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必然幸福-第一章 嚎什么喪
更新時間:2017-01-11  作者: 我不白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現代言情 | 都市生活 | 重生之必然幸福 | 我不白 | 我不白 | 重生之必然幸福 
正文如下:
“果兒,我和你哥上工去了,你看著點你姐,有啥事兒就去地里喊我。”

程曼利落地把洗得褪了色的毛巾搭在肩上,扛了把鋤頭,不等林果應聲就急匆匆地往外走。一個高瘦的青年沉默地跟在她后頭,也扛著一把鋤頭,相比之下,身上少了一條毛巾,多了一個軍綠色的水壺。

叫果兒的九歲模樣的小女孩抬起頭,看著兩人迅速消失的背影,撇撇嘴,委屈地應了一聲,繼續蹲在水井邊,只是將給鴨子準備的草料剁得震天價兒響。

“林果,去不去抓蛐蛐?”

一個七八歲模樣的小男孩探頭探腦地從大門后鉆進來,擠眉弄眼地站在林果身邊,神秘兮兮地說道:“有好吃的。”

男孩曬得黝黑,即便是這樣,那脖子上一圈一圈的灰垢也是顯而易見。

林果嫌棄地看了他一眼,沒好聲氣兒地道:“不去!”

隨著回答落下的,是一聲更大的悶響。

男孩子皮著一張臉,齜牙咧嘴地看著發出巨響的菜刀和案板,嘻嘻笑道:“你姐又躲懶啦?”

“管你啥事兒!”林果手下不停,草料剁的亂飛。見他一臉賤樣兒,板著臉譏諷道,“你瞅瞅你臟的,洗澡水都能當墨水用了!趕明兒我跟咱爺爺說說,就用你的洗澡水寫字得了!”

話是這樣說,眼睛卻狠狠地盯著西間的動靜。見那邊沒什么反應,霍地站起身,氣哼哼地繼續朝小男孩開火,“走不走?再不走我打你!”

“沒大沒小!”

男孩扔下一句話,一溜煙兒跑得沒了影兒。

林果羨慕地看著林書浩歡快的背影,低落地垂下頭。腳尖挨著地面蹭來蹭去,噘著嘴,眼里含著淚花,帶著無限的委屈。林書浩比她大了幾個月,可是在家里啥事兒也不用做,他姐姐就把活兒全干完了。她姐姐倒好,現在還在屋子里睡大覺呢!跟姑姑一個賽一個地懶!

“你去玩吧。”

一個干啞的聲音嘆息中略帶點不真實響起。

林果抬頭。

只是一看見來人,哼了一聲,立即把頭扭過去,清秀的小臉上滿是氣憤。“你還是多睡兒吧!家里本就沒啥錢,你前幾天去鎮上打針還花錢了呢!我那天看見了,你是把自己折騰病的!”

故意用井水洗澡!故意喝井水!

別以為她沒看見!

“我好了。”林微像是保證般地說道。“以后再不會生病了。你去玩吧。”

活了幾十年,見慣了爾虞我詐,這樣算計親人,衡量親情的病,她這輩子再也不會犯了!

上輩子……

其實都是她自己作的,活該她一個人承受!

不提也罷!

林果不為所動,這下看都不愿看她了。

林微想了下,試探說道:“天熱,去給咱媽送點水喝吧?”

這個時間點,應該是上工的時間吧?

“咱哥帶的有。”

哥哥?

林微一愣,時間太久遠,她竟有些記不得他的樣子了。

其實,她自己心里清楚,不是時間的問題,也不是記憶的問題。而是因為愧疚,因為悔恨,她才把這個人,這個全心全意為了家人的人深埋在內心深處。

剛剛意識到自己重生的事實,她并不能很快反應過來。只是林果提到的這個稱謂,讓她心里有一種本能的逃避。

只因為,哥哥早逝,她有一半的責任!

她到底重生在哪一年?

老天會不會憐憫她,讓她回到全家命運的轉折點?讓她可以去奢望還掉錐心刺骨幾十年的良心債?高燒留下的虛弱讓她暈眩了幾秒,定了定神兒,才艱澀地開了口:“咱哥,沒事兒吧?”

“有事兒能下地干活嗎?”

林果活像在看白癡,語氣不用說也不怎么好。

“起來起來,我來做!你隨便去做什么!”

聽到哥哥林澤沒事兒,林微抑制不住臉上的笑意,渾身在這一刻充滿了力氣,心像是要飛起來。

麻利地奪過林果手上的菜刀,利落地把剩下的草料剁好,收攏到一個破舊的木盆子里,從西稍間舀了小半瓢麥麩倒進去拌了拌,放到鴨圈里。

鴨圈和雞圈其實是在一起的,只不過中間用細竹竿密密地隔開了。家里的雞有六只,一只公雞,五只母雞。林微數了數,麥稈圍成的窩里剛好有五只雞蛋。這才把雞圈的門打開,讓它們自己出去找吃的。鴨子有四只,窩里的蛋卻只有三個,因為怕它們把蛋下在外面,所以要先喂點食兒,等它們下了蛋,才能讓它們出去。

林果看見圓溜溜的雞蛋,歡呼一聲。跑進雞圈把那些雞蛋小心翼翼地撿到瓢里,又小心翼翼端著,輕輕擱在廚房平時放雞蛋的竹籃里。

林微笑看著林果跑開,嘴角又翹起了幾分。

真好,妹妹還沒有跟她生分,一切都還來得及!

看了一圈,袖子一捋,她順手拿起墻邊的掃帚,開始清掃起了院子。

只要家里人現在都沒事兒,現在是哪一年又有什么要緊的!

林果站在廚房門口,看著姐姐林微勤快地忙碌著,眼圈立即紅了起來,過了沒一會兒,眼淚就啪嗒啪嗒掉了下來。

林微聽到啜泣聲,心里一抽,猛地朝林果看去。

林果臉上明晃晃的眼淚,讓林微心怦怦跳個不停,剛才有什么忽略掉的東西似乎呼之欲出,一時間竟讓她有種心驚肉跳的驚悸。

想到那個可能,林微臉一白,手里的掃帚“啪嗒”一聲掉在地上。

聲音不大,卻有種振聾發聵的轟鳴。

她聲音顫抖,結結巴巴地問道:“你、你哭什么?”

這一問,像是打開了水閘,林果哭得更厲害了。林微的臉越來越白,身上的力氣像是被突然抽空,再也支持不住身體的重量,一下子軟倒在地。她捂著臉嗚咽著,內心的悲涼無以加復,大顆大顆的淚珠順著臉頰滾落下去。

老天讓她重生,不是給她悔過的嗎?

“大早上的哭什么哭!還讓不讓人睡覺了!人還沒死呢,嚎什么喪!”

一個怒氣沖沖的女聲伴著門板的撞擊聲生生刺入兩人的耳中……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沒有找到此作者的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