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必然幸福-第一千四百七十五章 又暈了
更新時間:2018-07-11  作者: 我不白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現代言情 | 都市生活 | 重生之必然幸福 | 我不白 | 我不白 | 重生之必然幸福 
正文如下:
賬號:

密碼:

第一千四百七十五章又暈了

第一千四百七十五章又暈了

爺爺唐振東跟韓家的老爺子在抗戰時期是上下級關系,和平之后,兩家平時就正常往來。

送件衣服,其實沒什么吧?

城市里,關系好的兩家,除了給紅包,家庭條件好的,送身兒衣服不是什么稀奇的事兒。

尤其是現在,都改革幾年了。

“誰知道。”馮念搖頭,“隨他吧。”

陰陽怪氣的。

汪洋他們考慮到車里有剛出生的嬰兒,又怕路上突然沖出來什么熊孩子,幾個人從醫院出來,車速就放的很平緩。

就這樣,路上便有了那么一道風景。

三輛車保持相同的車距,就那么不管不顧,慢慢的開著。

有小孩子看見,覺著稀奇,指著車子笑嘻嘻的,在汪洋他們看來,雖然聽不到這些孩子在說什么,但也不難猜對。

就在他們徐徐往二進院子進發的時候,昨天賺了唐慎八毛錢的小屁孩兒正蹲在老太太住的院子守著。

只是隨著日頭升高,也沒瞧見人出來。

他抓耳撓腮了好一會兒,才貓著身子去敲門,敲了兩三聲,趕緊閃人。

等了等,卻不見里面有人開門。

“稀奇了!”

小屁孩兒摳摳頭發,看了看緊閉的房門,滿是不解。

這個點兒,她早該去早餐鋪子吃飯了啊……

想了想,繼續去敲門,比上次多敲了三下,也沒閃人。

耳朵貼著門,聽了好一會兒,發現里面沒什么動靜。

他皺眉。

“不對啊,昨天親眼看著這老太婆進去的啊……”

難不成晚上跑了?

還不鎖門?

他試著推了推,發現門是從里面鎖上的。

想了想,搬了兩塊磚墊著,去推窗戶。

“咦!”

大熱天的,窗戶都關死了?

他被自己唬了一跳,跳下磚頭,風一樣往外跑,拽著一個自己認識的老大爺就往那邊跑。

“爺爺,你快去看看,那個老太太可能死了……”

被一個小屁孩兒拽著跑,老爺子也不生氣,“啥死不死的,你一小屁孩兒懂啥?趕緊給我放開!”

“是真的,那個好吃的老太太,她今兒早上沒出來吃早飯!”

老大爺好氣又好笑,“她起來不起來吃早餐,跟你有一毛錢的關系沒?你看著她吃,就能解饞咋地?”

“不是。”小屁孩兒一便拽著人,一邊往那邊走,“我敲門了,那老太太在里面一點兒動靜都沒有。”

要是以往,她肯定拿著掃帚出來打人了。

現在沒出來,肯定是出事兒了!

“真的?”老大爺半信半疑,腳下的速度卻快了一些。

這老太太雖然不討人喜歡,可也是條命!

“真的!真的!我啥時候騙過老頭子?”

他都是忽悠熊孩子的!

老大爺差點一口氣沒上來,“感情我這頭發還沒全白的老人家,在你小兔崽子眼里就是糟老頭子了?”

小屁孩兒撓撓頭,嘿嘿笑道,“到了!”

反正誰是老頭子誰心里清楚!

“趕緊滾滾滾!”

老大爺看見他就眼疼,不過還是上前敲了敲門,“在嗎?里面有沒有人?”

喊了幾遍,發現里面沒應聲。

檢查了一下門窗玻璃,發現確實是從里面反鎖的。

“看吧看吧,這老太太肯定有事兒,不然不可能不開門。”就是不知道他救了這老太太一次,那個叔叔能給他多少錢?

昨天賺的錢,他只給了爸媽兩毛,現在還有六毛存著呢!

等他有錢了,就買一包糖塊散賣,到時候就可以錢生錢了,爺爺就是這樣說的,錢生錢才是硬道理,嘿嘿!

“笑啥呢?”老大爺叫不開門,一低頭就看見這熊孩子在嘿嘿竊笑,大手蓋他頭上拍了拍,“在這兒等著,我去喊人拿工具!”

這個情況還不開門,要么死了,要么就是病的起不來了!

他也不敢耽擱,說完,便去找人找工具。

等一番折騰開了門,就發現床上鼓起來一個大包,大熱的天,兩床被子捂著,里面的人還抖得跟篩糠似的。

一個老大姐上前,拽了好幾下,才把被子拽開一些,一看人,白著臉,打著擺子,明顯就是燒得狠了。

“發燒了!趕緊送醫院,可別燒壞腦子了!”

解決辦法出來了,卻沒有人動。

過了好幾分鐘,才有人開口,“這老太太是個混不吝的,要是送去醫院,這醫藥費她賴掉怎么辦?”

“就是,你看她平時那個樣子,看得起誰?花錢大手大腳的,根本就――”

“誰家的錢也不是大風刮來的,她平時要是個好的,咱們送去醫院也沒啥,可她不是啊。”

一個院子里的人,誰要是平時占她門前一絲兒地,她能把人家說的掉眼淚。

“她不是有兒子嗎?找去唄,讓她兒子去給她看病。”

“誰知道她兒子在哪兒!”

幾個人你一言我一語,倒是一個老大爺遲疑道,“她兒子似乎是開飯店的。”

他們平時不跟這老太太往來,所以也不清楚這些。

“要不誰跟我一起去找找?我記得大致方位……”

“遠不遠?”

公交車上去,幾分錢還是要的,一來一回,還得加倍。

想到這兒,幾乎沒人響應。

“我跟你去!”

小屁孩兒眼里閃閃,“她家兒子真是開飯店的啊?”

開飯店的肯定有錢!

說不定還能要回來個跑腿兒費……

那老大爺一看他的表情,還能不清楚他什么想法,反過來一思考,便帶著人過去了。

有這小子在,最起碼他吃虧不了!

留下來的人,邊用濕毛巾給她擦著手心脖子,額頭,還有肘窩。

“誰家有酒?”

一個大娘問旁邊的人。

“大姐,用啥酒啊,她還沒燒到那個程度,涼水擦擦就成了。”

他們想救人,可是也不想救一個白眼狼啊。

就跟孫子課本上講的一樣,農夫和蛇,恩將仇報吶。

“行了行了,你個老酒鬼別說話了。那點貓尿還藏著掖著。”

被罵的人也不生氣,笑瞇瞇地任她叨叨。

林老太太昏昏沉沉的,身上忽冷忽熱,好不容易好一些,就聽耳邊有聲音說什么鬼啊,燒啊,一時間以為自己下了陰曹地府,哆嗦了一下,眼睛翻了翻,暈了。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手機版閱讀網址:m.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歡迎收藏本站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沒有找到此作者的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