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必然幸福-第一千四百七十四章 胡亂揉揉
更新時間:2018-07-10  作者: 我不白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現代言情 | 都市生活 | 重生之必然幸福 | 我不白 | 我不白 | 重生之必然幸福 
正文如下:
第一千四百七十四章胡亂揉揉

第一千四百七十四章胡亂揉揉

“我們回來啦。”

唐慎抱著拂曉,興沖沖的走進來,看見站在窗戶邊的林微,心下一跳,“微微?”

說話的時候,迅疾地到了她跟前,將她和窗戶之間隔開。

“看看這是什么?”

唐慎把拂曉塞她懷里,一邊掏豌豆黃,一邊把木芙蓉湊到她跟前,“看,跟賣豌豆黃的老大爺討來的,我估計你會喜歡。花是復瓣,聞著也沒什么味道,放在室內正正好,明天回去了,帶回家,插到水里,估計能活好幾天。”

說著,猶疑地看向她,“好像沒咱家的茶花好看?”

林微點點頭,“是沒咱家的茶花好看……”

“不過,看起來也不錯,透著勃勃生機。”

她說完,抬眼去看他,嘴角翹起一個好看的弧度,“你剛才……是不是以為我要跳樓?”

“沒有,我媳婦兒好好的,怎么可能……”

唐慎還沒辯駁完,便聽自家媳婦兒笑出聲,拆穿他的謊言,“你臉都白了。”

整個人緊繃到極點,眼里的恐懼滿溢而出。

“怎么可能,我多黑啊……”

唐慎死不承認。

林微卻不管這些,笑著調侃道,“這是一樓啊,你以為會怎么樣?”

就窗戶的高度,也不能怎么樣吧?

她還沒活夠,怎么可能想不開。

他是看出來她情緒上的問題了吧?

唐慎見她笑瞇瞇地看著他,也笑了,“我這不是害怕沒有人讓我到老的時候還可以送花么?”

人老大爺年紀這么大了,還有人可以掛念,還有人可以送花……

林微繃住臉上的笑好一會兒,最后還是忍不住笑了出來,朝著拂曉小臉上啾了一口,吃吃笑著。

她想起了以前唐慎送給她的各種顏色的樹葉……

“誒誒,不是該親我么?”

看著閨女被親,唐慎不樂意了,“送花的是我,買豌豆黃的也是我,怎么好處都被拂曉得去了?這也太不公平了!”

“什么好處?”

馮念做完手術過來看幾個孩子,一進門便聽見這么一句話,笑呵呵地走近前親了親拂曉,笑著嘲笑唐慎,“被拂曉得去,只能說明你太笨!”

連個孩子都爭不過。

她不知道發生什么事兒,這一打岔,林微都笑得不能自已。

忍著笑道,“媽,你這是做完手術了?”

“做完了,做完了。”馮念活動了一下脖子,“當時大出血,幸好及時找到出血點兒,不然,情況懸!”

本來預計的手術時間,也因此延時。

“明天出院,我請了假,到時候咱們一起回去。”

馮念找了個凳子坐下,眼里都是疲憊。高強度手術這么幾個小時,腿都要使不上勁兒了。

林微見狀,看了一下時間,催促道:“媽你去睡半個小時,離王姨過來送飯還有差不多四十多分鐘。”

實在是太累,馮念也沒勉強,簾子一拉,伴著幾個小家伙,迅速進入睡眠狀態。

林微把拂曉塞給唐慎,把花放好,便拉著唐慎到病房外面。

她現在睡不著,正好在走廊里活動活動。

“對了,今兒你不是要跟朋友聚聚嗎?”林微原地踏步,“怎么回來那么早?”

“遇見吳學文他們幾個了,被趕著回來陪你,我就把戰友丟給他們了。”

唐慎抱著拂曉,笑得明朗。

壓根就沒提老太太的事兒。

林微不知道,也就無從問起。

九月二十七日,天氣晴朗,正是林微出院的日子。

唐慎去辦出院手續,汪洋和小錢便幫著王姐鄭護她們把打包好的東西搬到車上。

等到上午十點,病房里滿滿當當的東西,便驟然一空。

馮念去謝過婦產科的醫生護士,便直接進了車里,跟著走人。

林微扒拉下來自己頭上身上罩著的斗篷,長長出了一口氣,“好悶。”

這斗篷料子極為砸實,透氣性極差,別說進風了,就是她這么包了一會兒,都覺得呼吸艱難。

也不知道哪兒找來的?

她翻看了一下,有些驚訝,“新的?”

“嗯,今天早上王姐過來的時候,你姥姥她們送過來的。”馮念笑道,“還是他們有心,這料子不好找。”

跟部隊里衣服的質量沒差了。

“她們人沒有跟過來,都在二進院子那邊兒等著呢。”馮念見她眼里明閃閃的疑問,笑著解釋道,“等回去,你就能看到他們了。”

三輛車,一輛汪洋開,一輛小錢開,還有一個是孩子爺爺的警衛員開。

除開他們這些大人,還有四個孩子和這幾天的日常用品。

也是考慮到這個情況,倆老爺子和唐政都沒來醫院,而是準備坐車去二進院子那邊。

這空間也就能騰出來裝他們這些人了。

估計親家那邊,也是如此想的。

“嗯。”林微朝程曼笑道,“我是真想回家了,哪兒都不如家里舒服。”

醫院里大家都住一個房間,有時候做什么著實不方便。

“這你可沒說假。”馮念抱著拂曉,捏捏她的肉嘟嘟的手指頭,笑道,“我都感覺咱家乖乖瘦了。”

之前在家的時候,時間充裕,王姐便喜歡給她倒騰吃的。

這幾天在醫院,著實沒有那么精細養著了。

林微哭笑不得:“……不瘦吧?”

唐慎這幾天只要有空,就帶著她到處找吃的,跟發現新大陸一樣,回來還不忘給她捎帶一些她能吃的東西來著……

拂曉被捏的手癢癢,“啊啊”笑著掙開,結果趁她們一個不注意,便朝著自己的手指頭下嘴。

“唉喲,疼不疼?你個小傻子,那是自己的手指頭哇!”馮念趕緊給她扒拉開,仔細看看幾根肉嘟嘟的手指頭,見沒什么牙印兒,這才放心。

拂曉也不惱,乖巧坐著,看著林微笑。

“你喲!”

馮念一臉無奈寵溺,胡亂去揉她的手,逗得她笑出聲才算罷。

“對了,微微你跟唐慎說什么衣服的事兒了么?”

馮念覺著挺稀奇,“今兒早上突然問我韓棟給拂曉買衣服的事兒。”

她當時還楞了一下,這事兒她沒說過啊。

林微也愣住,“沒說過啊,這事兒他不是不知道嗎?”

春節的時候,他別說回來了,就是一封信都沒有寄,能知道這事兒才怪。

“不過,問這干什么?還人情?”

林微不解。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手機版閱讀網址:m.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沒有找到此作者的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