鳳回巢-番外之遠走(二)
更新時間:2018-05-18  作者: 尋找失落的愛情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鳳回巢 | 尋找失落的愛情 | 尋找失落的愛情 | 鳳回巢 
正文如下:
歡迎光臨樂文,本站永久無彈窗廣告。

作者:尋找失落的愛情

一秒記住樂文.lewen.la,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換了三次水,才算將一身污垢洗凈。

再換上干凈的衣物,頗有再世為人之感。

韓王世子隨意打量鏡中的自己一眼。下巴上一把亂蓬蓬的胡須,遮蓋住了大半臉孔。只露出一雙銳氣不再的眼睛和方正的鼻梁。

這樣也好!

反正,他已不會讓任何女子近身。這張俊臉也沒有拾掇的必要。留著這把胡須,倒顯得陽剛了許多。

待和魏王世子碰了面,韓王世子忍不住笑了起來:“你倒是有心,連胡須也剃得干干凈凈,看著倒是年輕了許多。”

魏王世子淡淡一笑:“待會兒要見皇兄,總得收拾得干凈體面一些。”

提起蕭詡,韓王世子也無話可說了。悶了片刻說道:“既是如此,我也去將胡須刮掉。”

話音未落,小貴子已走了進來,恭敬地行了一禮:“皇上已至,請兩位世子到外間一敘。”

得了!想刮胡須也遲了!

韓王世子后悔也來不及了,索性置之不理,和魏王世子并肩走了出去。

蕭詡身著常服,負手而立。

三十六歲的蕭詡,自不及年少時俊美。常年的政事操勞,令他額上多了幾許皺紋。鎮定從容的氣度,卻一如既往。

聽到腳步聲,蕭詡轉過身來,目光掠過魏王世子光潔儒雅的俊臉,又在韓王世子濃厚的胡須處停頓片刻。

韓王世子半點未臉紅,神色坦然,任憑蕭詡打量。

蕭詡無聲地笑了一笑,然后和緩地張口:“你們待會兒便出發。我會命五百禁軍侍衛送你們前去。”

“路途遙遠,舟車勞頓趕路,也要兩個月。到了嶺南之后,你們兩個一起接手嶺南駐軍。凜堂弟性情穩重,為正統領。烈堂弟便為副手。”

魏王世子拱手應下:“是。”

韓王世子也沒什么不滿意的。

兄弟兩個相依為命多年,往日那點勾心斗角彼此爭鋒早就拋在腦后。能一起去嶺南也是好事,往后能做個伴。

蕭詡又道:“臨行前,我備下薄酒兩杯。算是給你們送行。”

小貴子已親自捧了兩杯酒過來。

魏王世子瞳孔微微一縮。

韓王世子改不了心直口快的脾氣,立刻沖口而出道:“這不是毒酒吧!”

蕭詡淡淡一笑:“我若要你們兩人的性命,幾年前便能正大光明地動手,何須等到今日。這酒里確實下了藥,卻不是毒藥。”

“喝下之后,你們兩人再不能令女子受孕。”

魏王世子:“……”

韓王世子:“……”

蕭詡半點未遮掩,說得十分坦蕩。

他們兩人倒是被噎得說不出話來。

蕭詡這么做,也是防患于未然之舉。嶺南地處大秦最南端,山高皇帝遠,雖是放逐,也得防著他們兩人再納妾生子,延續血脈。一旦有了這等指望,說不定就會生出更多的念頭來。

魏王世子上前,端起一杯酒,一飲而盡。

韓王世子也知沒有選擇的余地,不再多想,也隨之喝下杯中的酒。

蕭詡未再多言,深深地看了兩人一眼,才道:“傅氏林氏也會隨你們一同前去。”

此話一出口,剛才還算冷靜的魏王世子全身一震,面色陡然變了:“你說得是真的?”

韓王世子也是震驚不已,心跳加速,耳邊盡是血液汩汩流動的聲音:“你真的肯讓我們帶著妻子離開?”

“明瑜是閔家兒媳,天朗入贅孫家,他們都得留在京城。”

蕭詡淡淡說了下去:“傅氏林氏再逗留京城,也無意義。阿寧親口問過她們兩人的心意,她們兩人俱點了頭。她們兩人已隨朕一起出宮,此時正在宗人府外的馬車上。你們上了馬車,便能夫妻重聚了。”

兩人得知自己出天牢時,未曾激動落淚。見了蕭詡之后,也竭力克制著未曾失態。此時卻都雙目泛紅。

魏王世子跪了下來:“多謝堂兄成全。”

韓王世子一起跪下:“堂兄仁義,我蕭烈永生不忘。日后定會勤練駐軍,鎮守嶺南。”

蕭詡俯身,伸手扶起兩人。

兄弟三人對視,心中各自唏噓,感慨萬千,不必細述。

蕭詡低聲道:“現在便去吧!她們在等你們。”

寬敞的宮制馬車,停在宗人府門外。

魏王世子大步走到馬車邊,毫不遲疑地拉開車門,利落地上了馬車。

坐在馬車里的傅妍猛地抬頭,四目對視的剎那,傅妍的熱淚奪眶而出,喊了一聲“世子”。便已被摟進魏王世子懷中。

滾燙的淚水濕透了魏王世子胸前的衣裳。

魏王世子三番五次欲張口,卻不知要說什么,雙手用力,緊緊摟住妻子,心中滿是酸楚。

傅妍生得明媚嬌妍,笑起來的時候尤其動人。數年未見,她的額上眼角已有皺紋,整個人瘦了兩圈,抱在懷中有些膈人。

女子最美好的年華不過區區數年,他這個丈夫,沒能給她幸福。令她在痛苦在煎熬度日……

“阿妍,”魏王世子沙啞著聲音喊了她的閨名:“對不起。這些年,讓你吃了許多苦。是我對不住你。你若不愿遠離京城,不必勉強自己。我這就去求堂兄,讓你回宮……”

“我要和你一起走。”傅妍抬起淚眼,神色堅定:“只要能和你在一起,天涯海角,我也隨你一同前去。”

魏王世子目中閃出水光,愈發用力摟緊傅妍,聲音沙啞幾不可聞:“好。我蕭凜前半輩子負了你,后半輩子定然做一個好丈夫。”

傅妍又哭了起來,攥著魏王世子的衣襟,再不肯松手。

另一輛馬車外,韓王世子一直站著未動。

過了許久,馬車門被打開,露出林茹雪清瘦的臉龐。

夫妻默默對視片刻,林茹雪才張口打破沉默:“你就打算一直在外站著,不來見我嗎?”頓了頓又道:“你若不愿見我,我這便回宮去。”

話一入耳,韓王世子陡然有了反應,三步并作兩步沖到馬車邊,蹭地躥上馬車,關上車門。然后,略有些局促地看向妻子:“我是怕這一把胡須嚇到你。”

林茹雪:“……”

本站、、、、、、、、、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