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必然幸福-第一千四百零五章 截取
更新時間:2018-06-08  作者: 我不白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現代言情 | 都市生活 | 重生之必然幸福 | 我不白 | 我不白 | 重生之必然幸福 
正文如下:
第一千四百零五章截取

第一千四百零五章截取

“資本家小姐的做派唄。”

林老太太順嘴接上這么句話。

她有多想討好唐慎這邊的人,就有多恨林微。

本來合該屬于她家明月的一段姻緣,就這么被人截走了,這人還是她自來討厭的一個丫頭片子,她能暫時咽下這口氣,可卻咽不下一輩子!

她閨女現在過得是什么日子?

在監獄里吃的糙不說,還吃不飽!

每天都得干活,從早到晚,幾乎就沒個休息的時候!

要不是她三五不時地去那邊看看,給人點兒好處,她閨女出來之后,還怎么嫁個好人家?

才進去一年功夫,看起來都像是三十歲的人了……

再看看林微,住著這么氣派的一個大院子,穿得好,吃得好,自行車冰箱洗衣機都配齊全了,還有人專門照顧!

工作也是光鮮靚麗的,說出去誰不羨慕?

這都是林微個賤皮子干的好事兒!

好端端的,非要把她家明月的富貴命給奪走!

老太太光是想想,眼圈都紅了。

心里的恨抵過對高層人士的天然怯懦,直接插話進來,憤然的口氣任誰都聽得出來。

程曼簡直要氣死。

在親家面前,老太太不管不顧地落自家閨女的面子,她顧忌著閨女的臉面,又不敢太難堪地去撕老太太,頭都要炸了。

程姥姥笑一聲兒,看了看林微,又看了看拂曉,樂呵呵地道,“三胞胎擱哪兒都是稀罕的,拂曉也才幾個月,小心照顧沒毛病!人小唐心疼媳婦兒,沒毛病!”

說著,直接對上林老太太,“親家,現在的小年輕啊,跟咱們那個時候不一樣了,都知道疼媳婦兒呢!就說我家程亮,那也是跟小唐沒差別了。”

馮念本來不好說什么,畢竟是林微那邊的親戚,她得給林微留面子。

這會兒聽程姥姥懟回去,心里暗暗贊了一聲,順著話就接了過去,“唐慎工作性質比較特殊,不能經常回家,他擔心微微,早早就把一切都安排好了。”

“平時接送微微上下班的汪洋,就是他專門找來的。還有微微這次懷孕請人的誰讓,也是唐慎提前跟我打了招呼的……”

說著說著,馮念突然覺得,她是不是得感謝一下林老太太?

要不是她,她能這么肆無忌憚地給自家兒子刷好感?

“孩子懂事兒,再加上他們外公和我經常念叨,休假在家的時候,唐慎就勤快不少。”

馮念揶揄地看了林微一眼,扭頭視線對上程姥姥,笑得很是深意地道,“說來說去,還是這小兩口感情好!”

所以林老太太您就歇著吧,她家兒子是不可能看上林明月的!

千萬,千萬,別再說什么孫女婿的事兒了,說出來,她恨不得去洗洗腦子,趕緊忘了這事兒!

程曼想起之前王姐說漏嘴的事兒,忍不住也跟著笑,“可不就是這樣!”

感情不好,能心甘情愿地下廚給媳婦兒做吃的?

幾個人你一言我一語,直接把老太太剛才的話變成了互夸大會。

空前熱烈的融洽氛圍,差點把老太太氣暈。

林微的好命可都是截的她閨女的富貴!

她閨女明月的!

這一切本該是她閨女的!

老太太氣得渾身發抖,眼睛看著桌子上各式各樣她都沒吃過的水果,耳朵里聽著唐慎和林微如何如何好,差點掉下淚來。

她苦命的閨女喲!

咋就遇上林微這個遭瘟的賤皮子了?

要不是林微橫插一腳,她閨女才是這大宅子的女主人,她閨女才該在外交部工作,她閨女才該和唐慎和和美美的過日子!

“我苦命的閨女喲!”老太太越想越傷心,一拍大腿,哭了起來,“你過得那都是什么日子啊?嗚嗚……小輩不孝順啊,明明有權有勢有錢,都不把你弄出來呀……”

幾個人被老太太這突如其來的陣仗給弄懵了,齊齊看向她,滿頭霧水。

拂曉長這么大,從來沒見什么人在自己面前哭過,冷不丁地一聲哭嚎鉆進耳朵里,當下忍不住就打了個哆嗦。

癟癟小嘴兒,大眼睛無辜地看著老太太,小胸脯一起一伏,眼看就要哭起來。

馮念當即就心疼了,二話不說,趕緊抱著拂曉往外面走,一邊走,一邊用手輕輕摸著她的耳朵,拍著她的背,“沒事兒哦,沒事兒哦,咱家小乖不哭。奶奶給你看麻蝦好不好?就你剛剛想玩兒的那個……”

她沒辦法短時間讓老太太住嘴,只能先抱著孩子避出去。

王姐本來在剁蝦,聽到客廳里一聲哭嚎,還以為發生了什么,拎著菜刀就出來了。

還沒走出來兩步,就看見馮念抱著拂曉出來,趕緊又迎上去幾步,緊張地問道,“拂曉沒事兒吧?”

“拂曉沒事兒。”

馮念看了一眼客廳,嘆了口氣,扭過頭,對王姐說道,“別過去了。”

這個時候,她們不在場,才是最好的做法。

王姐遲疑地點點頭,還是多問了兩句,“微微那邊——”

“微微那邊有親家在,沒事兒的。”說著,往廚房走,“還有沒有活的蝦?”

說了給孩子看,就要給孩子看。

稍稍跟拂曉隔了一個拳頭的距離,看著她淚眼朦朧,但卻不在哭,這才心里松了口氣。

“有,我先給拂曉做輔食,其他的還在桶里呢。”

說著,疑惑道,“要多少活蝦?”

難道是林家那個老太太要?

“一只,我給拂曉玩兒。”馮念道,“找個碗吧,把蝦放進去。”

王姐聽是給拂曉玩兒,三兩下捉了一只很是活蹦亂跳的蝦子擱在放了水的碗里,“我給你們端到樹蔭下?那邊有凳子有桌子,正好把碗放上去,你們坐旁邊看著。”

馮念點頭應允。

那桌子凳子都在后院兒,她到那邊兒,倒是不用擔心她們顧及她,不好跟老太太對上。

只是——

“這天兒暖,肯定有蚊子,后院不常去人,估計蚊子更多。有沒有風油精或者薄荷油?要是有的話,混點水,噴噴。”

拂曉這孩子皮膚嫩,蚊子咬上一口,就能腫起來一個大包,看著心疼人。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沒有找到此作者的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