有喜訊。哀家看著,阿奕和蕙姐兒也恩愛的很,怎么一直沒動靜?”

顧莞寧淺淺一笑:“母后不必心急。或許很快便有好消息了。”

前世蕙姐兒在二十歲時生下長子。這一世若無變化,一年之內總該有喜。

閔太后絮叨幾句,不再提起。

阿嬌自有孕之后,便安心在公主府養胎。

每隔幾日,宮中便要送一堆安胎的補品來。公主府的庫房都快被堆滿了。阿奕阿淳和小四時常到公主府來探望。蕙姐兒瑜姐兒孫柔也經常登門。

周梁每日要去翰林院點卯當值,無暇時時陪伴在阿嬌身邊,特意接了周薇進公主府,每日伴在阿嬌身邊。

周薇十二歲時進京,如今正值及笄之年。

周梁生得俊美無雙,周薇也承襲了父母的好相貌,眉目如畫,面容姣美。性子溫柔和順,十分討喜。

阿嬌頗喜歡這個聽話懂事的小姑,平日時常打發人接她進府小住。姑嫂兩個性情截然不同,相處起來卻頗為融洽。

“公主,你走路慢一些。”姑嫂兩個在園子里閑轉,周薇細心地扶著阿嬌的胳膊,一邊輕聲叮囑。

阿嬌性情明快,說話行事利落,便是走路也比普通女子快得多。有了身孕,也改不了快步疾行的習慣。

周薇一提醒,阿嬌便自嘲地笑了一笑:“我天生的急性子,想改也改不了了。”到底慢下了腳步:“叫我大嫂就是了。這一年里,我可提醒你好多回了。怎么還叫我公主!”

周薇面頰微紅,乖乖改口叫了大嫂。

閑步片刻,阿嬌有些疲累,在涼亭里坐了下來。

周薇坐在阿嬌身側,輕聲細語:“大嫂走了半天,定然餓了。我這便讓人送些點心來。”

阿嬌隨口嗯了一聲,目光在周薇秀美的臉孔上打了個轉:“再過一個月,你就要及笄了。待及笄禮過后,你大哥便要為你定下親事。你心中可有中意的少年郎?”

周薇臉皮薄,一聽這話,俏臉羞臊得通紅。

“男婚女嫁,天經地義,又不是什么見不得人的事。”阿嬌笑道:“若有中意的,便悄悄告訴我。嫁一個自己喜歡的,總好過盲婚啞嫁。”

周薇紅著臉不吭聲。

一看這架勢,阿嬌倒是一怔。

她只是隨口說笑,沒想到,竟一語成讖。

周薇平日要么住在周家,要么來公主府,極少接觸外人。見過的少年郎,更是寥寥無幾。少女芳心萌動,到底中意的是誰?

阿嬌腦海中閃過一張俊秀灑脫的少年臉孔。

“是不是謙表弟?”

周薇:“……”

周薇似被針戳中一般,猛地站起身來:“當然不是。”

阿嬌:“……”

如果不是謙哥兒,哪來這么激烈的反應?

姑嫂兩個四目相對片刻。

到底還是周薇先敗下陣來,咬著嘴唇重新坐了下來。憋了許久,才擠出一句:“大嫂怎么會猜到?”

她自見謙哥兒第一面起,便悄然心生戀慕。只是,她一直將這份心思嚴嚴實實地藏在心底,從未流露出來。

阿嬌是怎么知道的?

阿嬌坦然道:“你平日所見過的少年,委實不多。他們大多都成親娶妻,唯有謙表弟一直未曾定親。所以,我便猜是他。”

一猜便猜了個正著。

周薇臉上紅暈更深,垂著頭,許久都未說話。

阿嬌想了想,輕聲道:“我讓阿奕探一探謙表弟的口風如何?”

周薇的反應卻出人意料,抬起頭來應道:“不用了。”

阿嬌挑了挑眉:“這又是為何?你屬意于他,至少也該讓他知曉你的心意。若他有意,自會求父母到周家提親。”

如果謙哥兒無意,周薇便早些打消這個念頭,另擇合意的親事。

這般磨磨蹭蹭拖拖拉拉,反而不美。

可惜,周薇的性子和她截然不同。什么也不肯多說,只低著頭道:“多謝大嫂美意。不過,探口風便不用了。”

傍晚時分,周梁從翰林院回來了。

自阿嬌有喜,周梁再沒有參加過任何酒宴應酬,每日忙完差事就回來。見了面,照例要先問上一番:“……今日胃口如何?有沒有吐過?午飯吃了什么?可有特別想吃的東西?”

阿嬌這一胎懷得十分順當,胃口頗佳,從未吐過。聞言笑道:“每日都要問這幾句,你問得不厭,我聽得都厭了。”

周梁失笑,立刻改口:“好好好,我什么都不問了。”

一旁伺候的宮女們各自抿唇而笑。

駙馬比公主年長幾歲,性子沉穩持重不說,對公主也格外體貼溫柔。

阿嬌滿腹心事,當著宮女的面不宜張口。晚膳過后,夫妻兩人獨處之際,阿嬌才蹙眉嘆了口氣。

周梁立刻緊張起來:“怎么了?是不是身子不舒服?”

阿嬌低聲道:“我好的很。我是在為阿薇之事煩心。”

周梁緊張之色盡去,神色淡淡:“是因為阿薇戀慕羅謙一事?”

阿嬌:“……”

阿嬌瞪圓了眼睛的驚訝模樣,著實可愛。

周梁輕笑一聲,俯頭在她嘴角輕吻一口。然后才抬頭道:“此事我早就看出來了。阿薇文靜羞怯,平日少言少語。見到羅謙的時候,總是格外愉悅,總不時多看他一眼。見過一面,之后幾日心情都好。”

到底是嫡親兄妹。

周梁對周薇的性子了如指掌,豈有看不出來之理?

阿嬌順勢依偎進周梁懷中,低聲道:“我想讓阿奕代為探謙表弟口風,阿薇卻執意不肯。我也弄不清她心里在想什么。”

周梁笑了一笑:“他一直未曾對你忘情,不肯定親娶妻。阿薇心中也清楚,自不愿將你扯進來。免得你左右為難,也免得羅謙心中生怨。”

阿嬌:“……”

心照不宣的隱秘就這么被挑破。

阿嬌和周梁對視片刻,然后無奈嘆道:“我也盼著他早日娶妻成家。”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