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醫夫人-第四百九十四章,大結局(二)
更新時間:2017-09-03  作者: 葉赫蘭旗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代情緣 | 第醫夫人 | 葉赫蘭旗 | 葉赫蘭旗 | 第醫夫人 
正文如下:
一住筆趣閣,精彩。

這一睡,就是三天,秦院使幾次向皇上告罪,說自己醫術不精,救不醒皇后。

就在第四天,陸如雪卻醒了過來,而且精神還不錯,換上了一件大紅的常服。并親自下廚,做了幾道皇上最喜歡的菜品。

陸如雪沒有叫上兩個兒子,屏退了左右,只與穆玄陽二人把酒言歡,笑談風月。

“如雪,為夫昨日新畫了一副畫。”膳后,穆玄陽拿出一畫軸,展于桌上。

陸如雪上前笑看,“原來那晚玄陽果然在。”

畫中圓月當空,一男子立于屋頂,一女子站于院中。一個低頭賞美,一個抬頭望月。

畫的正是穆玄陽在隨文帝離開中京前,夜探孝陵“凝霜園”時的場景。

“難不成,如雪早知我在?”穆玄陽一直都以為妻子是不知的。

“相見不過是徒添感傷,即是如此,不如將彼此放于心中。我雖感覺不到有人在暗中窺視,可心里卻明白,玄陽一定會來的。”

攬了妻子的腰,穆玄陽笑的很開心。妻子是這天下,唯一懂他的人。他這一路走來,才不會孤寥寂寞。

“如雪,若有來世,你可愿再嫁我為妻?”

“不,我要將你和這里的一切都忘記。”不,這不是陸如雪的真心話。

可她卻不想留下希望給穆玄陽,不愿在她走后,穆玄陽每日只能靠著回憶過日子,最后落得個相思成疾,郁郁而終。

穆玄陽并沒有因為妻子的言不由衷而傷心,反而笑著點了點妻子的額頭。

“你啊!”妻子有著一顆七竅玲瓏心,都已經到了這個時候,還在一心替自己擔憂。

這一夜穆玄陽只是摟著妻子,一夜未敢合眼。陸如雪卻睡的很沉,睡前她在心中暗暗發誓,若有來生,她必不再入深宮。

咽下最后一口氣時,她隱約像是看到了祖母,笑著來接她。

第二日,皇上下旨,皇后薨逝。二皇子還小,尚不知失去母親的疼,可仍整日啼哭不止。

太子卻哭的暈過去三次,甚至還吐了一次血。反而是皇上,臉上看不出悲傷。

在坤寧宮停欞七七四十九日后,皇上下旨,將皇后葬于昭陵。自此中宮之位空懸。

早在陸如雪病情加重,太后就作主,替皇上進行了一次選秀。又從母家魏國公府,納了一女子入宮,封了賢妃。

如今中宮空懸,太后幾次要求皇上,立賢妃為后。都被皇上以皇后剛剛薨逝為由,而拒絕了。

可太后卻不死心,一年后,竟以自己的性命,逼迫皇上。皇上卻先替太子舉行了冠禮,并娶了太子妃入主東宮。

就在太后以為,皇上已改變了心意時。卻不想皇上竟然明旨詔告天下,退位由太子繼皇帝位,而自封為太上皇。

將香山納入皇家別苑,改香山寺為永安寺,從此太上皇于永安寺中,帶發修行。

“母后常說,中宮不可一日無主,內宮不寧前朝不安。如今太子繼了皇帝位,太子妃便是皇后。母后也可安心在壽安宮,做您的太皇太后。”

“所有未有所出的后宮妃嬪,從今日起,一律出家為尼。朕百年后,也不必她們陪葬。”

太皇太后怎么也沒有想到,因她一時貪念,逼得皇上下旨退位。甚至皇上竟然做的如此決絕,不給她一絲反對的機會,就已明詔天下。如今再想挽回,也是無力改變。

皇上自退位之日起,便搬出了皇宮,住進了香山永安寺。沒有了皇后的大周朝,穆玄陽已沒有半分留念。

每日除了品茶賞景,就是不停的做畫。穆玄陽的畫中,都必會有一女子,巧笑倩兮,美目盼兮,深情凝望著他。

皇上每逢初一、十五,會帶了皇弟,來永安寺給太上皇請安。穆玄陽在永安寺一呆就是三年,靠著對妻子的思念渡過了這一千多個日日夜夜。

走時臉上只有一臉的幸福。皇上按照太上皇遺詔,將太上皇與圣皇后同葬于昭陵。

并于兩年后,皇上下旨,為守孝期滿的陸府諸人,都封賞了官位。也算是陸如雪應了她當年的承諾,整整守護了陸府百年。

只是穆玄陽不知,陸如雪死時,靈魂并沒有落入九天黃泉。就這樣一路飄飛,去了另一個時空。

上天是覺得,兩世為人的她,仍活的不夠精彩,竟然又隨意許給了她第三世。三生三世的輪回,也不知未來等著她的又會是什么。

看著周圍參天大樹,跳動的鬼火,摸了摸自己這第三世的小身板,陸如雪不由得露出一臉的苦笑。

正所謂,“人生得意須盡歡,莫使金樽空對月。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盡還復來。”

即來之,則安之。她陸如雪就算再活一世,也能活出屬于自己的精彩。請瀏覽m.biqugezw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沒有找到此作者的其他作品!