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必然幸福-第一千三百三十二章 最好的后路
更新時間:2018-05-13  作者: 我不白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現代言情 | 都市生活 | 重生之必然幸福 | 我不白 | 我不白 | 重生之必然幸福 
正文如下:
第一千三百三十二章最好的后路

第一千三百三十二章最好的后路

這事兒說起來,估計能造成不少人胡思亂想。

林微不想多說,只不過面對往日多有照顧她的劉慧,還是回應了一兩句,“還好,我肯定不會拿自己的身體開玩笑。”

劉姐見她精神頭確實不錯,氣色也沒有想象中的那么差,點點頭,“那就好。”

說著,看了一下腕表,抓著她往別的地方走,“離上班還有一點時間,你陪著劉姐轉轉。”

現在上去,不定要被人抓住說些什么話呢。

林微明白她的好意,只不過她不是怕事兒的人,也不想讓人以為自己心虛不敢說什么,所以還是婉拒了她的好意,抓著她的手道,“外面太冷了,還是上去吧。”

都是看破不說破,她也就隨大流了。

劉姐以為她沒聽懂,低聲解釋道,“你沒來不知道,胡言言找了不少交好的人去走動,結果可能好壞各一半。現在上去,她再來個倒打一耙,哭哭可憐,你就是有理,別人也會認為你咄咄逼人,強勢沒有人情味兒。”

“對你沒好處!”

劉慧上下打量了一下林微,“你看看你,冷冷靜靜的,一點兒都不像是會哭可憐的樣子,準吃虧!”

臉蛋不像胡言言那樣有尖尖的下巴,眼睛也不嬌嬌怯怯的,身材嘛,那可比單薄的胡言言好多了……

這樣一個明媚雅致,巧笑倩兮,看起來就充滿勃勃生機的姑娘,怎么看都不像是能哭得梨花帶雨的小可憐兒!

怎么辦?

劉姐有點發愁。

她吃了多少年鹽的人兒了,男人喜歡什么樣兒的姑娘再清楚不過。林微長相絕對是很受歡迎的。

可是她的性子滿足不了那些大男人的保護欲,專業能力也強于男人……

一個讓男人自慚形穢的又不會示弱的女人,怎么能討得了男人的站隊?

愁啊!

林微要是知道劉姐的想法,估計能笑哭。

這些男人又不是唐慎,她嬌俏撒嬌示弱給誰看?想想都覺得渾身有點兒發毛。

“沒事兒,誰要是愛哭,我就讓她哭個夠!”

反正不犯法。

林微笑得有點壞,拽著劉姐的胳膊,“走吧,走吧,說不定能讓人家徹徹底底理解一次‘說曹操,曹操就到’的意思。”

按照人性理解,胡言言要么保持沉默,要么就說點什么博同情的話,先來個輿論壓力了。

恰好,這些輿論于她而言,并不能成為制高點,讓她被迫屈服。

劉姐難以言語,末了嘆了口氣,“行,隨你。不管發生啥事兒,你記得自己不是一個人就好。”

說著,看了一眼她的肚子,“你是個有福氣的,懷著孩子也沒什么孕吐反應。可也得注意情緒,情緒對孩子影響大著呢。”

沒見那些郁郁寡歡的人,孩子保住保不住暫且不說,就說生下來之后,大多身體素質不好,三天兩頭去醫院。

“我知道的,不會動怒。”

林微笑呵呵地拉著劉姐往辦公室走。

經歷了那么多,甚至生死,除了家人,真正能讓她情緒起伏的人或者事兒不多。

胡言言這個人,如果不是她太不知好歹,當她是軟柿子捏,她可能也不會對她的哭訴置之不理。

辦公室里,低氣壓一片,處分結果沒出來,胡言言心里無法安定。

其他人該知道的小道兒消息也都知道了,這會兒心里好奇著,但卻還是處于觀望狀態。

當事人有一個沒來,來的這個卻一直低著頭,不讓人看清她的面部表情,于是便有人往王瑜身上瞄來瞄去。

王瑜心煩不已,卻也無法站起來喝止他們,只能同樣焦躁地等著處分結果下來。

副主任這個時候是幸災樂禍的,知道宋朝生和林微的關系之后,她就老實了一些,最起碼不敢明著杠上了。

但從宋朝生那里吃癟,扮長輩的打算被戳破,明眼人都知道。這會兒看見有個人跟她杠上,還是王瑜的朋友,心里就有些看好戲了。

只是當事人還不來吶……

秦司長進來的時候,明顯感覺到辦公室里的低氣壓。看了一眼林微的位子,再看了一眼胡言言,沒說話,進了自己的辦公處。

林微進辦公室的時候,離上班還有八分鐘。

等她和劉姐坐好,便看見秦司長過來,點了她和胡言言的名字,示意跟上去,便轉身走了。

林微放下包,按照示意跟上去。

胡言言見她起來了,也跟著起來,慢了一步,垂著頭走在她后面,看起來頗有些被壓迫的小可憐意味兒。

林微笑笑沒說話。

等到了秦司長的辦公室,他板著臉道,“都坐下吧。”

林微從善如流,胡言言糾結了一下,眼角余光見林微坐下了,也規規矩矩坐在自己跟前的椅子上。

“今天找你們來的原因,你們想必比我清楚。”秦司長說著,眼神兒緩緩掃過她們。“先不說對錯,就說處事兒的方式,對嗎?”

說這話的時候,他看著的是胡言言。

林微笑笑,沒說話。

這話不是問她的。

即便是問她,她也沒覺得自己有錯。

若是為了別人的看法就斷交一些人,那她八成是個傻子。

胡言言卻是一喜。

聽這口氣,應該是要從輕發落她了?

她心里的大石頭落下,卻對著秦司長的問話有些糾結。

如果大包大攬,說錯全在自己,對她自己不利。

如果不承認,那肯定也是不行的……

“秦司長,對不起,是我太孩子氣了,辜負了您的期望和教導。”

胡言言站起身,滿臉后悔地說著,后面向林微深深鞠了一躬,“對不起,以后我會幫你打飯、送你上下班的,就當是我不懂事兒的道歉,希望你能原諒我出國留學之后染上的莽撞性子。”

說完,又面向秦司長,沒留一點兒時間給林微地說道,“秦司長,我知道錯了。小瑜已經說過我,我也認識到自己的不足之處,接下來您就看我表現吧,如果改不了這個性子,任您處罰!”

經此一事,有人關注著,總比冷藏要好。

這是她昨天想到的最好的后路。

記住手機版網址:m.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沒有找到此作者的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