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必然幸福-第一千三百二十八章 你家屬去舉報
更新時間:2018-05-11  作者: 我不白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現代言情 | 都市生活 | 重生之必然幸福 | 我不白 | 我不白 | 重生之必然幸福 
正文如下:
第一千三百二十八章你家屬去舉報作品:《》

王姐扯扯嘴角,一句話沒說,可心里對胡言言的不喜愈加濃厚。

感情是你遇見什么麻煩事兒了,所以過來這邊?

還說是道歉的,也不怕風大閃了舌頭!

見王姐不說話,還想關上門,胡言言拽著王瑜硬是擠了進來。

她也是沒辦法,只能硬闖了。

王姐實在沒想到現在的小姑娘臉皮那么厚,一個閃神兒,就被人破門而入了。

這是惡向膽邊生了吧?

剛才說的害怕呢?

都喂狗了!

“出去!”

回過神兒,王姐拽著胡言言的胳膊就把人甩出了門口。

她一讀書的小姑娘,能有多少力氣?

王姐幾乎沒費什么勁兒,就把人給弄出了門外。

她沉了臉,看著王瑜沒說話。

這姑娘現在眼神兒還有點懵,似乎沒有反應過來。

王瑜回過神兒,大,羞憤交加,沖王姐說了句對不起,拔腿往外面沖去。

路過胡言言的時候,還是拉了一把,想讓她跟著走。

今兒這事兒,已經超過了道歉的范疇!

她不能由著胡言言的性子,擾了林微休息。

“王姨!王姨!您行行好,我真是沒辦法了!”胡言言掙開王瑜,哭著道,“您進去跟林微說一聲,只要她愿意和解,我給她磕頭都行!”

在胡言言心里,給人磕頭,是她最不能容忍的。

可現在,她愿意了!

王姐不為所動,“你回去吧。”

要是磕頭有用,估計大家都不用干活了,天天給財神爺磕個頭不就行了?

要啥有啥!

胡言言是真害怕了,更害怕等下去就再也沒有挽回的余地。

咬咬牙,就要沖王姐跪下。

王姐多麻溜兒的人啊,一看她那架勢,托了一把,迅速放手,趕緊關上門。

整個流程行云流水,一氣呵成。

關上門,也不聽外面有什么動靜,直接去找林微,準備給她上思想政治課,讓她不要隨便什么人都原諒。

胡言言呆呆地看著緊閉的大門,整個人都不好了,腦子里仿若電閃雷鳴,讓她再也沒有精力去思考。

后悔嗎?

后悔!

再也沒有更后悔的事兒了!

她高估了自己,也低估了別人……

“走吧。”

王瑜站在一邊,忍了忍,說道,“今兒沒辦法了。”

如果不是她跟著過來,如果不是怕晚上遭遇什么不好的事兒,王瑜覺得自己很可能掉頭就走。

可是不能!

萬一出事兒,這后果不是她能承擔的。

“我不能走!”胡言言捂著臉,哭道,“小瑜,你知道的,我不能走的。明天,明天就貼處理結果了……”

王瑜沉默。

她沒想到胡言言會膽子大到去行兇,也沒想到她行兇的對象是個孕婦。

其實,真要是說起來,沒什么恩怨的……

“我害怕……”胡言言渾身顫抖,“我不想回家,我不能回家的。”

當年能出國留學,并不是她跟王瑜說的那樣……

“你一個人孤身在外,如果不回家,很多事情便不好說了。”王瑜想起胡言言說只有她一個朋友時瘋狂的眼神,就有些不寒而栗,她不敢刺激到她。

只能換一種比較柔和的方式,“現在幾乎能返城的人都返城了,閑置勞動力……有些很可怕……你長得好,回家是最安全的。”

“而且,你要是回家了,有家里人照看著,你想做點什么都好的。國家不是都改革開放了么?”

王瑜剛才是氣她的,現在看著她隱隱有些發狂的跡象,只能小心翼翼回應她。

“不!我不要做那些下九流的事兒!”胡言言夢游般地道,“我家是書香門第,我家是書香門第……”

王瑜不想說話,也不敢說話了。

她怕刺激到她。

正安靜著,胡言言忽然站起身,沖到大門前面,扒著門,沖著門縫往里面大聲喊話。

已經快七點半,天早已經黑透,她這樣一喊,聲音傳播之廣,可想而知。

林微正在跟王姐說話,聞聲趕緊看了一下拂曉,見睡得還算安穩,這才起身把窗戶全部關上,連條縫兒都不留了。

“去睡吧。”

林微已經洗漱過,跟王姐說了一句,便準備睡覺。

王姐聽著胡言言說的話,跟林微說道,“這要是任由她喊下去,鄰里會有意見,我去門口說說去。”

說著,人已經走出了臥室。

林微想想,又把脫了一半的外套穿上,“我去吧,王姨你幫我看著拂曉。”

胡言言想見的是她,如果她不出面,可能不算罷休。

王姐點頭,“你放心過去,我看著拂曉,不會讓她嚇著。”

說著,還又叮囑了幾句,“大門我已經關上了,你可別傻,給開了門。那胡言言,我看著不像是個正常的。”

哪有這樣行事的?

一點兒人情世故都不懂不說,基本的禮貌也都丟得找不到了。

“嗯。”

應了王姐一句,林微回身又拿了一件軍大衣批上,這才往門口不緊不慢地走去。

“林微!林微!我知道你還沒睡!你開門啊!”

胡言言扯著嗓子喊。

她聲音柔細,這么喊起人來穿透力極強。

林微快走到門口的腳步都因為這幾句叫喊停頓了那么一下。

實在是太吵!

“別喊了!”

林微擰眉,“有什么你就說吧。開門的話,就免了。我現在這個情況,經不起你再一次沖撞。”

想著,從廊下搬了個小凳子坐下,好整以暇地準備聽她說事兒。

“我錯了,我向你道歉,你能不能跟單位說一下,咱們是鬧著玩的?”胡言言聽到林微的聲音,突然心酸不已,“你有丈夫,有孩子,有工作,在首都還有房……反觀我,呵呵,除了小瑜和工作,再沒有其他了……”

林微扯扯嘴角,沒打斷她。

感情這些都是她必須原諒她的理由?

呵呵!

“現在,就因為你們有家屬去舉報,我連最后剩下的兩樣都要沒有了……”胡言言越說越傷心,嗚嗚咽咽地哭了起來。

夜深,她哭得又委屈幽怨,林微還沒覺得怎么樣呢,胡言言身邊的王瑜倒是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汗毛根根豎起。

看書啦(2018)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沒有找到此作者的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