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必然幸福-第一千四百零七章 只能眼紅著
更新時間:2018-06-09  作者: 我不白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現代言情 | 都市生活 | 重生之必然幸福 | 我不白 | 我不白 | 重生之必然幸福 
正文如下:
正文第一千四百零七章只能眼紅著

“你都不知道,那監獄根本就不是人呆的地方啊” 老太太抹著淚,痛哭道,“你小姑姑跟你就相差一歲,現在成什么樣兒了你去瞧上一眼,扎心啊” 林微這個沒良心的,自從她小姑姑關進去,就沒過去看過 “我不扎心。” 林微冷眼看著,回上一嘴。 到底是什么給了老太太錯覺,認為她可以任由她驅使 “你你你沒良心”老太太突然站起來,兇狠地指著她,唾沫星子亂飛,“你搶了你小姑姑的好姻緣,還不幫著你姑姑脫離苦海,就不怕老天爺一道雷劈死你” “哦,”林微扯扯嘴角,“我怕我把小姑姑從監獄里放出來,老天爺看不下去,把小姑姑劈死了。” “所以,為了小姑姑的安全,您還是讓她老老實實呆在里面別出來了。” 林微這話說的,程姥姥一個沒忍住,“噗嗤”笑出聲來,“親家,你還別不信,說不定微微說的才是準確的。” 哎呦喂,笑死她了 除了幾年前這孩子懟那寡婦的事兒,把她舅舅挽救于水火中,她就再也沒見過這孩子嘴巴這么不留情過 林老太太氣死了,口不擇言叫罵“你嘴上積德吧你家那口子都被你作死了,再嘴上沒好沒歹,說不定林微也被你作的難產生不下來” 一家子欺負她這個老太太,小心五雷轟頂 “程曼”程姥姥變了臉色,指著老太太狠聲道,“把你婆婆帶去飯館,交給你公公和林志遠,讓他們好好管管這是好日子過多了,又不知道東南西北了吧” 作 就使勁兒作罷 林老爺子好一些,知道幫著倆兒子了,老太太是覺著老爺子沒空收拾她看著她,又開始蹦跶了吧 成 那她就送她過去 讓她好好再長一次記性 “我不去” 老太太被唬了一跳,“我帶了東西來的誰也別想趕我走” 沒見誰家親戚帶東西上門,還被趕出去的 程曼氣她剛才說的那句話,不管她怎么叫囂,還是沉著臉上前,拽著老太太的胳膊往外拉。 可惜要臉的和不要臉的還是有差距的。 老太太往地上一坐,死活不起來,還威脅上了,“你要是把我胳膊拽斷了,我就出去吆喝你讓人看看你都是怎么虐待婆婆的” 程曼和程姥姥氣笑了,干脆一起上,直接把老太太拽起來。 老太太往下墜著身子,腳亂踢,“我不去飯館我不去飯館你們放開我” 她來是給自己定了任務的,一定要林微把明月給撈出來 這還沒說好呢 她不能走 “閉嘴”程姥姥嫌她丟人,“多大年紀了,你可要點兒臉吧” 本就是嚇唬她,沒想到她還當真了。 真是 除了胡攪蠻纏,也就一鼠膽兒 也不帶帶腦子,林微婆婆在,再怎么樣,能把人直接趕走 林老太太簡直要被程姥姥懟哭,“你要不要臉了有這樣對親家母的嗎” 她好歹是程曼的婆婆 就不怕她去舉報舉報程曼不孝順公婆么 說到“舉報”這倆字,老太太有點心虛。 當年林微拉了布料回來,也沒啥孝敬,她心下不忿,也想著是不是舉報了林微,讓人把她抓進監獄,唐慎就能跟明月好,于是便去舉報了林微 這事兒,到現在還沒有人知道。 也就是她自己,每次想到“舉報”、“監獄”這兩個詞兒會心里慌慌的沒個著落。 要是當年林微進去了就好了 “你聲音給我放小點兒”程姥姥冷眼看她,“要是再嚷嚷,要么你自己走,回頭我們跟老爺子說說你今兒的事兒。要么我們把你送到飯館去,讓你兒子和老伴兒全知道你的事兒看你以后還有什么錢去看你閨女” 話里的兩點,全部戳到老太太的軟肋上。 老太太又開始抹眼淚,這次身段放低了不少,聲音也柔和了不少,“林微,你就找找人,把你小姑姑弄出來吧。怎么說她都是你小姑姑啊你忍心嗎” 林微目睹鬧劇,因為早就習慣,臉上也沒什么憤怒的表情,只是淡,很淡很淡,仿佛在看一個跳蚤般。 “法律怎么規定就怎么執行,別再說此類的話,也別讓我聽說你拿我,或者唐家的名頭在外面行事兒” 林微垂著眼皮子,看著坐在地上不起來的老太太,聲音輕輕道,“否則,我不介意把你千辛萬苦給小姑姑減的刑罰給加倍還回去” 之前沒想到,也就是剛才一瞬間,她才猛然想到,或許小姑姑減刑的事兒,老太太有做什么。 同等條件下,能減刑的,或許看關系 她也就是這么一詐唬,老太太臉頓時白了,“我沒有那都是你小姑姑自己干活好,人家給減的刑你憑什么說給加上去就給加上去” 她她是拿了唐家和林微的名頭,可可是明月也是努力過了的 說完,頓時臉色一變,“好哇你不是說什么法律怎么規定就怎么執行嗎現在是啥意思啊你是不是有門路能把你小姑姑弄出來” 見林微冷笑,她跳腳,“你就是不想你小姑姑出來,故意跟我說啥法律是不是你個吃里扒外的賤皮子” 真的是有辦法把明月弄出來 可她林微就是不給辦 賤皮子 “早該在你媽生你的時候就把你溺死”老太太瞪著眼睛,仿佛吊稍鬼一般,死死盯著林微,惡毒道,“早該在那道士說你克家里人的時候,把你賣了給人家當童養媳換兩個錢” 早該的 早該的 她就是掃把星,把好好地一大家子給克完了 “可惜你晚了一步,我還是好好的。”林微笑得譏諷,“我會讓你盡可能長地活著,然后看著我過得好好的,越來越好,越來越好” “而你,”林微笑得燦爛,“只能看著,只能眼紅著” 如若她不說剛才的那些話,她記憶深處的東西也不會跳脫出來

沒有找到此作者的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