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必然幸福-第一千四百一十三章 勞動改造
更新時間:2018-06-12  作者: 我不白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現代言情 | 都市生活 | 重生之必然幸福 | 我不白 | 我不白 | 重生之必然幸福 
正文如下:
第一千四百一十三章勞動改造

第一千四百一十三章勞動改造

林志遠未能阻止老爺子回鄉下,只能第二天一早和程曼去那邊,幫著將床和桌子凳子之類的東西賣掉,再將兩人送到火車站。

車上,老爺子一直盯著老太太,避免她出什么幺蛾子。

老太太憋得滿眼淚,看著兒子林志遠也不敢說什么,時不時用衣袖擦擦眼淚。

林志遠紋絲不動地坐著,臉上沒什么表情,心里卻還是忍不住難受地抽了抽。

程曼氣兒還沒消,自然不會說什么話。

直到到了車站,老爺子趕兩人回去,老太太才拽著兒子林志遠嚎啕大哭,“志遠!志遠!你可得記著娘啊!你爹不管我了,你要是再不管我,我就沒活路了!嗚嗚……”

“還有你妹妹,我這一回去,想過來就難了,你去看看她,給她送點錢啊,她過得苦哇……”

老太太淚流滿面,哭得不能自已。

她昨天想著偷偷跑走,卻被老頭子抓個正著,還說她要是不回家呆著,就舉報她賄賂獄警,再給她苦命的閨女加長刑期……

她不敢跑了!

嗚嗚……

“你這期間要是去看她,就別認我這個爹!”林老爺子冷著臉,森然地瞥了老太太一眼,轉回視線,看著林志遠,“回去吧!”

“爹,還有一段時間火車才來,我……”

林志遠看著林老爺子花白的頭發,心里頭難受,話說到一半,被他瞪住,只能滿眼祈求地瞧著他。

“還做不做生意了?回去!”

林老爺子說完,朝程曼招招手,往旁邊走了走,“……志遠,”

只說了一個名字,便嘆了口氣,“嗐,他這個性子你也清楚,我也不說啥了,你們好好過日子。”

說完,從口袋里掏出來一個疊的方方正正的手絹,遞給她,“林微生產我就不過來了,這是給孩子的見面禮,你到時候替我給他們。”

“也別說不要,這是給孩子的,不是給你的。”老爺子搖搖頭,止住程曼推拒的動作。“三個娃,一人一張大團結,到時候你給找個紅封包起來。”

見程曼點頭,才長長出了一口氣,“你們回去吧,飯店雖然找人給看著了,到底還是自己盯著放心。一定要注意衛生,可別以次充好,壞了飯店名聲。”

“嗯,我和志遠會好好看著的。”程曼點點頭,突然就有些不是滋味,若是她爹還活著,會不會也這樣諄諄言語。

這邊兩人說著話,那邊林老太太還在拽著林志遠的胳膊哭訴。

見老爺子過來,老太太哭的更兇了。

“都走吧!”

老爺子看著二兒子,正色道,“要好好過日子,別覺著有錢了就花花腸子,對你媳婦兒好點兒!”

林志遠紅了眼,重重點點頭。

本想看著老爺子走,可卻被老爺子黑著臉給拒絕,只好跟程曼三步一回頭地走了。

看著車子越走越遠,老爺子嘴唇抖了抖,最終卻抿成一條線,眼里的濕潤滿溢而出。

他們走了,兒子兒媳應該就能過上安穩生活了吧?

“老頭子,咱不走了吧?”林老太太眼睛腫著,巴巴道,“我——”

老爺子被她打斷沉思,聽著火車即將到站的廣播,拎起來東西就走,“跟上!”

幾乎像是對待一個陌生人般。

老太太癟癟嘴,又掉下眼淚來,回頭看看外面的藍天,想想留在監獄沒人管的閨女,抹著眼淚跟在老爺子后面。

旁邊有人看過來,老爺子冷臉瞪回去,倒是安安穩穩上了火車。

車子一啟動,老太太徹底不行了,哭得歇斯底里,引來整個車廂人的關注。

老爺子繃著臉,咳嗽了一聲,低聲道,“再哭,回去一斤糧票都沒有!”

從鎮子過來首都,能賣的幾乎全賣了,這事兒老太太清楚,所以哭聲漸歇。

回去之后,老爺子想了想,還是去了旺山村,把老宅收拾了一下,以前兒子兒媳住的半邊他住,老太太就住在另外半邊。

那個時候結婚沒有結婚證,就名字在一個戶口本上。這次回來,他把戶口本分開,幾個孩子都在他名下,獨獨留老太太在另外一本上面。

他不給她錢,怕她拿出去賣掉做些什么讓人生氣的事兒,每天也就給能夠糊口的糧食。

莊稼已經收過,上半年的糧食是分不到了。好在老爺子還是旺山村的人,能用錢少量地買一些糧食。

其他糧食,只能等秋收了。

休整之后,第三天便開始上工,老太太也不例外。

下過雨,正是可以種玉米的時候,這活兒不管大人小孩兒都能干,老爺子一年多沒下地干活,只是一個小時,腰就開始酸了,站起來的時候,頭懵了一下,被旁邊的人扶著,才沒有一頭栽倒。

知道自己可能是長時間低著頭干活,腦充血的原因,便嘆了口氣,他的血壓被馮老給調理好,平時是需要多注意的,下地干活可能不成了。

大隊長雖然不知道老爺子為什么回來,但也能猜個六七成,想著唐家人和林微的投資,以及為村子發家致富想的種果樹和藥材的法子,便主動找到老爺子,給了他一個守魚塘的活兒,還找了個半大孩子陪著。

而老太太這邊,多少年沒下地干活,更是吃不消,只能去放放羊,每天拿三個工分,這樣積累下來,到了秋收之后,也是只夠小孩子食量的口糧。

她不想上工,可是不上工林老爺子就不給口糧,只能咬著牙天天去放羊。

天熱又曬,很快老太太就變得黝黑起來。

在第三次因為羊吃了莊稼幼苗被扣完工分之后,老太太餓得蹲在地上抱頭痛哭。

她以往得罪的人太多,以至于沒有人愿意施舍給她一個窩窩頭,甚至一塊紅薯。

餓得頭暈眼花的老太太,直接搶了一個小孩兒手上的玉米面餅子之后,被人孩子家長揪到老爺子那兒告狀。

被告知不管,任他們自己解決后,這家人火了,拉著老太太去了河邊兒,將一家子的衣服床單都丟給她洗。

整整一大盆,堆得滿滿的。

老太太蹲在河邊,看著旁邊拿著長竹竿監工的那家兒媳婦,哭得上氣不接下氣。

這么十來天的功夫,她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后悔去飯店鬧事兒!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沒有找到此作者的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